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博风诗民间】博美人诗群《妮妲》同题诗作品选登

广东博风文学2018-04-12 17:00:45


题字:王万然(汕尾日报社社长、汕尾作协主席)










陈锦献《“妮妲”之夜》


窗外
狂风呼啸
无情地肆虐大地
要将这黑夜撕裂
骤雨借着狂风的淫威
鼓点般急促
一改往日的温柔
愤怒地敲打着窗户
似乎要把这玻璃砸碎
……
屋里
简单的茶几旁
一包香烟
一杯红酒
感受着这急风骤雨
……
风雨终将过去
太阳也一定会升起来

 


 


林碧霞《妮妲》

 

你来了
我已关上门窗
你再肆无忌惮
与我无关

并无例外
你来到我的窗前
轻叩门窗和我参详一
你只知我肆无忌惮
不知世人作恶多端
你只听我雷鸣电闪
不知人心起伏跌宕
你只见我风猛雨厉
不知人间道德伦丧

我并非一意孤行
万物有道不离诸缘
我大显自然之道
警醒世人断恶修善
世人只怨外界大乱
不信因果丝毫不爽
难察自心迂曲迷茫
如此循环积重难返

你可知万物有形
生生灭灭说法示现
你可知万物无心
随顺诸缘度化无量

我打开门窗
你对我嫣然
你来来去去无挂无牵
我洗心净意念而无念




 

林进挺《妮妲》

 

大自然里的风暴
随心所欲
倔强的脾气如莽撞的野牛
所有的想象都落空
在海滨之城里
游荡着孤独的灵魂
妮妲,与你遭遇
一场暴力的游戏
大自然的面孔从来如此真实
以及匆忙
谎言与慌张
都在人们的嘴脸里
此刻,我收拾信息
报上一声平安

 




 


 


孙贵填《妮妲》

 

肆虐过的清晨
虽说
两侧的大树
枝头摇曳
身姿受损
也似乎整夜,辗侧
无眠
滨海大道,积水成渊
越野而趟
小桥熄灭
溅起的浪花
如醍醐灌顶
我恍然大悟
莫非
这就是车船税的由来


 

 


庄友烈《妮妲》

 

多少人惧你
为何昨夜我如此沉睡
在我梦中,你的疯狂
无非是那一株丁香花
或许    消魂


 

 

 

吴茂进《妮妲》

 

我知道你终究要来
这世间已百孔千疮
疲惫不堪
只有你
才能让它洗心革面

你驾浪而来
带着远古的洪荒
却又这等翩翩山川为你鼓掌
江河为你呐喊
那不识相的
应声而倒

你翻着巨浪
冲涮眼前的污秽
你卷着暴雨
抚平脚下的疮痍

大地敞开了胸膛
山川露出了脊梁
江河涌出了泪水

你完成了你的使命
吹着口哨
躲进了山的那边


 





 

林海静《妮妲》


你来了
焦灼的大地雀跃
人们欣喜

你来了
嚎叫了彻夜
树倒水滞,鱼群相见
好一个见面礼

你来了
万物悲喜交加
也无可奈何

 




袁彩诗《妮妲》

 

昨夜之前 
铺天卷地的报道
超市被抢购一空 
危房已紧紧栓住
许多人忙碌
为即将到来的狂风骤雨

昨夜之后 
满目疮痍
回想,昨夜 
咆哮犹然在耳
漆黑的魅影 
跳动的窗户
强而有力的节拍
仿佛下一秒溅出的玻璃渣子
外面是肆虐的世界
里面是不安的夜

 


 

  

林素敏《妮妲》

 

台风真的来了
与骤雨
一阵,一阵
急促地
狂傲地
敲打一切

呼啦,呼啦
洒在我脸上
滴在我嘴里
是苦的

台风来了
整个夜晚都在摇晃
月亮放假了
星星也去流浪了
我找不到你的身影
折一只飞鸟
放飞在想你的方向

 

 






  

孙周满《妮妲》

 

妮妲的名字真好听
妮妲的身材应该是婀娜多姿
妮妲是一个仙女吧
或许是被贬下凡,变成了妖怪。专门
报复人间

妮妲让我想起了在某个医疗室里玩手机的一位年轻护士
妮妲让我想起了殡仪馆里美丽的化妆师
我有点担心妮妲会是在康复医院的女心理病人
或是吸了冰毒开始跳线的美人鱼

静静地待着吧!今晚别乱走
把门锁好,关好窗户
看好孩子,照顾好老人
让灯亮着。听听
呼――呼――呼――
妮妲就在门外,在黑暗中
用妩媚 招揽生意

听说
妮妲吃人肉,还喝人血

 


 


林瑞莲《妮妲之诗》

 

树膜拜,根倒了
海膜拜,水翻了
云膜拜,雨狂了

虫蚁早已躲起
人类啊,这场盛宴
在你心中奔着十万头狮子


 



 

吴小燕《妮妲》

 

一个时尚洋气的名字
一个性情开朗的“姑娘”
听说,你要来
我不惊讶
把迎接工作做好

你到了
我不慌不忙
坐在茶几前
玩着手机聊着天
和你一起
品尝 功夫茶

你发怒
朝着大地狂叫撕打
我不害怕
就躺在床上
看你的“眼泪”泼打玻璃窗
听你那“疯狗”般的狂叫声入睡

天亮了
你悄无声息地走了
我笑颜欢送
只怜被你扫荡过的
一花一木
一草一物
无辜的样子

 

 






  

林灵芝《妮妲》

 

你放肆地袭击着你讨厌的事物
猛烈地吹
绝情地嚎叫
此刻
天地万物有你主宰
你可知?
在你强势的姿态下
还有不屈的人们
虽然暂时你占领天地
万物由你摧残
但是
你总有衰落的一刻
那时你会垂着落寞的头离去
早知会有那落败的一刻
何必现在的强势?


 

 

 

林惠雪《妮妲》

 

听你的名字好像很温柔,
你给了人们种种想象,
直至昨夜你的出现,
才领略了你的疯狂与肆虐。
你像一个蛮横的泼妇,
多少人早早就躲开你,
庭院的花草却成了你发泄的对象,
你象一头发怒的狮子,
大树被你连根拔起来。
只因你的匆匆到来,
多少人为你收拾残局,
多少人被你折腾得苦不堪言。
快点离去吧,妮妲!

 


 

 

林建文《“妮妲”风暴》

 

几天前
当烈焰当空之时
我登上了坎钟山
山顶上五颜六色的蝴蝶
翩然起舞,围绕四周
使我置身童话之中
我伸出左手
希望能有一只蝴蝶飞临手中 
让我亲身感受千年沉默大山的拳拳密意
……
当蝴蝶效应到来之际
是否预示着一场大风暴即将来临!?
……
妮妲,是你吗?


 






 

卓俊潜《妮妲》

 

 

你在天宫锁了几千年
在那之前
误闯了尘世
眷上盘古初开的人间

守宫的仙童打了个旽
你又偷下南天
寻找他当初的模样

这世间早已沧海桑田
你以为他负你不愿相见
化作愁恨万千
狂乱了整个海平面
怒卷了一趟地平线

你看见万物哀伤
你看见花草顽抗
你看见风雨摧败后
大地山川千年前
为你刻下的想念
从未改变

 


 

 

肖赛辟《妮妲》

 

“妮妲”登陆风靡广东
漂洋过海一路向西北移动
闻其名想起纣王的宠妃
爆炸性火热气韵的妲己
妖艳美色背后尽是狠毒残暴
不禁打了个冷颤

该来的总会来
该走的总会走
譬如健康、财富、人心
譬如“妮妲”的来去
不用半天功夫消失无影无踪
来时肆意纵情风暴起伏
去时雨停云散风平浪静

听者乱心
停电停水停工停学
一时疯狂抢购食品
“妮妲”再嚣张也不过如此
敛迹消退
贪婪的欲望经不住时间考验

“妮妲”来与不来
生活照常终而复始
日月变换
轮回中蓦然回首一笑
风再大也要回归自然
雨再小也是万物精灵
人生也是如此潮起潮落
不如给自己一份平和

 


 




 

林惜清《妮妲》

 

初听你的名字
如一个温柔嫵媚的女子
虽被排来值日巡视
应会体恤民心
轻抚万物而过

但你的心,还是残存
妲己的狠毒
所到之处
不是被施于“炮烙”“ 虿盆”之刑
就是“剖腹观胎”
满目疮痍
满目疮痍

 


 

 

孙佳淼《妮妲》


妳犹豫了很久
终于登岸了
妳用妳柔嫩的双手
不太温柔的抚摸着大地
在鲜少行人的街上
放肆的奔跑着
妳偶尔也会放缓脚步
漫步在河边
在那里踮起脚尖
一圈又一圈地旋转着
跳着浪漫的华尔兹
妳心血来潮时
也会捧起河里的水
很大胆地抛向半空中
任由它肆意落下
或许妳不知道
在妳走过的身后
门口的盆栽
只剩残枝败叶
隔天的街道上
也是满目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