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信(五)

甲7号2018-04-15 09:29:23

▼▼▼


七:
你好!
真是抱歉,昨天晚上我一回家就一头栽倒在床上,我本想强打精神,可是我弟迟迟未能入睡。而我是特困生,“特别困的高四生”,你知道吗?所以,原谅我偷懒了。一般情况下,我给你写信,都是在我弟躺在床上之后,也就是11点多,那时差不多也就夜深人静了。
我只想在家给你写信,一个人,可惜这封不是了。我每次都一写就刹不住,而你回复的篇幅却始终保持着不大的变化,我在想,我们可否用其他的方式交流?有好多事写出来真的很累人,尤其是我不愿在学校给你写信,而学校占据了我白天清醒的大部分时间啊。昨晚,你睡的好吗?我昨晚不知怎么,竟梦见了原来同班宿舍,现在乌克兰的高中同学,也算是朋友吧。我依然为当年用哑铃把他砸伤的事而深感愧悔,我又想起,过年时我们在网上遇见,他说很想我。我想,他说这句话时定然是希望我能快乐地活着的。可是我没有,如你般,虽则我们的具体原因是大不同的,这或许正应了托氏的那句名言吧。七七,你怎么回事啊,有暴力倾向啊,只是人头部的血管好像,唉,你怎么也不安静如此,就像当年的我?“神仙姐姐”,你别说伊是我的情人,伊从来都是的,但也是曾经而已,或许她并非绝世佳丽,但她的确和我当时的美感那么完美地契合在一起,以至我认为“情人”加之于伊都是某种程度的亵渎,或许正像段誉,我真的希望伊是可以像姐姐一样关心我的,然而现实,其实我和伊什么都没有,多的只是我的幻想,仅此而已。
我好友终是给我寄了一张她的照片,你想的话,我什么时候让你看看。罢罢,我和伊谁都不了解谁,我的一场春梦吧。我无奈,面对第二次高考,我想请你吃饭,你什么表示也没有。真的,那些整天嘴里除了“你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学习”外便没什么可说的人,他们一点都不会理解高中生的。七七,一样的,我们都是中国社会的弱势群体。

以后送信时请务必亲自交给我本人,无聊恶心的人太多了。


                                                于4,8日晨读2005



落在心口像一滴,被忍住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