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临武人读红楼:贾瑞想约王熙凤啪啪啪,结果丢了性命!

玩转临武2018-07-03 07:26:38

       
点击上方“玩转临武”可以订阅哦!


《红楼梦》里的贾瑞,是贾家本族,可家道已衰,人也就卑微了。但他根本不考虑这些,竟然对高贵威严的王熙凤起了色心,贱鸭想吃凤凰肉,结果凤凰肉没吃着,却因此枉送了性命。

话说有一天,王熙凤正独自欣赏会芳园中景致,巧遇贾瑞。贾瑞便说和王熙凤“有缘”,说话的时候,眼睛盯着王熙凤出神。王熙凤是何等聪明的人,她马上明白了贾瑞的心思。于是假笑着夸贾瑞聪明和气,说现在还要到太太们那去,抽空再和他说话。当贾瑞表示想到她家里去请安,又恐怕她年轻,不肯轻易见人时,王熙凤虚情假意地笑着说道,“一家子骨肉,说什么年轻不年轻的话” ……几句话就让贾瑞上了钩。(以致于他要去赶席了,还边走边回头看王熙凤),但在她心里则认为贾瑞不顾人伦如同禽兽,竟敢对她这个族嫂起色心。要叫贾瑞死在她手里,尝尝她的手段。而贾瑞呢,根本不知道王熙凤的真意。几天以后,他先是派人来打探王熙凤在不在家,接下来登门拜访。王熙凤呢,对他可“客气热情”了:请贾瑞进门之后,又对他让茶让坐,令贾瑞喜出望外,受宠若惊。接着夸他是十个里挑不出一个的男人的典范,用情专一,不像她丈夫贾琏等别的男人家见一个爱一个。把个贾瑞高兴得抓耳挠腮。便趁机说些调笑的话:王熙凤声言一个人闲闷,他就说他倒闲得很,天天过来陪你做嫂子的说话解闷好不好;王熙凤故意抬高他:你是哄我的,你哪里肯往我这里来?他马上赌咒发誓,声称我贾瑞在你嫂子面前决不敢有半句谎话,如果有的话,让我遭天打雷劈。又说我以前是被你的厉害威名吓住了,要是知道你是这么会说笑,这么心疼人的话,我早来会你了。王熙凤则给他灌迷魂汤,夸贾瑞是明白人,善解人意,比贾蓉兄弟那样的胡涂虫强多了。这些话让贾瑞觉得很舒心,很受用。他身不由己地往王熙凤跟前凑。先是细看她的荷包,然后问王熙凤带的什么戒指。由物及人,迫不及待地就想朝王熙凤身上靠了,很有点狗摇尾,雄狗上身的味道。见他如此猴急,王熙凤轻言细语地嘱咐他“放尊重些,别叫丫头们看见笑话。”他就像领了如来的佛旨一般听话,赶紧往后退。王熙凤笑着叫他离去,他却要求再坐一会,还对王熙凤说了一句打情骂俏的话:“好狠心的嫂子”。这时王熙凤与他约定:“今天晚上,你悄悄地在西边穿堂里等我。”这让贾瑞高兴得不得了,以为王熙凤这块凤凰肉很快就会到嘴。

好不容易等到晚上,贾瑞如约来到西边穿堂。这里黑咕窿咚,半天不见人来。他正感到不妙,穿堂东西两边的门都关死了,而南北两面又是高墙,他就像落入了深井一样,只是抬头见天,想往任何一个方向出去都不能够。在这样一个空落落的长方形的巷道里,贾瑞忍受了腊月长夜,时光难挨的煎熬和北风寒冽,侵肌裂骨的折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好不容易盼到第二天早晨,幸好有个老婆子来开了东门,他才趁她背过脸去叫西门不注意时,如同做贼般地跑出,从后门回了家。


回家后,因他是私自外出,被他爷爷重打板子,不准吃饭,还罚跪在寒风地里读文章补功课,苦不堪言。但这般遭罪,他都没有收心敛意,对王熙凤的思念仍然炽烈。两天之后,又去找王熙凤。促狭刁恶的王熙凤始则抱怨贾瑞失信失约,把个傻冒的贾瑞急得赌咒发誓,继而决心再狠狠的耍他一回,约他在她住房后小过道里的空屋里等她。这次贾瑞似乎有点醒悟,有所警惕,还没有忘记问了一句“真的?”,这下约会老杆子、耍弄人的高手、搞恶作剧的专家王熙凤给他来了个以退为进,欲擒故纵:“谁哄你,你不信就别来。”逗得贾瑞赶紧答应:“来,来,来,就死也要来!”这下贾瑞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晚上,如同置了件崭新衬衣的人在寒冬里等来了晴热天一样,终于有机会穿着上场了。可是,当他在夜间赶到了王熙凤指定那间屋子里等她,等了好久,却不见王熙凤来,也没任何声音。正当他想着估计又会被王熙凤耍了的时候,黑暗里来了一个人,贾瑞认定是王熙凤,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等那人刚到了门前,便如饿蛇扑娇蛙一般蹿上去边抱住叫着“我的亲嫂子,等死我了。”边与那人亲嘴,就要宽衣解带,直奔主题,做成好事。忽然灯光一闪,两个男人找他的难堪来了。举火照明的这个叫贾蔷,一把揪住了他,要把他押到太太那里,说是王熙凤已经把他无故调戏她的事告到太太跟前。她哄你在这里等她,就是好让我们来拿你去见太太。被他抱住亲嘴的那个是贾蓉,他耻笑贾瑞准备鸡奸他。这让贾瑞害臊得想找个地洞钻入。面对这两个难缠的主,贾瑞又羞又怕,魂不附体,恳求他俩放了他。这俩家伙答应放他,但要贾瑞付感谢费。怎么付?以贾瑞欠他俩赌债为名,要贾瑞写给他俩每人一张欠债五十两银子的欠条。让贾瑞偷鸡不成反蚀了一箩筐米——没搞到王熙凤,倒添了一百两银子的债务。

接下来,贾蔷煞有介事地告诉贾瑞:往老太太或老爷那边的路都不能走,因为那两个方向门路都暂不通,只能走后门出去。于是贾蔷、贾蓉黑灯瞎火中把贾瑞拉到院外大台矶底下蹲着。并嘱咐他不要作声,等他们来。他俩现在就去帮他探探路。这实际上都是王熙凤布置好了,用来耍弄贾瑞的。蔷蓉二人只不过遵王熙凤之命,依计行事。要不,怎么会那么巧?贾瑞蹲在那里才一会,头顶上一声响,哗啦啦一净桶尿粪从上面直泼下来,如倾盆大雨,浇了贾瑞一头一身。弄得贾瑞满头满脸满身都是尿粪,冷得直打颤,还不敢作声。直到贾蔷跑来叫他“快走”,他才如得了命似的,三步两步从后门跑回了家。将全身冲洗了,换上干净衣服。这时的贾瑞才明白,又被王熙凤玩了。他自然恨王熙凤,但几次三番都没有得到王熙凤,再情不自禁的想想王熙凤:思恋她那丹凤眼的秋波流盼,柳叶眉的美丽细长;水蛇腰的身段,轻启朱唇,微露皓齿,笑声格格的意态神情,声情并茂;念想她粉面含春威不露,像美女蛇,让人想靠近又不敢靠近,要离开又舍不得离开,不免对她产生又爱又怕的复杂心理、特殊快感、别样情怀。她那全身上下抖落的青春靓丽,散发的温馨气息;那天到她家去,见她身着高档艳装,显现的高贵尊荣和不同流俗的气质,更令人心向往之,意醉神迷。再想想她平时与贾蓉等人厮混胡搞的暖昧,她的轻浮风骚……也许自己再努把力,就可以亲其芳泽,甚至使她投怀送抱。贾瑞就这样想啊,想啊,突然又好像已经把王熙凤搂在怀内,与她肌肤相亲,耳鬓厮磨,絮絮叨叨,甜言蜜语;任由他抚弄揉搓,百般嬉戏,王熙凤都与他配合默契,对他百依百随。两人颠鸾倒凤,恩爱缠绵,柔情似水。这样思来想去,辗转反侧,到天亮了,他还没睡着。

此后许多天,贾瑞的全部心思只在王熙凤身上。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还没讨老婆。血气方刚,情欲如烈火般炽热,实在想得难受啊!人家《西厢记》里的张生张君瑞想梨花粉面,腰肢娇软,袅娜风流的梦中情人崔莺莺崔小姐还是一个晚上一万声长吁短叹,五千遍倒枕捶床。而他贾瑞思恋那美丽但泼辣,高不可攀却吊足了他胃口的王熙凤则是通宵达旦,无止无休,怕是枕头要箍烂,床板都会被他抓穿。可怜啊!而贾蓉贾蔷两个王八蛋不但不来“救火”,还来催讨银子,这使他十分懊恼。加上两次被愚弄戏耍,挨冻遇冷,奔波劳苦,内外交困,不久贾瑞就得了怪病:内心发胀,胸闷胸慌,口中寡淡无味,吃不下东西。走路时,脚像踩在棉花上,轻飘绵软。看东西看不清,朦胧醉眼,迷离恍悠。到了夜间,全身如火炭一般赤热,像是发高烧达到三十九度的小孩子的身体。由于整晚整晚地睡不着,所以第二天就感到疲倦得不得了,常常想睡觉。还下溺连精,咳痰带血。满口说着胡话,不时像中了邪,着了疯魔一样挥手踢脚,让人感觉十分恐怖。请了许多医生诊治,吃了几十斤滋阴清热的中药,像玉竹、麦冬等等,一点不起效。到了第二年春天,病得更厉害了。见他这样,他爷爷贾代儒也着急了,到处为他救医问药。求来问去,找到了荣国府王夫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太太)王夫人还算心肠好,命令王熙凤这个当家奶奶称几两人参给贾代儒,好让他带回去配药熬汤给贾瑞治病。王熙凤却找借口说,这几天刚给老太太(就是前面提到的老太太,贾宝玉的奶奶)配了药。剩下的又依照您的吩咐全送了杨提督的太太了。意思是再没有人参给贾瑞了。听她这么讲,王夫人就又要求王熙凤派人去她婆婆(贾琏的妈妈)那边问寻。还说如果找着了,治好了贾瑞的病,你王熙凤行些善积点德总是好的嘛。王熙凤呢,却给她来了个了说一套做一套,阳奉阴违:她根本没有派人去找药,只是胡乱凑了几钱中药的渣来泡须送到贾瑞家去,而她回复王夫人却说:“贾瑞要的药都照您的吩咐帮他找到送去了。”其实五熙凤才不会为贾瑞找药呢。她毒设相思局,就是存心要害贾瑞,让贾瑞深陷单恋迷情,相思成病,情病交攻,不得好死。这种复杂的内情,王熙凤的外作贤良,内藏奸诈,一片蛇蝎心肠,王夫人怎么会知晓洞悉?

这贾瑞吃了王熙凤送给他的“药”,当然好不了。后来因为想活命,他又来了个病急乱吃药,但都是白花钱,不见效。

有一天,他家来了个口称专治冤孽病的跛脚道人。他告诉贾瑞,他这种病不是药物所能治的。在贾瑞的苦苦哀求下,送给贾瑞一面叫“风月宝鉴”的镜子,嘱咐他天天照看镜子的背面,说这样就可以治好他的邪思妄动症,为他解冤洗孽,保住他的性命。道士走后,贾瑞拿起“风月宝鉴”朝反面一照,只见里面站着一个骷髅,如农药瓶表面标识上的那个像一样的,相当恐怖。把个贾瑞吓得半死。他怒骂道士“混帐”,不该这样来唬他。出于好奇,他违背了跛脚道士的教导,偏要照照“风月宝鉴”的正面,一照,里面站着的是王熙凤。王熙凤正招手叫他呢。这可把贾瑞乐坏了。他随即晃晃悠悠,如同腾云驾雾一般,感觉自己进到了镜子里,与王熙凤云雨一番……如此三番五次之后,这贾瑞就在原来的怪病的基础上又添加了精关不固、精血流溢的脏病,不久就病入膏盲,一命呜呼了。

怪客评说:一直以来,人们感到难于理解的是,王熙凤为什么要害死贾瑞?照常理来说,贾瑞不知天高地厚,不知道自己家业已衰,身份卑微,还贱鸭想吃凤凰肉,觊觎王熙凤,想把王熙凤搞到手。王熙凤看不起他,顶多不理他不就完了?但笔者认为,这只是我们这些良善之辈的心思。王熙凤可不是什么善茬,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可不会这么想。她想的是,我王熙凤是什么人?贾门荣国府的当家奶奶。外有娘家王家的财势支持,内有姑妈王夫人——贾府的当家人撑腰,有权有势,高贵尊荣,威行令肃,杀伐决断。社会上万千有地位,有权势的男人还得给我面子,看我的眼色;家族中多少人在我面前低下三四,屏声静气。好一只富丽斑斓的胭脂虎,好一条声威显赫的母大虫。加上人材出众,办事干练,可谓才貌双全,人所公认。你贾瑞什么东西?敢对我起色心?贱鸭想吃凤凰肉。呸!而你居然真敢!还一再向我发动进攻。以下犯上,以卑犯尊,没有自知之明,不自量力。你这叫找死,你知道吗?你既然自寻死路,我当然成全你,还让你不得好死。

看看,轻易触碰封建等级制度红线的贾瑞有多杯具;而不顾族亲,唯我独尊,一心害人的王熙凤又何其歹毒奸恶!


玩转临武


寻找身边的吃喝玩乐

    
    

商务微信:garyleesh 
合作电话:18670584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