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还记得那个“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农村女诗人么?

给匆忙前行的人2018-04-15 09:04:32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记得15年刚看到这首诗的时候

我对作者余秀华的惊异远远大于对诗的内容本身

我不清楚她自带的“脑瘫”“口齿不清”的标签

带给她的是厄运还是幸运

只是每每看到她的文字、她的言语

心中总有说不出的感动和少有的共鸣



《诗刊》中对她的评价则更让我为之深刻

“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

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

——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

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

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

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就在本月,余秀华出版了第三本诗集

《我们爱过又忘记过》

(前两本分别为《》、《》)


与以往主题“感以及对外面世界自由的向往”不同

《我们爱过又忘记过》

见证着她从无名到爆红的命运转折

丈量着她从乡村走向广阔天地的蹒跚步履

记录了她婚姻巨变、母亲患癌的内心动荡……


   

余秀华就新书《我们爱过又忘记》答问




是的,这个世上有太多的不幸

我们不必纠结于为何厄运总是“眷顾”自己

而应感谢上苍

给了我们已经拥有却一直被忽视的“财富”

正如余秀华说的

“当你自身的生命觉得渺小的时候

你的悲伤就会缩小



当我们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

什么时候出国读书

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

何时选定对象去恋爱

何时结婚

其实都是生命的巨变

和命运可悲可喜的安排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

眼见风云千樯

却以为只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那些深处迷茫窘境的朋友

那些迟迟没有遇到却渴望爱情的人儿

你要明白

上帝从你这里拿走了什么

就会还给你更好的

“而一个能够升起月亮的身体

必然驮住了无数次日落”




选摘三首

《我养的狗,叫小巫》


我跛出院子的时候,它跟着

我们走过菜园,走过田埂,向北,去外婆家

我跌倒在田沟里,它摇着尾巴

我伸手过去,它把我手上的血舔干净

他喝醉了酒,他说在北京有一个女人

比我好看。没有活路的时候,他们就去跳舞

他喜欢跳舞的女人

喜欢看她们的屁股摇来摇去

他说,她们会叫床,声音好听。不像我一声不吭

还总是蒙着脸

我一声不吭地吃饭

喊“小巫,小巫”把一些肉块丢给它

它摇着尾巴,快乐地叫着

他揪着我的头发,把我往墙上磕的时候

小巫不停地摇着尾巴

对于一个不怕疼的人,他无能为力

我们走到了外婆屋后

才想起,她已经死去多年


《一个失眠的人》


她本身就是一个漏斗,光滑,幽冷,附着不了一盏灯火

只有耳朵聪敏:没有月光。落叶翻了一个身

是的,还有一个醉酒的人,他在哪里

他的腹部有雪。

有她想吃的雪。和一个隐隐约约的春天

她拿出那副地图,看那个小小的圆圈

“他一定在,在梦的气泡里游泳”

她的身体上有一块疤,曾经的鳍掉落的地方

知道要重新长出来

是来不及了


《何须多言》


至于我们的相遇,我有多种比喻

比如大火席卷麦田

——我把所有收成抵挡给一场虚妄

此刻,一对瓷鹤审视着我:这从我身体出逃的

它们背道而驰

这异乡的夜晚,只有你的名字砸了我的脚跟

我幻想和你重逢,幻想你抱我

却不愿在你的怀抱里重塑金身

我幻想尘世里一百个男人都是你的分身

一个弃我而去

我仅有百分之一的疼

我有耐心疼一百次

直到所有的疼骄傲地站进夜晚,把月光返回半空

你看,我对这虚妄都极尽热爱

对你的爱,何须多言

此刻,窗外蛙声一片

仿佛人间又一个不会欠收之年


写下你的心事


如果你的故事

(评论)

所获点赞数最多即可获得

甄谷黑糖体验装

或者纯天然·甄山楂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

关注【给匆忙前行的人】

 


只是想在睡前读些

甜蜜、有趣的文字

或者有些关于情感的疑惑

就关注我吧

只希望每天都有

让你会心一笑的好事发生



曾经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