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三味书屋:徐州明清十人文萃《陈铎集》出版前言(作者:尚化启)

文化佳园2018-03-12 22:16:12

   

 陈铎,字大声,号秋碧,又号七一居士。明代散曲家。约生于宣德末、正统初,即1436年左右;卒于正德二年(1507)。下邳(今江苏邳州)人,寓居金陵(现江苏南京)。

陈铎所任虽为武职(济川卫指挥使),但其为人风流倜傥,耽于吟咏,于经史子集、百家九流,无不淹贯;兼擅诗词、绘画,尤精于音律,以散曲闻名于世。善弹琵琶,常牙板随身,遇有兴致,则高歌一曲,故被敎坊子弟称为“乐王”。

陈铎在明代文学史上占有很高的地位。“有关明代文学史的诸多研究几乎都是在讨论李梦阳复古运动的基础上,以诗文为核心,具体考察中晚明文学的嬗变历程。然而,早在李梦阳之前,留都南京的陈铎,已开始以山林的身份,毕其一生致力于诗词曲的创作:其诗宗盛唐,词法北宋,曲尚金元。可以说,陈铎如此积极以复古自任,正不妨视为南京、甚至吴越一带文学复古思潮的滥觞,陈氏也因此成为我们透视整个明代复古思潮雅俗嬗变与南北嬗变的标志性人物。”(《中国文学研究》第21辑,复旦大学出版社,2013年6月《陈铎生平与家世发微》)

陈铎的作品,散曲成就最高。仅据谢伯阳编《全明散曲》所选,陈铎作品总量居明代散曲作家之首。李昌集先生评价陈铎“陈大声是散曲文学史上的一个怪才、 奇才。 在艺术上, 其奠定了南北曲分格的基本骨架, 同时是南散曲的第一个行家里手, 故陈铎在散曲史上是一个坐标性的作家。”明代戏曲作家、曲论家王骥德对明代中期的散曲作家,分南、北二派评曰:“近之为词者,北调关中康状元对山(康海)……南则金陵陈大声……;而陈、梁最著。……陈、梁多大套,颇著才情。”王骥德指出:北派美在阳刚,而南派美在阴柔。此评最合陈铎叙写闺情、闲情的作品,总体风格细腻柔婉,与南朝中的吴歌,宋代柳永、秦观一派的词作一脉相承,俨然自成一个系统。

有人贬陈铎散曲:写男女风情,缠绵幽怨,纤弱萎靡,甚或自身有喜好风月之嫌,内容无可取。这显然是忽视了陈铎曲意表现出的三个主旨:一是对男女真情的肯定与溢美。如《北正宫端正好﹒春情》几首中句:“我为他朋友中受了那许多讥刺,他为我母亲行惹得来常是参差。他为我针指上撇了半年,我为他笔砚上疏了许时”、“我为他寄相思寄到有百来篇小词,他为我写离恨写到有千来张大纸”、“咱两个一煞相逢万种思,留意孜孜。秋千庭院晚凉时,传心事,撇下绣鞋儿”、“这姻缘不让蒲东寺,想莺莺未必如斯”。二是对负心男人的贬刺。曲词中以“怨”为题,出现24次。“春怨”、“闺怨”、“怨别”,在表现痴心女子相思之苦的同时,鞭笞了负心男人的缺德与冷酷,这同样表达了作家崇尚男女真情的意识。三是对于徜徉风月、滥于花酒现象的憎恶。他称妓院是“狠厥丁挖几处陷人坑,贱妮子拴千条系足绳。老虔婆使一把无星秤。细寻思,心自警,丽春园单送了惺惺。”他散曲中有5首《嘲风月》,另有《嘲乔妓》、《嘲人滥于花酒》、《嘲人言南京妓女好》,还有劝诫亲情人等远离风月的曲篇。

通读陈铎的作品,其强烈的现实主义倾向当为主流。明代中叶世风的奢靡与社会矛盾的加剧,使作家敏锐地感到了社会的不平和危机,作品以戏谑、嘲讽之笔,揭露与鞭挞官场之弊、世风之恶、市井之丑。笔下在描述官者贪、贵者奢、强者横、刁者诈之世态的同时,更多的展现出挣扎着的下等群体的辛酸与无奈。

写官场,感悟仕途如:“世路纵横,是非颠倒” ;评价权贵:“古来几个文兼武,眼前那有清而富,那堪谦德通疏。” 。满怀激愤,作者只有: “守茅堂,忘势利,甘贫何用王侯顾。……世上炎凉久憎恶,敬于贤,慢于富……一任教竞蝇血儿曹漫欺侮。” 

封建时代评判上等文人的标准是:文能“华国”、能“垂训”。而陈铎完全摒弃封建士大夫的道貌,甘居“艺文孽流”。“世上炎凉久憎恶,敬于贤,慢于富”当是其作品的基调。一首送丧落魄文友的散曲《哭万柳溪》,作家悲痛中充满愤世不公之情:“破屋萧条,蕙帐香消春梦杳。……蠹鱼蚀尽床头稿,丧斯文何太早。……他也曾解剑酬佳士,无钱卖锦袍。……他丹阳市上怕吹箫,七里滩头不钓鳌,磻溪岸侧会辞诏。……身未老囊金消尽,家已破山妻丧了,子无成恶限逢着。……英魂唤不醒,长夜何时觉,凄凉此宵。饥鼠撺空梁,野乌啼老树,缺月穿虚幕。孤灯惨复明,儿女悲还叫。您若是雄心未消,把一段不平怀,向俺梦儿托。”一个曾经有佩剑、着锦袍、能“辞诏”的万先生生前身后竟如此凄惨,若是普通百姓其境何堪?

尤为能够展示市井百态、且影响最大者为《滑稽余韵》。《滑稽余韵》一卷收曲141首。主要描写了60多种手工业者的生活和30多种店铺的经营,基本将三教九流都纳入笔下。既是当时城市生活的一面镜子,也是一幅市民生活的风俗图卷。

《滑稽余韵》多是表达对劳动者智慧与奉献的赞美,以及对劳作者之艰辛生计的理解和同情。有如《北中吕朝天子﹒搭材》:“篾亶      儿紧扎,木植儿巧搭,利脚手分高下。一关一捩旋生发,就里工夫大。自己寻常,旁人惊怕,半空中难作耍。舍卫城建搭,蓬莱宫上瓦,不是我谁承架。”还有《北双调雁儿落带过得胜令﹒机匠》:“双臀坐不安,两脚登不办。半身入地牢,间口口床荤饭。逢节暂松闲,折耗要陪还。络纬常通夜,抛梭直到晚。将一样花扳,出一阵 馊酸汗。熬一盏油干,闭一回磕睡眼。”

对于市井中的强势称霸者,作家有显明的揭露与批判。有如:“小词讼三锺薄酒,大官司一个猪头。催促欠税粮,剖判闲争斗,在乡权一股平收。卖富差贫任自由,怕甚么能强甲首。”(《北双调沉醉东风﹒里长》)。一个小小的里长竟然为所欲为,诈富欺贫,横行乡里。作家用俚言俗语,把这个小土皇帝的丑恶嘴脸描绘的惟妙惟肖,入骨三分。还有写“牢子”、“门人”的作品,一些低级小吏,官无品人更无品,有权就强横,有势就欺人,世道之阴暗暴露无遗。

对于社会上以欺骗为手段的消极势力,陈铎亦予以极度的讽刺与鞭挞,同时也显露出对鬼神的否定。如《滑稽余韵》所描写的“巫师”、“和尚”、“道士”、“尼姑”、“道人”、“纸马铺”、“铺排”、“雕銮匠”、“庙祝”、“命士”等即是。

《滑稽余韵》的艺术风格同作者的其他作品具有较大差异。嬉笑怒骂皆成文章,它基本采用当时口语加以铺展,因而富于生活气息,明白通俗而又不失幽默风趣。

触底人性,带着批判的眼光审视社会群体中不同的职业特征,探讨职业病和行业病中显露的特有人性,并公开表现了自己的憎恶或同情,这在金、元、明的散曲作家中,除陈铎之外,似乎未见第二人。所以,后人称誉陈铎的《滑稽余韵》为明代中叶的“清明上河图”。

至于陈铎的词,详见本书《草堂余意》篇。该篇共收有词作147首,几乎全是和韵之作,包括“春意”83首、“夏意”24首、《秋意》24首、“冬意”16首。清代词人、词学家况周颐的《蕙风词话》评价:“陈大声词,全明不能有二。……其词境……兼《乐章》之敷腴,《清真》之沉著,《漱玉》之绵丽。难渡作者,非上驷方驾。明词往往为人指摘,一陈先生掩百瑕而有余。”又曰: “明陈大声《草堂余意》具澹、厚二字之妙,足与两宋名家颉颃。”详见本书附编七。

本书分为正编、附编两部分,正编所收录的陈铎作品依次编为《梨云寄傲》、《秋碧轩稿》、《可雪斋稿》、《月香亭稿》、《滑稽余韵》、《散曲辑补》、《草堂余意》、《诗(词)拾珍》、《纳锦郎传奇》等九个部分。附编主要是收录了部分古今权威学者对陈铎及其作品的评介。

本书所收《梨云寄傲》、《秋碧轩稿》、《可雪斋稿》、《月香亭稿》、《滑稽余韵》均出自明万历三十九年环翠堂刻《坐隐先生精订陈大声乐府全集》;《草堂余意》系依据新都环翠堂藏版之《坐隐先生精订草堂余意》稿整理;《散曲辑补》与《诗(词)拾珍》稿则多选自谢伯阳《全明散曲》、地方志书及散见于明、清乃至民国大家评述中的例句。

编校此书,受限于水平与资料。按要求,原版文字须改成标准简化字,但文稿系曲词,不同于散文,用词多深邃隐晦又夹杂方言,且年代久远,字词的含义变化大,又难查难辨的异体字、繁体字较多,故凡难以酌定之字,仍原版照抄。如漫、谩、慢字全书80多个,妆、装、粧字全书100多个,用字表义相混,只好按原版用字,以备细考。

本书以编订“全集”为目标来收集陈铎作品,虽尽心尽力,仍然难以达到完整与完备。但一册在手,也足以让读者认识一个作家,进而认识他所生存的时代;当然,借助陈铎与其文学创作,也可以印证徐州文化阶段性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