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高举阁  连载】若水,蚌儿岛    之三

高举阁2018-07-03 08:12:07







若水,蚌儿岛


【连载  之三】


文/沙漠驼铃


05

 

李云偷了娘的镜子,找个机会送给了翠翠。起初,翠翠推说不要。李云说,那是他路上捡的,男人家留着没用,女儿家是需要的,况且,他们认识一年多了,送面镜子算不了回事。翠翠想想,欢喜地收下了。从此,她有镜子照那漂亮脸蛋了。不过,她对李云没有那个意思,过了几天,便忘了镜子是谁送的了。王虎要照她的镜子,她不肯,说,那是娘从老远的天津捎来的呢。




 

自从翠翠收了他的镜子,李云便觉得他们之间有了什么似的。晚上,一个人躺在床上,默默地想着翠翠,心里甜蜜透了。

 

他看见翠翠,穿一套素白衣裙,头发稀乱的,满脸忧郁的来了。“云哥,我爹妈死了,舅舅,舅妈也不要我了,往后,只指望你啦!”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李云生出万般怜爱,一把把她搂进怀里:“翠翠,我要你,一辈子都要你。没有你,我就活着没劲。你别哭了,好不好?”

翠翠幸福地倚在他怀里,冰冷的肉体有了一点暖气,长长的睫毛上,沾了些细细的泪珠,诗一样的蒙胧、温柔,这使她显得更妩媚了。

 

云儿,灯这样近,要烧着帐子了呢。”是爹的暴雷似地声音。

他被吓醒了,看那桐油灯盏,放在床头箱上,离帐子只五寸多远。幸好只有豆粒大的光,才没有烧起来,但熏黑了一片。

翠翠并没有来,他心里便灰得纸似的。
                          

 

06

 

他去王家去得勤了。每天,割了草,刨了地,吃过饭,收拾一下,便去和王虎下棋。

他跟王虎的关系,说好不好,说不好又算好。王虎曾经想跟他学挖鳝鱼,他只胡弄了他几下,并没有告诉他真正要领。王虎觉得受了骗,恨恨的叫他船古佬,因为李云是船上出生的。

 

不过到下棋的时候,两人便忘记了过去的恩怨,心里只有车马炮了。翠翠晓得下棋,和李云下过两局,李云只能丢一个炮。王虎的棋艺要差些,通常下二十步,便四面楚歌了。王虎的脸就涨得通红,如紫菜一般了。偏在这个时候,翠翠就奚落他:“王虎,我这里有一条猪呢,借给你用用。”王虎更气了,嘴张了几下,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便捏了个棋子,狠狠的摔在门角里。翠翠便切切的笑。



 

李云心里高兴,觉得在翠翠面前争了光,比什么都值。但是,表面上没露出来,柔和的对王虎说,“王虎,你的棋只是毛了点,其实,有的招还挺厉害的,再下两盘试试?”王虎走得慢了,竟然赢了两盘。

 

起初,王家对李云挺热情,招呼他进屋,泡茶给他喝,叫王虎陪他下棋。后来,他们发现李云有点不轨,常偷眼看翠翠。莫非这小子看上翠翠了?真是赖蛤蟆想吃天鹅肉!再来的时候,王家就敲起了边鼓:“李云,你看上我家翠翠了么?她可是富家千金!”


李云听了脸窘得通红,嗫嚅着说不出话。

翠翠则埋了脸,捏着辩子,吃吃的说:“舅妈,你说啥话?我是您的女儿拉,我要陪你一辈子呢。”

“傻丫头,女儿家哪有不嫁的。只是还没到时候,等仗歇了,爹妈就会接你到城里享福,我可没福落下你这个宝贝。”

 

那次以后,李云就没去过王家,不过心里仍想着翠翠,而且那思念如火似的,越烧越旺了。






【作者简介】:

沙漠驼铃,湘籍安化人,已入不惑之年。得湘源之提识,已在红网发表小说、散文、教育论、时论等三百余篇,为人正直大度,深得文友信任、喜爱。







亲,喜欢请打赏——

按钮在下边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