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聋奶奶的宝贝

阅人生品生活2018-05-15 10:03:38


  聋奶奶收到失散多年的哥哥寄来的宝贝,却没想被孙子家小两口给惦记上了…… 
  龙种八岁那年,他父母因病去世,从此就和聋奶奶在乡下相依为命。龙种从小不学好,到了老大岁数,也找不到对象。 
  后来总算邻村有人家看上了龙种,这姑娘是家里的独苗,叫花枝,长得倒不错,只是心眼有点歪。女方的条件是,彩礼多少无所谓,必须改姓倒插门。 
  聋奶奶听了介绍人说的条件,心里难受,但还是同意了。对此,老支书李东方却有看法,希望龙种留下,照顾聋奶奶。但龙种只装糊涂,最后还是倒插门去了花枝家。 
  结婚后,龙种就很少回奶奶家了,好在聋奶奶没得大病,左邻右舍又很照顾,日子就这么过着。 
  这天,李东方拿着个邮包兴冲冲地跑进聋奶奶家,一进门把邮包往桌上一放,两手合成喇叭状凑到聋奶奶耳朵上,大声说:“聋奶奶!大好事,你哥哥有信了,还活着,在台湾!”说着把快件拆开,里面是当年聋奶奶交给哥哥的玉镯和几张她哥哥的照片。聋奶奶捧着玉镯,立刻喜极而泣:“哎呀,没想到还能有哥哥的消息!东方,快说说,俺哥是啥情况?” 
  原来聋奶奶八岁时,一天和比她大四岁的哥哥在村外割草。她胳膊上戴的玉镯老是往下滑,她怕弄丢,就摘下来交给哥哥放兜里。正在这时,一批溃逃的国民党兵正向他们这儿跑来,紧接着一颗炮弹飞来,“轰隆”一声巨响,在兄妹俩附近爆炸,聋奶奶一下子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时,哥哥已不知去向,她的耳朵也几乎听不见了。 
  原来,聋奶奶的哥哥当时也被轰晕了,后来被国民党给带走,拉到了台湾。就这样,一个人在异乡过了几十年,一辈子也没成个家。前些日子,他终于得知了家乡的联系方式,才寄来了邮包。 
  聋奶奶失散的哥哥给她寄来宝贝的好事传开后,龙种和花枝也听说了。两人急忙来到聋奶奶家,打听镯子的来历。聋奶奶看到孙子一高兴,就都相告了,并当着他俩的面,把镯子锁进了老式皮箱里。 
  龙种夫妻俩回家后一直惦记着聋奶奶的宝贝玉镯。 
  第二天,龙种开着电动三轮车笑嘻嘻地来到聋奶奶家,一下车就把两手一合冲聋奶奶大声说:“奶奶,花枝要我把您接过去享几天福!”于是,聋奶奶在龙种的搀扶下上了三轮车。 
  就在当天晚上,聋奶奶还在睡梦中时,龙种偷偷拿了皮箱的钥匙,快速赶回老家,熟门熟路地把玉镯拿到手。回到家,龙种喜滋滋地对花枝说:“玉镯到手了!”花枝连忙压低声音说:“你小点声,别让她听到。”龙种故意提高了声音:“她听不到的,除非你把嘴凑在她耳朵上大声喊。” 
  再过了两天,花枝就让龙种把聋奶奶送了回去,然后龙种拿上玉镯去换钱,在一家“玉宝斋”古董店以一万元价格出手。 
  再说聋奶奶回家后,发现玉镯不见了,急得发疯似的跑去告诉李东方。李东方听说聋奶奶去孙子家住了两天,联想到龙种两口子的为人,便起了疑心,但又没确凿的证据,不能下定论。 
  聋奶奶自从丢了玉镯后,就像丢了魂似的。正好这时台湾又来了份邮包,里面除了聋奶奶哥哥送来的又一件宝贝外,还附了封信。信中说聋奶奶的哥哥不久前已去世,去世前托人一定要把这件宝贝送到妹妹手里。快递是李东方收的,鉴于聋奶奶的身体状况,李东方没把她哥哥去世的消息告诉她,只把她哥哥给的礼物送到了她手里。 
  这事被花枝和龙种知道了,于是他们故伎重演,借口聋奶奶身体欠安把她接回了花枝家。第二天,龙种又偷了钥匙回了老家。几小时后,龙种失望地回来了,他瞧了眼正在整理床单的聋奶奶,对花枝说:“倒霉,真倒霉,怎么也没找着宝贝,看来这老太婆是吃一堑长一智了。” 
  花枝也无奈地说:“我这边借故把她换洗衣服也翻了个遍,这老不死的学精了。要不咱先问问她,这次是啥宝贝,然后再想办法。” 
  于是,龙种就把两手一合,凑到聋奶奶耳朵上大声问:“奶奶,这次大舅爷给你的啥宝贝啊?让我们开开眼好吗?”聋奶奶听到后,慢慢回过头大声说:“你大舅爷是花了两万多给我买了件宝贝,但我谁也不告诉。除非我的镯子找到了,要不我死也不告诉任何人。” 
  花枝失望地叹了口气,对龙种说:“要不你再去把那玉镯买回来,反正她一死,两件宝物不还都是我们的。”龙种想了想说:“也只好这样了,不知道人家出手了没有。” 
  龙种来到了“玉宝斋”,说明了来意,不料“玉宝斋”的老板却说:“货倒还在我这里,只是卖和买是两回事,行里的规矩你懂的。”龙种着急地说:“懂、懂,加钱。”老板笑着说:“看在东西原来的主人是你,我也不多要,一万五,你买回去。”龙种心疼地说:“能不能少加点啊?”“少一分都不要谈了。”“我买,我买。”龙种没法,急忙掏钱收起玉镯就回了家。 
  花枝听说赔了五千块钱,心疼得直哆嗦,指着看电视的聋奶奶后背骂道:“都是这老不死惹的。”转而又对龙种说,“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 
  第二天,龙种就把聋奶奶送回了家。趁聋奶奶不注意,又偷偷把玉镯放进了她的皮箱子里,然后两手一合,冲聋奶奶喊道:“奶奶,也许您把玉镯放哪角落里了,我再替您找找!”聋奶奶听了高声说:“我都翻了多少遍了,难道你会变戏法?”不一会儿,聋奶奶眼看着龙种把玉镯从皮箱的一堆衣服里抖了出来,她高兴地扑上去,捧起镯子放在胸前,说:“哥哥呀,咱的宝贝又回来了!” 
  见此情景,龙种趁热打铁,大声说:“奶奶,玉镯找到了,你该把大舅爷给你的另一件宝贝告诉我了吧。”聋奶奶听了高声说:“急什么,回去告诉花枝,等我百年后再说。”龙种只好悻悻地回了家。 
  一个月后,李东方打电话给龙种,说聋奶奶前些日子受了风寒后就一直没好起来,让他们夫妻回去看看。花枝对龙种说:“看什么看,她死得越早,宝贝越能早到手!”再过了十几天,李东方来电话吼:“龙种,你奶奶已经归西,你再不来哭一声,那就是孬种了!” 
  龙种一听,急忙和花枝赶到老家,看到院里帮忙的人进进出出,龙种扑到聋奶奶遗体前嚎了几声,转身就问李东方:“东方伯,俺奶奶去世前交代了什么没有?”李东方看了眼龙种,叹了口气说:“办完后事再说吧。” 
  两天后,聋奶奶入土为安。李东方在聋奶奶家把龙种两口子叫到聋奶奶的遗像前,激动地指着龙种说:“我问你,你奶奶的镯子是不是你偷的?说实话!”龙种一怔,狡辩道:“我没偷她的镯子,她的镯子不是没丢吗?”“还狡辩!”李东方义正词严地说,“在你俩商量偷你奶奶第二件宝贝时,她都听见了,并且听得一清二楚!”龙种笑着说:“东方伯,这你就讲错了,谁不知道我奶奶是个聋子,她能听到我们说话?你可不能冤枉我们啊!”李东方道:“哼,冤枉人?今天我就告诉你们,你奶奶的第二件宝贝就是她哥哥用所有积蓄,买的高级耳道式隐形助听器!她装在耳朵里,把你俩商量鬼点子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李东方从衣兜里拿出个小纸包,说:“这是你奶奶交给我的助听器,现在我交给你,平时经常看看、想想,有利于做人!” 
  龙种怯声地问:“东方伯,那、那玉镯呢?”“噢,你还惦记这个啊,我们在给你奶奶定制骨灰外盒时,已把它浇制在盒内了。那可是你奶奶的东西,你有本事,把它从骨灰盒里敲出来。哼!”李东方说完,两手一背出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