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别以为只有中国有黑心医疗,美国的“喝尿治百病”骗局连政府都不怕

泾阳在线2017-10-27 16:38:20

2016226

知乎上一条来自魏则西的回答


牵扯出百度及莆田系的

重大医疗诈骗行为

横扫了各大头条

被称为“魏则西事件”

想必大家仍然记忆犹新


然鹅,让蛋蛋姐没想到的是

莆田系这样的惨案

不只发生在中国

在世界各地也许都在上演着

甚至戏码都大致相同

比如说大洋彼岸的美国

 

20127月,

身患脑癌的Josia Cotton

在新泽西州结束了年仅6岁的生命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

他的父母让他自己作了选择。

这位6岁男孩

与一种连手术都无法实施的脑瘤

顽强抗争了10个月

终于有一天,她母亲发现

他已经无法对任何事情做出反应、

甚至眼睛都睁不开

她说:我知道我们已经无能为力了


救护车把Josia送到当地

一家医院的临终关怀病房

父母为他盖上柔软的青花毯子、

拥抱他、最后一次捏住他的小手。

我们让他选择是继续努力下去还是让上帝赐予安宁。他做出了选择。


然而,就在两个月前

他们的心态还完全不是如此

当时他们拥有着典型的

有癌症患者家庭的心态:

“只要一息尚存,我们决不放弃;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都要尝试”

于是,有一名德州医生

明确向他们开出了价:

25000美元


这位德州医生宣称能做到别人所不能:

治愈无法进行手术的小儿脑干肿瘤。

这真是让人惊喜的承诺

可惜的是,这位承诺者

并不是美国休斯敦的一名普通的“医生”

他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医学骗子


博金斯基



博金斯基1943年出生在波兰

24岁时从医学院毕业

1977年移民美国

并于1984

在休斯顿创立了博金斯基研究机构

 

创立了医院后

博金斯基没有立即开始悬壶济世

而是搞起了一项说不出口的研究

从尿液中提取药物

真是厉害了我的哥

 

他给自己提取出的这个新型符合产物

起名“抗瘤酮”

宣称可以治疗肿瘤、脑癌,甚至艾滋

说到这里怎么感觉像是

武侠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偏方

延年益寿、增强体魄的童子尿呢?

 

那么,这个抗瘤酮

到底是不是神药呢?

先来看一下它的成分是什么:

最早从尿液中提取的抗瘤酮,5种肽段,编号A-1A-5,A-2可以再次提取出A-10,随后A-10与碱发生化学反应,产生可溶性物质AS-2.5,再用碱处理后得到AS-2.1,A-10AS-2.1,正是博金斯基口中的“抗瘤酮”



哇,作为文科生的蛋蛋姐我看了之后

感觉这药简直高深莫测

实际上呢

所谓的AS-2.1

就是人体中一种叫做苯基乙酸的物质

而这个苯基乙酸经过肝脏代谢之后

就会变为苯乙酰谷氨酰胺(简称PAG

然后一一随尿液排出

 

一般尿液排出之后

我们抽水马桶拉一拉冲走也就算了

而这位博金斯基

把从公园、酒吧和监狱里找来的尿液

搜集起来

和酸一起加热加热

形成一种不溶性物质

再用碱处理处理

就变成了忽悠人的抗瘤酮A-10

 

听起来是不是很繁琐!很复杂?!

简单点!忽悠的方式简单点!

其实博金斯基所做的就是

通过实验把人体合成并排出的

代谢产物又还原成了

代谢过程中的有毒物质

然后当做药物出售

让人吃下去


真是套路玩的深

谁把药当真


博金斯基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

竟跑到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

(简称FDA

申请进行临床试验

在美国,所有的药想要正规上市

都是需要FDA的批准

而FDA是出了名的严格严谨

对药物的各方面审查都很全面


从1980年开始,博金斯基

就向 FDA 提出申请临床试验,

但每一次都被拒绝了


然而故事到这里就完了吗?

并不是

一切才刚刚开始


博金斯基竟然自顾自开始了

他的安利事业

他利用被病魔折磨的家属

“决不放弃一线生机”的朴实愿望

1978年开始,

博金斯基一边被拒绝申请临床资格

一边躲避FDA的审查

一边前后接收了至少8000名病人

并为他们提供“治疗”

 

直到2012

小男孩Josia的逝去

才让大众警觉起来,

咦,这个博金斯基医疗机构

好像有点不靠谱啊?

 

于是各个媒体悄摸的对博金斯基展开了调查

真是不查不知道啊


原来这位卖药的江湖骗

自称在波兰的卢宾进入医学专科院校

他的营业挂牌上写着

“斯坦尼斯 R.博金斯基,

医学博士和理学博士

然而,他从来没有在癌症方面

接受过专业的培训,

甚至完全没有接受过任何

其他实习医生方面的培训。

在此期间,他的文献目录中

都没有提及临床癌症研究或者抗瘤酮


而且经过调查发现

他在华沙就读医学院期间

该学校根本还不具备授予理学博士的资格


除此之外,更夸张的是

他涉嫌多项严重指控

  • 在67%的病例中虚假报告肿瘤对于治疗的反应、夸大了成功率。

  • 破坏病人的原始记录。

  • 有些案例长达六、七年未向机构评估委员会报告【意外问题】。

  • 未阻止病人过量用药


其中的“未阻止病人过量用药”一项

从2005年到2013年

博金斯基的患者中

有48例患者遭受了总计达102次药物过量

这本来是基础的行医必备技能

博金斯基对此却并不在乎

他是这样解释的:

“过量服用药物并没有什么害处

他们顶多多睡了几个小时”


哇靠,那叫多睡吗我的哥!

事实上,由于药物过量

他的一些病人陷入极度嗜睡、

一人癫痫发作、另一人被送往

医院重症监护室使用呼吸管。


当我们仔细审视

博金斯基的“行医之路”

简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比如,1985年的一项调查表明

36名在博金斯基诊所

接受抗瘤酮治疗的患者

32名死于无效治疗

 

又比如

所有关于抗瘤酮的临床研究

都是博金斯基的诊所自己进行的

博金斯基的著作及论文

都是自己掏腰包出版发行的

这不就好像传说中的花钱找代写?


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江湖骗子

是如何安利一批又一批患者

前赴后继去他那里

心甘情愿地“配合治疗”

最终人财两空呢。。

 

佐治亚州的LisaMerritt

她的患病的丈夫曾经被

博金斯基误导

回头想起这件事的时候

她是这样解释的:

“要知道,人在生命无望之时,总会想要抓住一切虚幻的可能,那个时候,你总会选择你心里的声音,而不是大脑的思考”


和魏则西事件一样

这就是人性最大的“恶

Burzynski向那些正经历着

人生最为脆弱的阶段

几乎陷入绝望的家庭

兜售虚幻的期待

甚至是和真相完全相反的谎言


我们不由得想到

那个传说中监管最严格的FDA

就不能管管这货吗?

这种人在中国可以无法无天

难道美国也没有王法吗?



当一个经营声誉的机构

和一个没底线的骗子硬刚

偏偏碰上了毫无分辨力的群众

结果最后就会变成这样——


下面这位帅气的小伙Neil Fachon

得了一种罕见的脑癌

弥漫性脑桥内在神经胶质瘤

同时他也是坚信

博金斯基“神力”的人之一

他在Skype上碰到一位

“同样得脑瘤的女网友”

该女网友讲了一个感人至深的

“博金斯基医生是如何使我痊愈

的漏洞百出的故事

然而Neil却如获至宝

决定成为博金斯基的临床被试者


真是让人惊叹!

美国的聊天工具上竟然也有微商!

套路都是一样一样的!


Neil来到博金斯基那里

开始了痛苦的治疗

他的胸腔内插着导管

每4个小时就要输一次液,

全天不间断。

但是,Neil却很努力

努力去接受治疗,

他说他感觉自己在变好。


Neil和家人


然而就在此时,

FDA在长期的调查之后

终于决定责令博金斯基

立即停止临床试验。

Neil无法理解

为什么自己的“救命恩人”

竟然会受到这种“不公”!

于是他毅然把FDA给告上了联邦法庭。。


要知道在美国

民告官,对官来说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

FDA承受着巨大的社会压力

有很多像Neil这样的患者

他们明知道博金斯基的疗法

并不被FDA认可

却仍然不想放弃最后一点活下去的希望


Neil的妈妈甚至悲愤地说:

FDA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呢?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对我们意味着什么!对于Neil而言,除了生命,他还有什么可失去的!


在舆论压力之下

最终FDA授权博金斯基继续这项临床研究

也就是继续对于Neil的治疗

但是参与临床试验的只能有Neil一人

而且博金斯基不能收取任何费用。


Neil只是许许多多

博金斯基的忠实信徒的其中一个缩影

Burzynski有一个专门的患者粉丝团

团名叫“他在治愈癌症”

他们致力于传播Burzynski的治疗理念

粉丝团团长Siegel说:

为什么一位能够创造如此非凡疗效的医生至今却还在遭受攻击?原因其实是Burzynski博士以及他的专利发明对根深蒂固的垄断医疗系统构成了极其巨大的威胁。


其实背后隐藏的一个因素是

癌症和肿瘤在临床上还有很多

完全没有被医学家理解的部分

比如有一部分患者

似乎确实在使用“安慰剂”后

被所谓的心理因素治愈了


所以有那么几个人

真的以为自己是被博金斯基治愈的

而他们是大多之前曾做过化疗

或者在正规医院进行过一个疗程的人

然而这些偶然的一两个案例

就会被博金斯基大肆宣扬

当你回过头去细数这位神医的“神迹”时

会发现来来去去就那么几个人

但是这完全不影响

博金斯基信徒数量的猛涨

 

不得不说,

博金斯基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商人

他不断在德克萨斯州钻州法律的空子

使得德州医学委员会无法吊销他的执照

1995年联邦陪审团曾经对他提出过

高达75项重罪的指控

而博金斯基只是微微一笑

深藏功与名


随后他的信徒们走上首都华盛顿的街上

进行了一系列的抗议和演说

他的患者们聚集起来

打着标语为他辩护:

对化疗Say No!


迫于政治和民众的双重压力

州法院撤销了对他的指控

FDA也宣称对博金斯基事件不做评价

 

有热心网友AndyLewis

打假网站Quackometer上发表了文章

提醒大众对于抗瘤酮真实性要有所警惕

也被自称是博金斯基诊所代表的人

进行了恐吓

声称要对Andy提起法律诉讼


 

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曾经发表声明

没有证据表明抗瘤酮

在治疗癌症方面是有效的

并且服用之后

有可能造成

中毒、恶心、肌肉疼痛、意识恍惚

等等的副作用,

而这持续了半个多世纪的骗局

仍然在蛊惑着大众

我们的骗子大王声称

这是FDA为了骗走他的专利用的

“下三滥手段”

FDA要偷走博金斯基的专利!临床药物实验需要向患者收取高额费用,受过教育的都知道,申请专利的药就是有效的药”

 

就连可怜的Josia Cotton的父母

都觉得他们最大的错误就是

让患病的小Josia先接受了化疗

而没有第一时间

将他送往博金斯基诊所

他们为此一直深深的自责着



在抗瘤酮巨大谎言的背后

究竟是社会体制的缺失

还是那些求生无门

想要拼尽全力

却被卷入巨大的无效药风波中的

人们的将错就错呢?

 

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人性中的“恶”到底能到什么地步

我希望看完这篇文章后

大家不要记住这个十恶不赦

但同时也根本无足挂齿的恶棍

我希望大家记住的是

请在相信人性本善的同时

努力维持多一点理性

尤其是在庄严的生死面前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