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我有一个梦想!纪念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奇言巷语2018-05-23 21:29:50

 

 

<梦圆了>

 

我出生在1923年,是家族的长女。家境殷实,但世道艰险。母亲是个小脚管家夫人,骑马打枪,样样精通。

我五岁那年,一个平静的深夜忽然被一声尖叫打破:胡子(土匪)来了!

一时间,整个家里乱作一团。女人们互相撕扯衣服往身上披,生怕失了贞洁;男人们急着往怀里装银子,生怕一无所有。

胡子把家人绑起来,我吓得大哭。娘一手拿着长枪,一手抱紧我。吩咐下人拿出三箱银子、两担粮食、两头猪、还有几大包衣服。

娘说:世道不好,穷人富人的日子都不好过,如今兄弟们下山,必是生活所迫。今天我先备下薄礼,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

娘又拿出几坛好酒,与胡子的首领拜了把子。临走时,胡子冲娘竖起大拇指:夫人,你是女中魁元。

打那以后,家里的女人们落下一个病根儿”——穿着衣服睡觉。以免胡子再来,抢不到衣服穿。

8岁那年,九一八事变。一天中午,阳光正好,我提着篮子在外面采花。我的脚被娘用裹条紧紧地缠着,疼得我只能扶墙走路。这时候,村里有人大喊,日本人来了!只听着头上飞机嗡嗡作响,振得耳朵生疼。

也不知道是谁,抱起我就开跑,把我扔到一个地窖里。那里漆黑一片,还有些发霉的味儿,那人告诉我,想活命就别出声。

我吓得浑身发抖,捂着嘴流泪。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娘把我救上来,抱着我就哭:捡回一条小命。可是,我却不知道是谁救了我。

21岁那年,我出嫁了。按我这个年龄,算是大龄剩女了。因为我是族中唯一的女孩,奶奶舍不得。正好邻县有个年轻人,刚从国高毕业,回家继承祖业。门当户对,就这样,连男人的面都没见过,我就披金戴银被八抬大轿送到了婆家。

好光景没几年,27岁那年,土改运动开始。地主开始被清算,我婆婆被游行、鞭打,差点活不过来。家里连锅台都被扒掉,地逢里的银子都被挖了去。

我也被吊起来,为了不挨打,我把偷偷缝在孩子小被里的金锤和金锁——我偷偷藏下的财产,交了出去。我被吊了三天三夜,至此,我的胳膊就再也抬不起来。

连农民都震惊了,平时从不铺张的地主家里,竟这么有钱。然而,顷刻间,我们就成了一无所有的穷人。好在,我们平时从不欺负穷人,也从不炫富,身上没有人命案,所以没有被执行死刑。

那些有命案的地主,一律执行枪决。记得张家地主被打死以后,张老爷的狗趴在坟头三天三夜,活活饿死了。

28岁那年,我生下第四个孩子,因为前三个孩子都病死了,所以我给这个女儿取个小名儿叫臭子。希望她能好养活,希望我们一家人都能活下去。

闹土匪、闹革命、闹土改、闹批斗、闹下放、闹返城,我的家族已凋零不堪。我奶奶和母亲为我精挑细选的男人,在我66岁的时候,扔下一个衰败的家庭,带着他从未实现的抱负撒手人寰,死不瞑目。

如今,我已不在人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我在儿孙的陪伴下,安详地闭上了双眼。分开几十年了,我该去另一个世界,与我的家人团聚。那里有疼我的奶奶,有厉害的母亲,有对我并不中意的老伴,还有那些比我先走的孩子们。我比他们有福气。

我有一个梦想,活着。

我的梦,圆了。

 

<梦碎了>

 

我出生在1964年,是父母的第十个孩子。那时家里一穷二白,所以我一出生,爸就把我送给了别人。可是我三姐舍不得,哭着喊着把我要回来。

我是家里的老么,长得最好看,性格内向,十分乖巧,所以家人都喜欢我。我最喜欢和三姐一起玩,因为三姐对我最好。

四岁那年,我跟着全家去了农村。我不知道为啥妈整天哭,大哥二哥三哥大姐二姐三姐也哭。大哥养了一条大黄狗,因为下乡时不让带,人都不知道怎么安置,还顾得上狗?大哥十分不舍,一步三回头。

后来那条大黄狗死了,大哥知道后得了一场大病。到村里就开始打人、骂人。爸妈就和村里的人把大哥送到医院。大哥长得俊俏,人又聪明,村里都说,这孩子,白瞎了。

没过多久,三哥被批斗了。因为三哥爱看书,当时他们不让三哥看,三哥就偷偷看。结果被发现了,就把三哥揪到台上,拿书扇三哥的耳光。三哥疼得直哭,哭得吓人,哭得惨烈。后来被放回来,三哥就去河里洗澡,可是却不幸被水淹死了。

一个从不被父母重视的孩子,连一张照片或是其他值得纪念的东西也没有留下,但是在死的那天,却赚取了父母一生的眼泪。

8岁那年,二姐在生产队干活。因为回来得晚,又路过村里的坟地,吓得半死跑回家。第二天,二姐又哭又笑。村里人都说,可能是被鬼魂冲了,又找先生又跳大神,算是治好了。可是,打那以后,总是冷不丁地冒出一句人们听不懂的话。好在二姐心灵手巧,会做衣服、会干活儿,村里人对她都很照顾。

12岁那年,大姐结婚了。大姐生得漂亮,还是有名的儿科中医,看病挣钱全都贴补娘家,照顾弟妹。大姐结婚的第二年,给我们生个小外甥。可是大姐因常年劳累,心情郁结,生产时大出血,差点死在手术台上。大姐夫在那种情况下,要和大姐离婚。在我爸的主张下,大姐病好后,就和大姐夫办了离婚手续。

从此,小外甥就和我们一起住。大姐挣的钱仍然全部交给娘家。好人命不长,就在小外甥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一年,一辈子顾家、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却未来得及享受天伦之乐的大姐,因癌症扩散,遗憾地离开人世。

三姐从小对我最好,天天搂着我睡觉。我有什么心事都和三姐说,我从小喜欢学数学,我偷偷告诉三姐,我想当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三姐说,你后有出息了,三姐借你的光。世事难料,三姐并没有借到我的光,我却拖累了三组一辈子。

那时候,全家在农村生活,爸爸郁郁不得志,整日借酒消愁。每次喝多,就和妈妈吵架,拿我们撒气。我特别害怕过年,因为每次过年时,爸爸闹得最凶。我害怕极了,我不敢说话,不想回家,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做我喜欢的数学题。

有一天,二哥离开家了。大庆油田招工,二哥考上了,二哥要去打拼属于自己的人生了。妈妈在村头站了好久,边哭边骂:这死小子,连头也不回就走了。

看着二哥远去的背影,面对身后的家破人亡,我也想逃离出去。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我们全家返城。

1978年,恢复高考,我决定要考大学。可是我不敢和别人说,我只能偷偷告诉三姐。因为,我只有这么一个可以说话的人。

我的家庭出身不好,同学都看不起我,我平时不敢说话。而且我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嫉妒。谁要是比我学习好,我会特别生气,特别讨厌他。可是那时,并未有人也不会有人注意到我这一心理问题。

26岁那年,我参加高考。我带着满满的数学家梦想参加了高考。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年居然有人暗箱操作,把我的卷子换成别人的名,所以,我落榜了。我有什么证据证明呢?没人会相信我的话。一时间,我的天塌了。

什么数学家、什么陈景润、什么大学生,统统没有了。

家人劝我再复习一年,可是当我再次拿起书本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窃取我劳动果实的人正在享受大学的美好时光,那些平时比我差一万倍的同学将来都会超过我。我充满了不甘和仇恨。

我恨出题的人、恨批卷的人、恨改我名字的人、恨比我强的人。

我终于爆发了。

我撕碎了所有的书本,放声大笑,冲着天空大喊:我考上大学了!我当上数学家了!我疯了,我彻底疯了。我开始到处写字,我必定会考上大学,我必定会幸福,我必定会好。

我开始失去理智,打我的父母,打我的姐姐。我好恨他们,没有理由地恨他们……

这三十年来,我逼死了我的父亲,伤害了我的家人,同时也毁灭了自己。

我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每月拿着最低的生活保障,偶尔去捡捡垃圾箱,偶尔在墙上写写字,偶尔放声大哭或开怀大笑。我虽然活着,却早已经死了。

我有一个梦想,我想成为像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

我的梦,碎了。

 

<梦追逐>

 

作为85后出生的孩子,我是计划生育中的幸存品。

父母这一代人只允许要一个孩子,所以我是他们全部的希望。上学,必须的。考大学,必须的。

不管是如何失去工作、创业如何艰辛,他们也从未放弃过对我学业的培养。补课,补!学习机,买!送礼排座,送!对我的投资,他们从未吝惜过。

坐在教室里,上一辈的经历已经被写进教科书里,成为我考试的必备考点。

我是幸运的,高考扩招,让本来学习并不出众的我,也能浑水摸鱼。研究生毕业后,又从事一份喜爱的工作。

前年去南京采访。北京的雾霾已经吹到南京,这座古老的城市没有往日梨花带雨的温情。朋友劝我好好在宾馆呆着,免得影响健康。

那是我第一次去南京,置身六朝古都,小小雾霾算什么?恰逢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的第一站,一定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

那是一次惨无人道的屠杀,那是一座记载民族耻辱的石碑,万人坑遗址上的累累白骨和一件件诉说伤疤的历史铁证,比看历史教科书还要悲痛和震惊。

在参观途中,遇到一位当地人。他问我,东北人?

我说是的。

接着又问,哪里的?

沈阳。

北有九一八,南有大屠杀,我们也算难兄难城了。

在沈阳的九一八纪念馆,每天也同样受到各地人民的瞻仰和驻足。

愚昧使人落后,落后就要挨打,在痛恨侵略者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同时,我更想反思一下,我们为何会被侵略?

在大中国的眼里,日本只是小日本。因为,中国的人口数量是日本的10倍,中国的国土面积是日本的26倍。可就是在这种差距如此悬殊的情况下,我们被侵略了14年。

一个人要否定自己很难,何况是一个有着5000年历史一直以大中华自居的民族。强者永远是骄傲的,要想超越强者,你就不得不忍受他们的霸道。

中国曾是日本的老师,但今天,我们何不师夷长技以自强,拜他们为师?

我们不自卑,也不自负。脚踏实地,虚心学习,勇于创新。

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居安思危,守土有方,志在自强

说了这么多,我的梦想是什么?

这是一个极好的时代,一个我不必把活着当作奢求的时代。

出生在哪个年代,是没有办法选择的,但是我可以选择生活态度。逆流击水,直抵远方。

我有一个梦想,为自己的梦想而活。

我的梦,就在前方,热血沸腾。

-<end>-


  • 作者|人称大齐同学,外号众多,比如倒爷、比如齐总、比如兔警官。85后媒体人,爱胡说八道,其实都是正能量。爱聊职场,也爱聊八卦,身边的点点滴滴都是文章, 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喜欢就关注我吧。

  • 想私聊呀?加扣扣吧:232472799

  • 扣扣长毛啦,那就加微信吧:qxy19881214

  • 别问我美不美,人家永远18岁


您可能还会喜欢:

你得不到想要的,就说人家是上床得来的

林丹出轨怎么了?性本来就是恶的!

要人才还是要奴才

你就那么喜欢被设置成弱势群体吗?

没有比较,就没有进步



跟我一起运动一下

使劲按下方,关注

祝您身体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