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想读2018-05-15 20:33:05

放弃一个喜欢的人什么感觉?就像一把火烧了你住了很久的房子,你看着那些残骸和土灰的绝望。你知道那是你家,但已经回不去了。


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

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作者|衷曲无闻 微信|衷曲无闻

ID|zhongquwuwen


01


2015年12月23日,平安夜前夜,我教书的学校已经开始执行高压政策,禁止学生过圣诞节,学生互送的礼物被值班人员没收,不听劝阻的学生在政教处接受训话。


晚上九点,我在县城买苹果,一开始本来打算买超市特供,后来看到两个沿街摆摊的老人,天寒地冻,冷雨纷飞,便一人给她们买了一箱。


中途遇到一个赶回学校上第二天早课的老教师,我把车停靠在路边载他,上车后他说,时代还是进步了,连才分到学校的小青年都买车了。


我说,我已经参加工作四年,第一届学生都上大学了。


他说,那你应该有二十六七岁了吧?


一时间被吓出冷汗,我明明记得我才十八九岁而已。


02


红灯82秒,等待每一秒倒数,像是看着一个能活82岁的人如何对抗生命的倒计时,当然,生命之于时间长河,似乎流逝得更快。


十八九岁的人,年轻是资本,活得潇洒任性,喝盆装的白酒聊胸大的姑娘,夜里睡不着就写情诗听民谣,第二天懒得起床就不去上课。


二十六七岁,一点也不好,朝九晚五,疲于工作。夜里睡不着,第二天有早课,课后批作业改试卷,听过来人扯淡和使唤,常常在加班的晚上下完两百多步石梯后,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去赶最后一班公交车。


周末写稿,眼睛干涩,电脑旁边放置的绿色植物因为太久没浇水,变得和我一样黯淡无光。


已经很少能真正坐下来读一本书,听一张专辑,调戏某个姑娘几句。尽管心里很明白有些固执毫无意义,但还是一直在忙,精益求精,反复折腾。


这大概就是每个固执的人内心的野望,也许一时半会并未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和位置,但也总会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和努力,实现人生的更大可能。


车开进学校电动门的时候,已经十点,离学生下晚自习二十分钟,很不巧地遇到校长,打了个招呼还是硬着头皮把车开进教学区。


直到偷偷摸摸把苹果发到每一个学生手上,看到他们那么轻易满足的表情,我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独立的人往往自私,理性的人通常绝情。偶尔也要做一些幼稚的事,刚好可以和清醒的理性正负抵消。


等到有一天,我的学生买得起一卡车的苹果,懂得分给别人一个,多年后的某一个平安夜,还是会偶然想起我,我就很满足。


这是我所理解的人生意义,倾尽全力渴望绚烂和燃烧,带着满腔热情和现实贴身过招,最终遭遇打击、挫败和伤痕,也收获温柔、成长和爱。


03


如今,高一结束,因为一些无法明说的原因,我下学期十有八九被替换,由学校更有威望更有地位的数学老师教他们。


从云端跌倒谷底,我并不失落,我难过的只是再也看不到那些脸庞了。


在这倒计时的八天里,学生低头做题的时候,我总会忍不住去仔细辨认每一张脸,希望我可以在离开之前,像第一节课那样再去看他们一遍。


基本上已经不会再轻易动情的我,最终还是沦陷在和学生每日的相处里,尽管我知道,他们也会像我多年前遇到过的那些靓丽色彩一样消失无踪。


抓住一个场面或一个笑容,用如水的平静称称重,想念一条街道或一阵风,那些招手的人当中,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动。原来,所有已经被遗忘的时光,最经不起触碰。


04


2011年11月至2013年底,我曾在一个网站做文字编辑,初到那里的时候,仿佛跋涉在荒漠太久遇到了一片绿洲,那段面临毕业又不想表现纠结的时光,很适合在那里读读文章,听听音乐,看看图画。


那些几乎处于绝望和无助的日子,我在校对别人的文章的时候,获得了继续对抗生活无奈的勇气。断断续续,我也连载了两部追忆青春的半自传性小说,却无比忧伤。


慢慢地,有一些充满阳光的面孔零星里出现在我的文章里,我的文章于黑色里透出一些鲜亮,从绝望里生出希望。教书,退而求其次的职业,反而给了我最大的人生慰藉。


再后来,每日重复的单一生活让我记无可记,随时应对的人际关系使我身心疲惫。在我已经快要决定放弃更新文章的某一个很深的夜,网站主编突然对我说,“数学老师,写一本《爱的教育》吧”,于是我瞬间满血复活。


这本书于去年8月出版,书名叫《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


谈及我的出书经历,朋友鲁智不深说:“人总要见过一些冷眼,受过一些寒冷,走过一些黑夜,当时也许很心灰,再过些年回头也是真感激那段岁月。那很深的夜,其实给今天的你加分了。”


那三四年里,我的生活状态和脑中的一些既定想法,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管是读过我文章的读者,还是我校对过文章的作者,有很多都在慢慢地淡出,慢慢地不再更文,不再互动。


字句干净得一尘不染的旅行作家,喜欢在梦境中编织故事的家庭主妇,为了画画事业自己租房下厨的背包客,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那些说过喜欢我的文章,要看我写完余生故事的人,是否也举步维艰地为生活奔波忙碌着?


现实,总是不如诗。现实里,很多事都会过去变成故事,而这些故去了的事,有的被埋葬,有的被风干,有的被遗忘。


为什么儿时的一些美好回忆,被时间冲洗得只剩疲倦?为什么昔日的一些好友,变成了现在的路人甲?怀恋或许会有,重见轻而易举却遥遥无期。


有一天,我看到昔日老友顾寒山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再没见过搬家的蚂蚁,它们曾经生生不息。大门前柳树上的天牛,消失在上个世纪。后院的胖子去了哪里,长大后再没了消息……”


一瞬间,忧伤来得马不停蹄。


05


今天刷微博的时候,看到这样一句话:当时年纪小,喜欢装文艺,现在病好了,只喜欢钱。


随着科技飞跃性的衍变,我们正迈进一个淘汰率居高不下,狂热于喜新厌旧的尖端时代。


手指轻松一点,讯息、新闻、资料等一切你想得到的东西,都能全面详尽地展现在眼前,虽然这种方式为生活带来了无限的便利,节约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但有些宝贵的东西却在人们的忽视中悄然消失。


时代使然,一些东西不得不永远封存在历史的遗迹中,被现代科技无情地吞没,但有些东西却不会因为任何变化因素而动摇,会坚定不移地在生活中占据着最具分量的一席之地,其中就包括文字的魅力。


我们常常在与时间赛跑,与金钱较劲,在途中却往往会忘了什么才是自己钟爱的,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愿意为之奋斗努力的。


感谢我的文艺,让我在这庸常的生活中能给灵魂一种放空的方式,让我出逃的精神能有一个收容所。我之所以还坚持写文,也不过是为了展现了一种难能可贵的意念,抚慰那些挫败受伤的同类。


或许人生就是一场荒谬的剧,你没有足够的时间翻遍想看的书,走遍想去的地方,拥抱想爱的人。现实的脚步常常匆匆,每个人都会遇到现实的阻碍和难题,甚至是差错。


但是最终,我们都会选择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把握自己的节奏,依旧怀揣着坚定的信念踏上新的征程。


岁月的故事其实就是最简单的故事,彼此能够陪伴的每一天都值得惊心动魄,爱到情深时,话到嘴边却唯有轻描淡写。


  • 文/衷曲无闻_(简书签约作者)青年写作者,90后高中数学老师
    已出版《这世间没有不可安放的梦想》
    微信公众号ID:zhongquwuwen 

  •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点击红字了解活动)

中奖名单


梦在彼岸
ヾ过千帆
米拉美啦


请以上同学于7月18日前,将

微信昵称+中奖书名+姓名+邮寄地址+联系电话

发送给微信后台



扫描二维码,可关注更多精彩
◎【精彩预告】每周一次赠书活动,持续关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