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知性女郎热线(三):有没有什么房中事能让性工作者也感到惊喜?

VICE2018-04-15 21:41:30




莉迪亚·妃丝芙是美国内华达 “太空猫房” 妓院里的一名全职性工作者,擅长支配、羞辱和有趣的对话。她最近在 VICE 上开设了一个专栏,每期将刊登她和几位读者之间的通信。


亲爱的莉迪亚,

作为一名性工作者,你肯定见得多了。所以我好奇,还有什么床上表现或者要求能你感到惊讶吗?

钱斯


亲爱的钱斯,

你说的对,我们性工作者对于各种床品都非常淡定,对于那些特殊癖好的要求尤其是见怪不怪了。我的同事遇到过一个客户,那个男人要求她跨坐在他的脸上大便,他则自己撸管。我对自己的喜好没有太多关心,但我很喜欢了解别人的心理动机。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性癖好有神奇的疗愈作用。

我还遇到过有阉割癖好的人,他们特想被割掉蛋蛋。尽管听上去还挺吸引人的,但我还没有付诸实践 —— 除非有律师向我保证这么做并不违法,那我很愿意操刀回应他们的请求。还有的男人要我垃圾桶里用过的安全套,但这也涉及到个人法律责任的问题,我得考虑一下。虽然我对各种脏兮兮的要求都能泰然处之,但我也有决不能触碰的底线,比如我绝不接受 “罗马浴”(口交时呕吐),我不会好端端地把食物呕出来;我也强烈抵触恋足癖,实际上我不喜欢陌生人迷恋我身体的某个部位,因为这事儿既腻歪又欠真诚。相比之下,我更喜欢性爱时凌辱和恐吓对方。

最大的惊喜是那种让我由内而外感受到的亲密,比如我被逗得开怀大笑,或者被对方的魅力所吸引。最近我有些麻木了,我觉得工作没什么挑战性,甚至开始怀疑那些自我牺牲是否真的有意义。而那种少见的亲密感会重燃我的信心,让我相信未来的生活会更好。


亲爱的莉迪亚,

人们对性工作者存在哪些误解?我猜误解应该挺多的,但有没有哪些观点是完全错误的?

谢谢!

劳拉


亲爱的劳拉,

人们对性工作者的刻板印象包括身染疾病与毒瘾,文化水平低等等,这些成见使我们成为了被孤立的群体。于是,我们当中很多人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过糟糕的童年 —— 这会加重人们对性工作者群体的偏见。我见过无数自视甚高的人翻着白眼说大多数脱衣女郎都被猥亵过,好像女性应该为自己是受害者而感到羞耻一样。就因为我们在过去所受到的不公对待会让人们感到不舒服,我们甚至连实话都不能说。

当然,也会有圣母类型的人试图拯救我们,他们总觉得我们在被剥削,但实际上并没有。在我工作的妓院,常有客人在进行一番参观后惊异于这里的整洁和温馨。他们会侧身过来,睁大眼睛悄声问:“这儿的人会允许你离开吗?” 这个问题挺侮辱人的,耐性好的时候,我会把原因解释给他们听 —— 这种问题的潜台词是我们悲惨又无知,自甘堕落到他们假想中的某种令人不耻的境地。可能他们都是的忠实观众吧。但我有一点不明白:既然他们觉得我们在经受虐待,那他们干嘛还要过来盯着我们看呢?

污名化使得我们很难向这个行业之外的人吐露心声,我们不太愿意找警察报案,找医生看病,或者向情人和心理医生表达自己的压抑感受。我们的坦白只会引来轻视与不信任,还经常让别人以为我们是拉皮条的。这是个恶性循环:正是所谓的救赎者给我们打上了耻辱的标签,导致我们与社会隔绝,反而更容易遭到恶人掠夺。,对吧?


亲爱的莉迪亚,

如果我想找一个性工作者发生关系,怎么才能知道对方不是伪装的条子?有没有标志帮我分辨?性工作者又是如何判断客户是不是警察的呢?

爱丽丝


亲爱的爱丽丝,

警察会从 Backpage、Eros、Cityvibe、Humaniplex 这些应召服务网站下手。他们会通过你的广告联系上你,让你亲口说出收钱服务的项目,然后马上要求见面,许多性工作者会回绝当天见面的要求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另外,不管你信不信,有几个州政府是颁发 “应召服务许可证” 的,但我认识好几个人有证却还是被捕了。

我建议任何有心参与此事的人遵守法律,在法律许可的情况下进行性交易 —— 尽管费用会高一些,但好歹能花钱买心安,安全又低调。我知道这笔钱不是小数目,但这个选择对性工作者和客户来说都是最安全的。

作者:莉迪亚·妃丝芙

翻译: 冀洁




没看够?看看过去几期知性女郎热线:






(更多内容,点击阅读原文回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