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郎绍君——讲述齐白石早年社交圈

抗抗堂2018-05-15 22:16:48


胡沁园前后齐白石早年社交圈

齐白石湘潭故居——杏子坞


    刚出师的阿芝,还跟着师傅做活。湘潭一带树木多,各种木器家具流行。有钱人家的婚嫁喜事,雕花的床橱妆奁是少不了的。靠着周之美的大名和他的精湛技艺“芝木匠”渐渐在百里之内出了名,主顾越来越多。

工具箱


1888年……
  1888年,阿芝26岁,经公甫和他的叔叔齐铁珊介绍,拜在湘潭著名画师萧芗陔门下。萧芗陔名传鑫,湘潭朱佃人,纸扎匠出身,能诗会画,画肖像号称湘潭第一。朱佃离百世铺百余里,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阿芝打着雨伞,穿着木屐,提着礼物,步行到朱家拜师。




萧芗陔是个热情的人,不仅把自己的拿手本领传授给他,还请另一画像名手文少可给予他指点。当时在各地流行的肖像画法有两种,一是传统的勾勒填色法,一是融合了西方素描的擦炭法或水彩法 。从留存的齐白石早年画像作品可知, 他学了 擦炭法,也学了传统工笔方法。以略见明暗的炭条或炭粉画颜面五官(有时还罩以淡墨),以勾勒填色的方法刻画服饰,这种两结合的方式,是他惯用的。那时候,照相尚不盛行,乡里有钱的人喜欢画小照,死者则画“遗容”。画像比做木匠自由轻松,挣钱也多,他想渐渐丢开斧凿,以画像谋生。  


第二年初春,
他遇到一个使他改变了生活道路的人……
 第二年初春,他遇到一个使他改变了生活道路的人——胡沁园。
胡沁园 (1847—1941)又名自倬、字汉槎,号钝叟,人称寿三爷,是湘潭竹冲韶塘有文化的士绅,雅好助人,能书画,好收藏,结交朋友甚多。一次,阿芝在离韶塘不远的赖家垅做雕花活,体息时画了几张画,被胡沁园看到,以为大可造就.收为第子,胡沁园还让他拜了自己家延聘的老夫子陈作陨为师,读书学诗。两位老师为他取名日“璜”,号“濒生”,别号“白石山人” 。

齐白石画胡沁园像(1896年)

大约30岁后……
    大约30岁后,白石在乡里有了画画的名声。靠了作画的收入,他渐渐改变了困难的家境。祖母高兴地说:“阿芝,你倒没有亏了这枝笔。从前我说过,哪见文章锅里煮?现在我看见你的画在锅里煮了!”祖母的话,使他感慨万千,就写了“甑屋”两个大字挂在家里。事隔30年,他在北京又布置过一间以“甑屋”为名的  书斋,并在斋名匾额上题了一篇«甑屋记»,记述祖母说过的锅里煮文章、煮画的两段话,然后写道:“忽忽六十一矣,犹卖画京华,画屋悬画于四壁,因名其屋为甑。其画作为热饭,以活余年,痛祖母不能同餐也。”

甑屋

拜师后……
  自拜师萧芗陔、 胡沁园后, 用画画的收入维持家庭生活的齐自石, 虽然还像木匠那样走村串户, 却迅速改变了人际关系, 进入了以当地儒士缙绅和他们的子女为核心的文化圈。



胡沁园的外甥王训

白石诗草 · 跋》中说......

   齐白石在湘潭从事艺匠活动的百余里内,与两个大家族发生了密切的联系,即胡家和黎家。黎锦熙«齐白石年谱»光绪四年事略按:“陈家城及竹冲一帶,胡姓聚族而居,大都巨富,为宋胡安国后,与黎姓通婚姻,白石少时,于两家因缘最深,”胡家,首先是胡沁园。其周围聚集了一批以亲友为主的乡村文化人。胡沁园的外甥王训在«白石诗草 · 跋》中说:


  胡沁园,风雅士也,见君(指白石——引者注)所作,喜甚,招而致之,出所藏名人手迹,日与观摩。君之画遂由是孟晋,有一日千里之势。沁园好客,雅有孔北海风。同里黎君松安、雨民,罗君真吾、醒吾,陈君茯根,及训辈,常乐从之游。花月佳辰,必为诗会……当是时,海宇升平,士喜文宴,同志诸子遂结社于龙山,时酣嬉淋漓,颠倒不厌。其一时意气之盛,可谓壮哉!


白石诗草 · 跋》

由于与胡沁园的师生关系,
他迈进了这个圈子, 
进入了诗社文宴者群,
 并从此一步步改变了生活情趣和道路 
   王训提及了黎家二人、罗家二人、陈家一人和他自己。其中,黎雨民和王训本人是胡沁园的外甥, 罗醒吾则是沁园的侄婿。 他没有提到的还有胡沁园的长子胡仙谱、侄胡立三、堂侄胡廉石、本家胡辅臣、胡石庵父子,也都成了齐白石的朋友。血缘亲族之间的关联,以及具有亲族模式的同乡、同门关联, 在中国农村总是得到更多的强调 。 齐白石一生都重视这种关联和情谊 。 诗社文宴, 作为传统士大夫文人的一种特殊的文化生活方式和联谊方式,原本是与齐白石这类民间艺人无缘的。但由于与胡沁园的师生关系,他迈进了这个圈子, 进入了诗社文宴者群, 并从此一步步改变了生活情趣和道路 。与白石相关的湘潭黎家有两支, 一支为长塘黎家, 一支为果山黎家。 长塘黎家即白石好友黎松安家 。 松安的父亲黎葆堂, 曽任四川学政、 安徽盐运使。松安是家居的秀才,他的八个儿子均有成就,号称“黎氏八骏”一一著名学者黎锦熙便是“八骏”之首。皋山黎家则是白石好友黎承礼(微荪)、)黎丹(雨民、黎戬斋(泽泰)家。薇荪之父黎培敬曾任贵州巡抚, 一家几代人都善诗书。齐白石最早学刻印,就是在黎松安和黎薇荪的影响和帮助下开始的。




黎松安八个儿子——“黎氏八骏”

1942年,黎氏八骏的父母亲60岁生日时,

黎氏八骏在北京合影,

这是黎氏八骏不多见的合影。

从左至右为:黎锦扬、黎锦光、黎锦明、黎锦炯、黎锦纾、黎锦耀、黎锦辉、黎锦熙。



“八骏”之首——黎锦熙旧照



黎戬斋(泽泰)(1898—1978)

黎薇荪之子



齐白石为黎丹的母亲作《黎夫人像》,

上有齐白石题记。

约1895年作


1894年......
   1894年,王训发起组织了龙山诗社,齐白石被推为社长。他在“自传”中说“他们推举我做社长, 我怎么敢当呢? 他们是世家子弟, 学问又比我强……我是坚辞不干。王仲言对我说:'濒生,你太固执了!我们是论齿,七人中,年纪是你最大,你不当,是谁当了好呢?我们都是熟人,社长不过应个名而已,你还客气什么? ’……我无法推辞,只得答允了。”次年,黎松安在长塘也组织了一个诗社,取名 “罗山诗社” 。龙山诗社的人也都加入进去。龙山与罗山两地相隔五十余里,大家跑来跑去,兴致极高。后来,齐白石在写给黎松安的信中曾回忆过这段往事:


   回忆二十年前,与公频相晤时,退国、云溪,多同在坐。坐必为十日饮,或造花笺,或事金石,兴之所至,则作画数十幅。日将夕,与二三子游于杉溪之上,仰观罗山苍翠,幽鸟归巢;俯瞰溪水澄清,见蟛蜞横行自若。少焉,月出于竹屿之外,归调芬楼促坐清谈。 璜不工于诗,颇能道诗中三味。有时公弄笛子,璜亦姑要和之,月已西斜, 尚不欲眠°当时,人窃笑其狂怪, 璜不以为意焉!
     璜本恨不读书,以友兼师事公。恒闻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又闻圣人云:“朝闻道,夕死可矣。”窃以为物各有俦,得与有道君子游,安知其不造君子之域,故尝以得从公友为自幸焉。


《龙山七子图》为齐白石于1894年所作

1897年……
“得与有道君子游,安知其不造君子之域”——对白石来说,这与游的“有道君子,即以胡、黎两家为中心的师友, 他们正是湘潭民间社会文化圈里的精英人物.所谓“造君子之域”,就是进人士夫文人之林,或具有他们那样的学问、修养与情志,自进入这个圈子, 齐白石开始学习何绍基的书法和钟鼎篆隶,继而学习篆刻,最初的老师,便是诗社内外的朋友王训、黎松安、黎薇荪、黎铁安等。约35岁(1897年)时,自石到湘潭县城为人画像,又认识了两个朋友:郭人漳(字葆生,一字葆荪,号憨庵, ? -1922年)和夏寿田(字午诒, 号天畸, ? —1935年)·郭是清代著名将领郭松林之子,湘潭人;夏是桂阳名士,晚清翰林。他们后来对齐白石出门远游及定居北京帮助很大。 37岁即1899年, 齐白石由张登寿(仲阳)引见拜在王闿运门下,从而使他的交游圈得到了一次决定性的扩大。王闿运(1832-1916),字壬秋,号湘绮,湘潭人,威丰举人,曾入肃顺家教读,参曾国藩幕,后主讲尊经书院,主办南昌高等学堂,出任翰林院检讨,民国后一度出任国史馆馆长。近代著名经学家、诗人,多著述, 门生遍天下,且多知名者。王作为一代名儒和德高望重的诗人,对齐白石这个木匠出身的弟子并无多少具体的指导,但他纳其入门这件事本身,却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白石远游和立足北京, 都得到了王氏同门的关照与支持 。


郭人漳(字葆生,一字葆荪,号憨庵, ? -1922年)

郭松林之子


王闿运画像(1833—1916)


1900年……
   1900年, 38岁的齐自石已有两儿两女, 三代同堂的星塘老屋有些拥挤了。恰好有个江西盐商请他画南岳全景,共6尺12条,意外地得到了320两银子。他拿这钱租典了高白石铺不远的梅公祠。在梅花正开的雪天,与妻子儿女搬入新居。附近多梅树,他就把梅公祠称作“百梅书屋”,还新盖了一间书房,取名“借山吟馆”。房前屋后,种了几株芭蕉,秋风夜雨,助添诗思。他曾有诗纪其事:

最关情是移旧家,屋角寒风香径斜。
二十里中三尺雪,余霞双屐到莲花。



    廿年不到莲花洞,草木余情有梦通。晨露替人垂泪别,百梅祠外木芙蓉。百梅祠离星斗塘不远, 白石夫妻经常回家去看望父母, 一路水塘荷花 。他也有诗咏赞道:“五里新荷田上路,百梅祠到香花村。”对自己的新生活,他感到很满足 。






郎绍君先生




《盛气青年 · 2016》正在编辑制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