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萍 姐

妖娆记2018-04-15 22:15:09

▲ 点击关注,原地涅槃


萍 姐
文︱曼爷

生活中最真实的勇敢

是你经历了生活的磨砺

却依然热爱生活



一 


四年过去了,唐芊悦还是不敢看萍姐的胸。萍姐在家里换衣服,她撞到了也是低着头躲开。


好几次,萍姐想找她帮忙搓背,隔着卫生间的门喊了名字,也都没张口。萍姐知道她害怕。

 
萍姐自己也害怕。很长一段时间,她洗完澡不敢照镜子,睡觉一定穿衣服。
 
萍姐常说胸口冷。
 

是的,萍姐曾是一个乳癌患者,唐芊悦是她唯一的女儿。再过一年,萍姐就能平稳度过复发高发期。


 

二 


唐芊悦不是不想看,是不敢看,怕一眼过去,眼泪就再也忍不住。唯一一次哭,是刚知道萍姐得乳癌。
 
萍姐住院前一天,还一直瞒着她。她觉得不对,自己跑到医院问。医生眼皮都没抬一下:“乳癌,三天后安排手术。”
 
唐芊悦去之前心里有准备,眼泪却还是猝不及防的流下来。她不停的给萍姐电话,确认萍姐的位置,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她的身边,大声对她喊:为什么不告诉我!
 


 


唐芊悦从来没想过萍姐会得病。在此之前,唐芊悦一直觉得她是无坚不摧的斗士。
 

年轻时,萍姐是很牛逼的吊车司机,装吊技术好,人也长得漂亮,年年都是三八红旗手,业务标兵。做家务也是一把好手,煮饭洗衣,打扫整理,样样在行,就连织毛衣每次也能弄出新花样,邻居七姑八婶纷纷来效仿。


对老唐,她老公,吵架拌嘴的时候萍姐从不甘下风。至于对唐芊悦,更不用说 ,从来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很小唐芊悦就知道萍姐说一不二,她的要求必须做到。

 
可是,萍姐就这么病了,还是女人最不愿意得的乳癌。站在萍姐的面前,唐芊悦第一次觉得她老了,或者是因为生病。头上的白发多了很多,就连说话的语气都降了调,
 

萍姐看着满脸都是泪的唐芊悦,努力的想要安慰:“没事,医生说早期,摘除了就好了”。唐芊悦过了很久跟萍姐说那句话一点没有力度,因为萍姐自己的眼圈明明红了,声音也颤微微的。




三天后萍姐手术。进手术室前,萍姐还一本正经的跟唐芊悦说了家里各种银行卡的存藏地点和密码。唐芊悦一边嘟囔萍姐神经病,一边跟萍姐一起揪心害怕。
 
手术很顺利。回到病房,萍姐努力跟唐芊悦挤了个微笑。医嘱说24小时静卧,8小时不进水。晚上,躺在萍姐身边,听着床头监护器滴滴的响声,唐芊悦捂着嘴哭。萍姐的床吱的响了一下,唐芊悦起身,萍姐却让她继续躺,唐芊悦知道她痛,却又舍不得自己担心。
 
萍姐出院,护士拆纱布,萍姐呆呆的楞了好久。唐芊悦站在萍姐身后,看到了萍姐后背微微的起伏。



五 


手术后半年,萍姐渐渐恢复了元气。唐芊悦发现她整个人都变了。
 
原来,那么争强好胜的一个人,一下就温软了下来,也爱笑了。不再跟老姐妹们比高下,嘻嘻哈哈的夸人家烧的菜比自己好,花种的比自己丰盛,皮肤保养的比自己年轻。对老唐也不再挑剔,偶尔老唐犯个错,怯生生地望向萍姐,等待暴风雨的时候,萍姐却若无其事的去忙别的。
 
萍姐变的很大方,过去常常舍不得买这买那,如今只要在自己承受范围内就统统拿下。也不再会为丢了个东西,碎了个瓶子,自责郁闷。
 
唐芊悦打趣说萍姐重生。萍姐却认真的跟身边的老姐妹、小朋友们讲:人啊,凡事都要想开,很多事情不要勉强。少生气,少计较,少抱怨。对自己好点,对身边人好点,就能吃啥啥香,躺下就睡。没什么比自己疼自己更实在。
 
四年过去了,唐芊悦还是不敢看萍姐的胸,好在萍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