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亲情美文:与父母肌肤之亲(作者:李修运)

邳州文化2018-04-15 06:50:28


 看着许多年轻父母,把孩子捧在掌上,就想:我幼时,年轻的母亲也时常抱我在怀,亲我,抚摸我?近来与母亲拉家常,她听后笑了,说,“肯定抱过也亲过,可是那时真叫穷忙啊,上工之前做饭、喂猪、喂鸡,下工了忙着做饭,大的哭小的喊,饭还没吃,队长的哨子就又吹响了,哪有时间抱你呀!况且,你弟弟、妹妹像一串葡萄,一个个紧跟着来到世上;谁迭得过空来呀(方言:抽出时间)?

我唯唯。

我们这代人的父母生长的环境,必然会对人的身心带来危害,这与他们现在的得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我们整天喊口号说:“为人父母者不学医为不孝”,“子欲养而亲不待也”,那孝敬父母应该从哪入手?

  我们的父母缺什么?缺乏被关爱。建国60多年,各方面都飞跃发展,凝聚的是几代人的心血。我们的父母就是被革命的热情鼓舞着,无偿地奉献,他们的身体都是出过大力的,身子骨都亏了,到了晚年,就落下了一身的病。所以如果现在想孝敬父母,就要给他们关爱。对于这种关爱,不只是买房子或给些钱----没用,他们需要那种实质性的关爱,他们需要“肌肤之亲”。

   我们的父母缺乏这种“被拥抱”,建议我们多去拥抱父母。我从小调皮捣蛋,挨打长大的,但血亲怎么打也不散,我爸跟我也算有了肌肤之亲。

  

父亲走后,母亲一个人过。秋天的一个早晨,我和妻子带她去逛逛新建的桃花岛公园。公园距家较远,挤上公交车,已经没有座位了。这时,一个初中女学生主动给母亲让了位。母亲硬拉着我和她一起坐。我身大臀沉,挤得母亲没法再坐,只好双手把她围揽在我的腿上。乘客们投来目光都是亲切和温馨的。母亲很轻,她搭手在我胸前,满手背老人斑,圆圆的,如初秋落满一地的榆钱。车摇晃着,我们娘俩贴得很紧。我有些鼻酸,这个生我养我的人,我只抱过她这一回。

父亲抱过我吗?不曾记得,只知道他打过我。1960年代,生活困难,讲究出身,一切以阶级斗争为纲。多子、饥荒、人祸已经把他折磨得像一个“暴跳神”,哪有功夫抱他的儿子和女儿?在外受了委屈,回家对我劈头盖顶就是几个耳光。竹竿、柳木棍、木锨等,他顺手摸起便朝我袭来。我后脑勺有一个秃疤,就是他帮我“印”上的。生产队长的儿子拿起我的帽子当“夜壶”,我揍了他。父亲知道了,就“修理”了我。我和父亲的“肌肤之亲”隔着木棍等物件。

那时我恨父亲,恨他不能直腰做人,恨他七尺汉子不能满足一家人的口体之奉。长大后,慢慢地换位思考,知道富农出身的父亲,能让我们全家无冻馁之患,已经实属不易。

晚年生病的父亲,躺在床上,那么小。母亲说老头子“缩筋”了。我每天抱他起来大小解。起初他害羞,后来他虚弱地支不起身子来,只能由着我抱。这个年轻时性格暴躁、力拔山兮的男人,这个曾经打过我多次男人,抱起来感觉像一段枯木。我开玩笑地找来个顺手点的柳木棍递到他手里,他无力地握着,几滴浑浊的老泪积聚在眼窝,流不下来。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你以为明天一定可以继续做的,有许多人你以为一定可以再见面的。但是,就会有那么一天,在你的放手,一转身的刹那,有些事情就完全改变了。太阳落下去,而在她重新升起之前,有些人就从此和你咫尺天涯。

如果发现老一辈人缺乏肌肤之亲,就要慢慢地去融化他、改变他。慢慢地,你会发现不仅与父母的关系融洽很多,他们的精神状态会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