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Better U

悦已2018-04-15 06:21:37


 

 

在我较年轻的时候,中意过一个人,并且学习别人的勇敢大声说了出来,只是人生百态、造化弄人,终究以闹剧收场。可是这一出本无心和没有台词的话剧后来却在我长长的人生里留下烙印,我反思过这一种命运,并非无能为力,关切的是你从一开始的抉择,人生最怕的是那个错了的人你真心待了,而对的那个却在沉默里错过了、伤害了、遗忘了。

 

女人永远都不会在迷糊的爱情里去权衡真假,只要她愿意的,总是值当的。有一天清晨,我无心睡眠,随手翻开多久前一直未完了的《月亮与六便是》,第41章第4页,滑稽的施特略夫在博朗什(他钟爱的妻子,因为爱上男主斯特里克兰德,后因其性格怪异争吵服药自杀的)去世后要准备回他的老家,放弃多年的艺术梦想,继续他的木匠传承,其实这在我看来是非常搞笑和滑稽的。这个善良到变态的矮胖子在作者笔下有多么崇高、隐忍、退让、敦厚、善良,但他并不值得同情,正因为他的懦弱、愚蠢的善良、丝毫没有男子气才真正把他的挚爱逼上绝路。这叫自作自受,从他妻子三番五次恳求他不要带那个男人回家、因为她怕、她畏惧,可是施特略夫没有,他固执己见的引狼入室,后来妻子爱上他,并合伙把自己赶出家门,直至他们吵架博朗什服毒自杀,至死都不愿见他。这一切都是自己造就的,不怨尤天人。

 

如果需要提供一杯牛奶、一张温暖床、一个重新创造的希望,包括冷漠的作者在内,善良的旁人都愿意伸出双手。可是当从没有要求、从不去理取闹的妻子央求不要带一个诡异而心生害怕的男人回自己家,他怎样都应想到其后果,可怜的博朗什就这样一步步沦落至天性的欲望里,然后至死。于是我唏嘘在恋爱中的女人是有多温柔、多隐忍到不爱的时候就有多残忍、多决绝,并不是善变,而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芒刺,能温柔至骨就能放任死亡,我害怕女人的这种坚忍。

 

有时候人常常因无事可干或者松下戒备时会放任自由,其实当身体或者灵魂总有一个在路上的时候,人生没那么多苟且,也没有人来人往。你或者放大你的灵魂,或者折磨你的身体,出去走走,路上有人协同,直至遇见更好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