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原创】一名老军人的故事(七)---战友相逢在唐山

部队大院子弟2018-06-21 00:07:41


 一名老军人的故事(七)

       ——战友相逢在唐山

        作者:何宝延

   

甘甜美酒抒情怀,战友情深意绵延。七十余载暮年聚,青丝白发一挥间。是啊,战友情!就像一壶陈年的老酒,年久香甜俞更浓。今虽天涯海角天各一方,但割不断的彼此牵挂和关怀。只缘曾经杀场“生死恋”,手足亲情“老虎连”。

当您阅览于此直觉不过是时隔“七十年”后战友相会,感觉是杀场的“生死恋”与“老虎连”。是的,您可知道不寻常的“七十年”,这杀场的“生死恋”与“老虎连”曾经发生过什么吗?好吧,我们就从您的直觉说起,再来谈谈您的感觉。

    2014年5月31日父亲何久明与战友李广贵伯伯相聚在唐山,宝坻距唐山直线距离百余公里,就是这百余公里却阻断了战友七十年的相知相见。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家里的一条军用打包带和一床军绿被子,那是我和家人“打起仗来”一气之下打起行装去朝鲜的游戏道具,因此记下父亲何久明是扛过枪渡过江去过朝鲜的经历,儿年的我上山下乡考学参加工作在异地生活这样和父亲相聚了解就更甚少了。直到父亲离休生活不能自理来我家照顾时,时隔七十年,年迈八旬的父亲朝思暮想杀场的“生死恋”与“老虎连”,看着父亲的手记,听着父亲的讲述,我也随之加深了对父亲的感知和认识。

父亲钢的性格、揉的理性、军人的正气!六十年代曾和连长陈学良、指导员田广文到过辽沈战役锦州白老虎屯战斗遗址祭扫牺牲的战友,之后又三次到白老虎屯战斗遗址及六十分战斗遗址为牺牲的战友祭扫,七十年代到过部队。这些都是我后来知道的,那时出家门到外地交通是多么的不方便啊。老人家从不渲染自己,一生平凡做人,正是因为这样,儿女们忽视了对父亲的重视,直到老来古稀无可奈何花落去时,才恳求儿女啊!我们做儿女的才尽心的了解父亲的军旅生涯,真是有愧于英雄的父亲啊。宝坻唐山近在咫尺却似隔山隔水,七十年缠绵流水故里他乡,儿女们真是启齿难开啊!

一片怀念的战友的心情油然而生:战友,你在何方?可都安好?真希望能再一次相见,再一次重逢,再一次相聚。

彼此的心情激发了我的情怀和信心,努力借助网络为父亲寻亲问友。这里还要感谢原白老虎连连长任国民兄弟的红尘牵线啊。



驱车上午来到了唐山,迎接我们的是李广贵伯伯的女儿李建新,见她站在小区门口手持电话正在接听我的通话了,这声情的举动被我抓个正着,简单的对话车子便进了小区,那栋楼道门口一位老人正坐在轮椅车上朝着我们来的方向不停地打量。故里聚诸君,久别泪水瀛。相逢在眼前,共叙军旅情。

喊一声老战友,胸膛里激荡着火热的暖流;叫一声老战友,脑海里涌现一幕幕生死相伴难忘的镜头。 老战友均饱尝了岁月的枪林弹雨冷暖风霜,步入了老年,事业有成,子孙满堂感受了人生,但也享受了生活的酸甜苦辣。战友情,生死情,知心的话终于飞出了心窝窝,今天的相聚终于实现了。

李广贵伯伯和父亲何久明同在136师407团一营一连,在辽沈战役外围战白老虎屯战斗中殊死拼搏,连队授予死打硬拼和白老虎连的旗帜,授命37勇士的光荣称号,李伯伯曾立大功奖章,捐赠辽沈战役纪念馆,父亲两次立功情况。老战友从辽沈、平津、南下剿匪到抗美援朝再到后来的战友相逢,无话不说无事不谈,聊得开心聊的舒畅。聊到家事,李伯伯性格开朗,早年转业到唐山,任唐山市市长李一夫警卫员,再后调到物资局工作。老伴已去世儿孙满堂自患病戴着胃管,保姆精心的照料。




不尽其言,话别何时。大家午餐团聚,友情伴酒香,敬祝老战友寿比南山不老松,同祝晚辈枝繁叶茂万事兴。用相机记录下了这美好的瞬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莫不是一丝愁绪在眉间。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老战友相见的面容依然浮现在我的眼前,亲切的话语依然绕在我的耳边。 

 《部队大院子弟》微信公众平台微信号及二维码:

   PLA46136


投稿邮箱:78458004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