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不怕热不怕累,就怕蚊虫来"轰炸”;天当房地当床,乐观精神战洪魔----记者赛湖大堤体验防汛人员的辛苦和劳累,责任和忠诚

驻地2018-03-12 08:05:13

点击上方“驻地”可以免费订阅哦!

每次的巡查情况都要仔细登记在册

   在1998年的特大洪灾中,九江赛湖大堤曾经发生过溃口,淹没了瑞昌市区铁路桥以东的大片城区,因此可以说,赛湖大堤是瑞昌城区的生命线。入汛以来,瑞昌市从65个单位抽调700多名干部,24小时蹲在大堤上,日夜守护着这条生命线的安全。

    在大堤上防汛值守,尤其是在晚上彻夜值班巡堤,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8日晚上,本报记者来到赛湖大堤,彻夜不眠,当了一回巡堤人,体验了一把一线防汛人员的辛苦和劳累,责任和忠诚。

记者 曹诚平 文/图

大堤上的长明灯让人心里感到踏实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严防死守查险情

  8日20时许,记者来到赛湖大堤,整个大堤上,每隔二三十米,就亮着一盏电灯,四周一片漆黑,唯有大堤上一长溜灯光闪耀,一眼望不到头,在这漫漫长夜里,让人心里感到一份踏实。借着灯光,可以看到堤内的河水已经快到脚底。“赛湖大堤是土坝,堤内护坡上又没有铺设防浪砖,水位这么高,防汛形势十分严峻!”一名防汛值班人员说。

  每隔一两百米,就搭有一个简单的防汛棚,每个防汛棚内,都确保有人员、有物资、有预案、有制度,有记录,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确保每隔一个小时,就要巡一次堤,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并把巡堤情况,详细记录在册。发现异常情况的,要第一时间上报,及时处置。

  21时,记者来到瑞昌市委宣传部和统战部的防汛值班棚,正好巡堤时间到了,于是记者也一手拿着电筒,一手拿着棍子,跟着他们,一起巡堤。首先巡查的是内堤,记者用电筒仔细“扫描”水面,尤其是靠近堤坝的水面,仔细察看水面上有没有漩涡、冒泡,如果有漩涡、冒泡,就说明此处可能出现了渗漏,必须第一时间报告。

  巡完内堤,再巡外堤。记者用棍子拨开杂草,一方面是为了查看得更加真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有蛇突然蹿出伤人。外堤主要是察看地面上是不是有水渗出,哪怕是有一小洼水,也要查看清楚是不是从堤内渗出的,如果是,就要及时处置。“千里长堤,溃于蚁穴,马虎不得啊!”巡查人员说。

  内堤外堤一遍巡查下来,往返两三百米,花了约半个小时,虽是晚上,但还是汗流浃背,上衣湿透,一脚泥水。还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情况,但依然要把巡查情况——时间、地点、人员等等仔细记录在册。

防汛值班人员在巡堤
不怕热不怕累 就怕蚊虫来“轰炸”

  虽然已是晚上十点多,但大堤上面,依然暑热难耐,微风吹过水面,带来的不是清凉,而是混杂着腥臭和溽热的味道,令人心烦气躁。运输防汛物资的车辆驶过,扬起一股“沙尘暴”,扑面而来,令人窒息。即使是坐在防汛棚里不动,也能感觉到背上的汗水不断地滴到腰间。

  热和累还可以忍受,最难忍受的,是蚊虫铺天盖地的“轰炸”。水草边滋长出来的蚊子,又黑又大,性情凶猛,成群结队,轮番“轰炸”,随手一拍,就能拍死十几只,满手是血。不一会儿,脸上、手上就全是红包,即使穿着长裤,蚊子也能隔着衣服狠狠地扎上一针,疼得直跳脚。为了驱蚊虫,防汛人员带来了许多风油精、万金油、花露水,但这些平时十分管用的“驱蚊神器”,到了大堤上面,统统失效,即使把风油精、万金油、花露水抹遍全身,蚊虫也没见少,反倒是把自己辣得眼睛红肿,泪水直流。抵挡不住蚊虫的猛烈“轰炸”,只好站起来,不断走动,伸伸胳膊,踢踢腿,扭扭腰,倒是比“驱蚊神器”管用,蚊虫进攻稍微好了一些。

赛湖大堤内树木淹在水中
天当房地当床,乐观精神战洪魔

  按照防汛值班规定,每隔一个小时,记者就和防汛值班人员一起在责任堤段巡查一遍。几遍下来,已是凌晨两点多,暑热虽然稍微消退了一些,但人仍感到很不舒服。站在大堤上面,虽是深夜,但依然灯光闪耀、人来人往,车辆穿梭,一片紧张忙碌景象。

  走在大堤上面,仰面望天空,天空中竟然有在城区里难得一见的星星;俯首向大地,听取蛙声一片,在这漫漫长夜中,这美妙的歌唱倒也让人沉醉。

     “防汛形势还很严峻,在大堤上天当房地当床的日子,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结束,但是不管怎么样,关键时刻,作为党员干部,冲锋陷阵在第一线,是义不容辞的。苦是苦了些,累是累了些,但反过来想一想,能在这大堤上看看星星,听听蛙声,又何尝不是一种乐趣呢?只要有了这种乐观精神,再大的洪水,也是能够战胜的!”望着远处霓虹闪烁的城市,一名防汛值班人员充满诗意地说。

      凌晨四点多,天边露出了鱼肚白,一个不眠之夜过去了。再一次巡完堤后,带着一身的疲倦,记者离开大堤,返回家中。而他们,明天,巡堤仍将继续......


你所喜欢的,就是我们关注的
长按二维码,就可免费订阅
微信号:jxxxrbjz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