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红包骚扰 A小姐

静静写字2018-05-15 16:44:49

↑ 点击上方“静静写字”关注我们









红包骚扰

A小姐

 

A小姐买了新手机后意外发现,手机是自带红包助手的。于是,无论任何群里有红包,她都能够听见。这可是个宝贝,而且她预感这是赚钱的另一条生路,几乎不费任何力气,手到擒来。

以后,她吃饭的时候有红包,上厕所的时候也有红包,甚至于跟老公亲热时也会把手机放在枕边,一旦有红包出现,立马小手一戳,多多少少总不空手。

有一次老公兴致刚来,一声“红包来了”让小兄弟立即偃旗息鼓。老公气愤,将手机拿开,扔在地上。恰在这时,一声“红包来了”让A小姐立即一跃而下床,准确无误戳到“开”字,呀,250!耶!耶!耶!

时间长了,A小姐的卡里,小金库越来越多了,尤其是逢年过节,简直没有吃饭的闲暇,就不用说做饭、收拾房间、看管孩子了。“红包来了”就像皇帝的圣旨,谁也奈何不了。无论哪个时间,只要一声令下,A小姐都能在三秒之内准确无误地到达。因为据A小姐观察与测算,红包最长的时间约八秒抢完,有的三秒内就没了。因此,A小姐已经练就了一身本领,锻炼了她的神经和身手。路上的一分钱懒得下腰,可是红包里的一分钱都让她喜不自胜,反正都是抢来的,不要白不要不是?

如果这样下去,真担心她会着魔。没办法,老公对她说,朋友的父亲去世,两人一块去吊唁。有个条件,手机要关。否则,那里哭声一片,这里“红包来了”。你就钻到地底下去吧!

A小姐说,夫君放心,小女子把声音调低便是。到了朋友家里,A小姐看见丧事上死者的儿媳戴着孝帽子,全身缟素,美艳动人。这时,A小姐的手机突然喊:“红包来了”。只见那位全身缟素的女人像触了电般拿出手机。手机上却没有那鲜艳的一片红。她愤怒地抬头,却见A小姐正戳在手机上。她重新低下头,嘴里嘟嘟囔囔好像说了什么。A小姐才不管,刚才一开红包,她得了整整一百分,奥耶!

美女的嘟囔引来男人的侧目。A小姐吐了一下舌头。只听见男人好像小声在问:“多少?”女人又剜了男人一眼,眼神朝向A小姐。A小姐的老公脸上挂不住,使劲捏了一下老婆的胳膊。A小姐一不小心叫出了声,全场的人都注目A小姐。此时,她真想找个洞钻进去。而恰在这时,“红包来了”像一声尖利的呼哨,将场上所有的人逗笑。这叫什么丧事,简直就是红事,红包的事。谁说死后必须要哭声一片?看吹鼓手休息的间隙也会拿出手机玩一会儿,还有一大堆孝子贤孙,时不时掏出手机来,或者装作皱着眉头有急事的样子,看一眼又放回口袋里去。眼下似乎只有钻进小房子里的老人不要抢红包,刷朋友圈了。

A小姐回去后,直接删除了红包助手,然后附在老公的耳边说:“亲爱的,明天情人节了,给我提前发个红包!我只要你的红包,我也要买个LV”

男人说:“我帮你再把助手下载了,你还是自己去闯荡江湖,赚钱去吧!”

A小姐重新安上红包助手,像是见到了久违的朋友。她亲了亲手机说:“让红包来得更猛烈一些吧!让红包继续骚扰我吧!”在浮躁的世界做着浮躁的事情,甚妥!


有关作者






  她,在平平常常的生活里,写着清清浅浅的文字;在不大不小的空间里,经营或甜或涩半亩方田。

  张红静,山东肥城人,中国闪小说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家学会会员。代表作品有散文《寄居地》《我的杨树》《行走的麦子》;短篇小说《一千个李煜》《我的杜鲁门》;闪小说及小小说二百多篇。作品见于《读者》《意林》《文苑》《视野》《天池小小说》《金山》《小小说选刊》《小小说月刊》《喜剧世界》《微型小说月报》《散文选刊》《金陵晚报》《威海日报》《江苏工人报》等。
  有纸刊转载请联系她。qq 982017508 微信 fcwyzhj123-123
电话159660237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