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原创】芜婆婆(三)

lesradio2018-07-03 09:13:40



     
“滴嗒、滴嗒”山洞里有水滴在石头上,深处有一个老婆婆躺在稻草铺的睡榻上,这样餐风露宿的日子过了多久?她自己也不记得了,大概有五十年了吧!深夜,她做了个梦,梦见她的白音回来了,就像儿时那样,后来出现了一柄剑,从白音身体中中穿过……啊——她从梦魇中惊醒,望着小小的洞口发出的微微光亮,还好天亮了,不然她也不知该如何度过就漫漫长夜,几十年了,她没睡过一场好觉。

        她习惯地摸摸身边的葫芦,这是用来盛寿命的葫芦,当年她离开小村子千里迢迢跑到沧溟海求西州君求来个葫芦,当时西州君说的话犹在耳边:“常人只需九百九十九年即可,不过白音是天地之灵,我亦不知要收集到多少寿命方可挽回,总归是逆天而为,谈何容易!此去路途漫漫,很可能永无终点,你好自为之。”

       她的手只摸到冰冷的石头,却不见了那个她日夜相伴的葫芦,“葫芦呢!我的葫芦呢?!”她发了狂一样在山洞里摸索,可是这个狭窄的地方的每一寸石头她都摸了个遍就是没找到。她取出紫雪杖想看看在她睡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竟然连紫雪都不翼而飞了,她焦急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流出眼眶:“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

     她冲出山洞,望着雾茫茫的森林,白惨惨的天,只觉得一阵眩晕:“我没有下一个五十年了啊……我没有时间了……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五十年的报应还不够吗?” 她的哭喊声在寂静的林子里回荡但是同样无济于事,她几近晕厥。


   
“老婆婆,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什么?迷路了吗?”一个穿着粗布衣裳,长发如瀑布一样散下的女子出现在她面前。

      老人抬起头看着她,赫然看到她手里的紫雪杖,腾地一下掐住她的脖子:“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到底要干什么?”她眼里布满血丝,显是愤怒到失去理智。

      那个女孩也举手反击但是显然力度要弱得多:“婆婆,你干什么呀?!”

毕竟是老了,她一下就被推开了,跌坐在地上,这几十年她全靠紫雪杖的力量才得以保全自己,没了这些东西她就只是一个羸弱的老人家。

     “你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

       那女子愣了一下,再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你是说这个黑乎乎的棒槌?顶上珠子倒是挺好看的”

     “你才是棒槌!这是我的东西,还我!”那婆婆看她并不像恶人,冷静了下来,听她把白音的紫雪杖叫做“棒槌”忍不住破口大骂。

    “既然是你的,那就还给你,师父说过,不是自己和东西不能拿,而且这东西不是我偷的,是它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老人家你可别误会了“

     老婆婆心里暗骂:“无缘无故怎会跑到你那里去,你又不是白音!“  她接过紫雪杖,忽而向那女子攻击过去,喝问道:“我的葫芦呢?交出来!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你这老婆婆怎么如此蛮不讲理?我说了我没拿,一会儿怪我偷你要有棒槌,一会诬我窃你葫芦!”她急忙躲闪,不禁恼怒。

    “看我怎么收拾你!”老婆婆口中念念有词,想要用灵力来对付她。可是不知怎么的,无论如何施法都毫无反应。“怎么回事?”她暗自吃惊,即使是继承来的力量也不至于虚弱到这个地步呀!

      她不肯罢休一棍子打了过去,那女孩向旁边闪避但是还是打中了手臂,但是打中的却是空气,老婆婆愣住了:“你……没有左手?”


   
女孩不想搭理她,也不回话,径直往回走:“我告诉你,夜里有不少猛兽出没,你若是想活命就跟我走”

    “你叫什么名字?”老婆婆看着她的左手空空的袖管,忍不住问她。

    “青桅”

   “你这只手是怎么没了的?你什么时候出生的?出生的时候有没有发生什么怪事?你……”

     “老婆婆,你问这么多做什么?我生来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生的,没人知道我出生的时候是什么样子,自然也不知道有什么怪事”

     “不要叫我婆婆,你,叫我芜桑”她摸着自己脸上的皱纹再看看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但是还是不想承认自己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

        她会是白音吗?

     “嗯……芜桑婆婆”青桅背着手,边看树上的木牌,木牌上画着很多灵符。

     “不要叫我婆婆!”天下人都可以这样称呼,却唯独青桅这样叫她她生气了。

      “好嘛,不叫就不叫”青桅撇着嘴,心里好笑:“怎么一把年纪了还这样小气?”

     “这些是什么?”芜桑问她。

     “我师父用来保护我我符咒”

     “你师父……”

      “到了!”青桅打断她说道。眼前出现了两个并排的小木屋,屋后是一大片的桃花树,此时正值春季,桃花开得正盛,美不胜收。

     “我师父在那儿”青桅指了一下桃林,芜桑望过去看到一座坟茔。

        青桅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师父三年前去世了,她让我把她葬在这里,说这样可以一直守护我,从生到死,她想和我一直在一起”

       这句话,好像自己曾经也对白音说过,可是….芜桑不禁惨笑。

       入夜,芜桑躺在她身边,睁着眼无法入睡,看着身边酣睡的少女,一切都似曾相识又恍如隔世。

      “砰!砰!砰“这是剑与剑碰撞的声音,她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青桅却被吵醒了,她起来开门,随后是她惊喜的声音:“山柰!你回来了?”

      “青桅,你在那别动,不能伤到你,我很快就能解决了它” 明明场面听起来那么混乱,门外传来的却是一个极其冷静的声音。

         芜桑也站到门口,只见门外是一个戴着斗笠,一袭深青短打的女子在与一只野兽搏斗。 身形飘逸,看来功力不浅。

         青桅眼里闪烁着欣喜的光芒,爱慕全都挂在脸上,嘴里喃喃道:“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了好久…”

         芜桑看着她,心忽地疼了。不知怎么了,她也冲上前去,名义上是想助她一臂之力,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侠义心肠,可是这样做为了什么呢?她一时也说不上来。

         她莽撞地冲过去,让那女子一时犯难,不知她到底是敌是友,芜桑手里握着紫雪杖,默念咒语,仍然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而她竟然忘了这一茬。她往这一站,让那女子有所顾忌,野兽趁机攻击,在她手上挠出一道道血痕。

      “你到底要做什么?“青桅也冲过来,对着芜桑大喊,那女子急忙挡在她前面,眼神从凌厉变为温柔:“笨蛋!不相信我的能力吗?”说罢将她轻轻推向一边,芜桑在这个空当想趁机攻击那野兽,却忘了自己已是年过古稀的老人,手里的紫雪杖被击落向青桅飞去,惊呼一声,但是她们担心的场面却没发生,只见紫雪杖竟稳稳落入青桅的手中,三个人面面相觑,不明就里。突然那猛兽从那女子背后袭来,青桅着急没有多虑就顺手将木杖挥过去,碰到它的一瞬间,它就灰飞烟灭了。


    “桅,你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吓到?”那女子柔声问她。

     “没事!你回来了我还能有什么事?”青桅扑到她怀里,喜形于色。

     “没事就好。”她摸着她的长发说道,忽然换了一个语气,转而对芜桑冷冷地说:“那么,你又是谁?刚才若不是你妨碍我,又怎会让它有机可乘?还好青桅没事”

     “我……”芜桑呆的原地,刚才那一幕别人不明白,但是她明白,紫雪杖是认主人的,这到底是巧合还是白音回来了?她看着眼前这对恋人,心里五味杂陈,自己在这里就是个外人,没有任何说话的立场。

        原来那人是青桅的师姐,名为山柰,外出游历三年有余,现在才回来。青桅向山柰交代了遇见芜桑的经过,两人正高兴也不想计较。经过这一阵激斗,天已经微亮,索性不睡了,反正她们也毫无睡意。山柰摸着青桅的头说:“你头发又长了,真好看”

      “没有你,也没有师父,我自己都没办法梳洗,整天这样散漫,怪邋遢的”

      “那你现在有我了,来,我给你梳头”山柰拉着她的手进到屋里,与夜里那个勇猛搏斗的她如同两人。她掏出一支精致的木梳:“喜欢这个吗?”

    “喜欢”青桅羞涩地点点头。

    “喜欢这个吗?”山柰又掏出一块手帐,绣的是桃花。

    “喜欢”她又点点头。

    “那喜欢我吗?”

      青桅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低着头,脸红到了耳根,轻声说:“喜欢”

       芜桑看着她们幸福的模样,想起了许多往事。她独自来到院子里坐着,考虑着何去何从。

     “好啊你,还是找到了她”一个声音从桃花林里传来,好熟悉。芜桑循声望去,一时间浑身颤抖,来人竟是花梨。



   

这里有着最新最炫的音乐,这里有着最真最美的祝福,这里有最暖心的LES情感故事分享,这里有最给力的LES生活指南,这里是我们心与心沟通的桥梁,这里展现了真情至上的风采!快来加入我们公会,点播一首淋漓尽致体现自己情感的歌曲,分享你的心情和故事,把所有的好心情、坏心情都交给音符,我们将它散入天空,把快乐分享给所有人,让悲伤暗自消失。every body一起来,哟哟~切克闹~

拉拉风向标中国LES广播电台 ,长期招聘:主播、导播、接待、字幕、美工、文编、招聘、音频制作运营推广、视频制作,我们可以无限培养,只要你有兴趣,只要你喜欢风向标,加入后期部新人qq群70078307 进行咨询。等待你们的加入。


如何找到我们?

les公益公众微信号:lesradio

微博:中国les广播电台

APP:拉风志  甜甜圈

荔枝FM:中国les广播电台 (ID:13157)

爱听FM/喜马拉雅电台:拉拉风向标

百度贴吧:拉拉风向标

壮士!记得来我们的应聘QQ群哦!70078307

--------- YY娱乐直播公会:106166 ---------



按伦家一下啦~~














喜欢请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