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旧上海的腥风血雨变成传奇,新世纪的罗曼蒂克正拔地而起

后窗2018-05-15 10:49:10



 



(一张图带你搞定人物关系)


 

裱姐在附近人烟稀少的影院看完了这部《罗曼蒂克消亡史》,坐我后面的两个姑娘一共笑了三次,其余再无他人。作为同胞想来谈谈影片中几个美到没道理、结局又好悲惨的女性角色,演技算是都在线的,谁更突出也见仁见智,反正看完之后觉得浑身冒着寒意,但是又不自觉想沉浸在这种气氛中。



交际花小六(章子怡饰)


在前往苏州的路途中,稻田里日本人的车驶过,也许是激发了潜藏在渡部(浅野忠信饰)身体里的原始兽性,他一改陆老板的指令,在两具尸体的注视下完成了强暴小六的行为,并带其去禁室培育,小六扮演了短暂的三年日本女人,借着对日本的托思,完成了自身变态的欲望。


渡部虽成了上海女婿,但骨子里由始至终都是个日本人,他表面扮演着顾家识大体的好男人,私下里做和食喂猫咪,慈父善夫的形象演得有鼻子有眼,实际内心与行动都与上海的一切保持着距离。惟一罗曼蒂克的那一幕,是他与妻子在床头的一抱。内心渴望战争,也渴望赢的人,纲礼伦常可置于次要位置,这是他分裂崩坏的开始,也是命中注定民族性格极端信号走向。



小六如同被囚禁的猫,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而活,但她不能死去,就那么活着,重复着暴烈的性爱,与日复一日的饮食,战火纷飞的遭际和她没有关联,她的敌人就是这个眼前挑起战争的日本人,如同末日残暴的化身,一遍遍寻欢,一次次加剧憎恶,当上海人可以关起大门依旧歌舞升平,过着他们的小日子,小六在屈辱中酝酿着家国破碎的复仇。


浅野忠信饰演的这个主角是最完整的,从家庭聚餐中为小六捡起丢下的手绢,那一幕为后来两人的纠葛做了铺垫。小六在稻田里本可以枪杀渡部,但她没有,也许这个人的死亡不该由她来终结,而矛盾同样交还给渡部那里时,他试图掐死小六,拭去这一段不光彩的经历,但不光彩的又何止这一段囚禁。打着商业的合作目的进行侵略和扩张本身就是万恶。


程耳表示小六和渡部并没有“斯德哥尔摩”意味在其中,在其上一步导演的《边境风云》里,毒枭(孙红雷饰)抓走小女孩做人质并抚养其长大,很多年后女孩长大与毒枭培养出坚不可摧的执着爱恋,有些洛丽塔少女养成记的意味,这其中贯彻着无知少女价值观被掌控的嫌隙,但在本片中是实实在在的为生存做的隐忍。


小六与舞蹈老师还有赵先生的暧昧情愫,衔接的得让人好生欢喜,只是韩庚的气场在子怡的相衬下,少了份大明星的气质,多的是纨绔子弟的花枝套路。小六花痴一般爱着的男人们,都有一副好面孔,纵然迷恋一晌贪欢,但有了格调高雅的调情作为配餐,丛生出一种诡谲的美感。



另一幕是与舞蹈老师(钟汉良饰)跳舞被陆老板捉见,小六深知这些人都是游戏人间的匆匆过客,所以她在获得《花好月圆》的角色后走上荧幕,说着深情的台词:“我看透了你所谓的博爱,只有博爱才最安全,最省事,我要的是一个有偏爱,有憎恨的男人。”


当一切情感的主动权还掌控在小六手中时,她当然敢肆意妄为,她知晓陆先生会的暗地帮衬,大老板又是如此偏爱,因从未意识到任性会危及生命。直到被陆老板提点,却毫无收敛之意。再无人解围收拾残局,就难堪被动,已然无心游弋在情爱之中。


影片中大量小六与渡步食色性穿插的镜头,意味着时间流逝之间,将交际花婀娜迷人残酷褪去,沦为“荷尔蒙丧失”的冷酷复仇者。章子怡一如既往的好演技,比如在诸多情欲的张弛变化里,从表情的游刃有余的变化上,将人物内心绝望颓败的情绪推向了一个新高潮。


章子怡有着为银幕而生的面孔,正如戏中舞台剧导演所说:小六平日里看着花痴又十三点,到了镜头前竟然精致合适地令人动容。


当时局急转直下,把对生活有着讲究的渡部置入为侵略者身份,这份精致体面背后就冒着冷冰冰的血腥。


对于被驯化到失去顽性的小六而言,此举是一种残忍剥夺,裱姐借着陆老板的口,要说一句:渡部,你怎么能不死呢?


陆老板以为小六早已经离开这片是非,但未曾想,在上海的寄宿区又遇见她。


台词说:


我时常想起你,你应该在北方。






 

而更多在女性角色上的悲剧如吴小姐(袁泉饰),她的原型则是电影皇后“蝴蝶”,因被戴先生追求已久,所以被迫与丈夫分开。吴小姐原本忠贞不渝,但丈夫却妥协于云南”高收入、体面又不累“的工作,将发妻拱手让人,他对吴小姐说:无论你在哪里,我的心永远和你在一起。”




然后鞠了一个躬,脱下帽子将要离去,吴小姐苦笑着,镜头停留在她那张被特写的脸,哀莫大于心死罢,掉不出眼泪的那一刻,她的爱情随着男人的虚伪懦弱一并消亡了,如果蝴蝶是传奇,她的爱人便是明星梦散的平凡注脚。


在重庆时,吴小姐对陆老板说说:不喜欢一个地方,所以也吃不惯那里的菜。


爱人离弃,好胃口一并被夺走,有家回不去的忧思,是对饮食文化的倾注的罗曼蒂克。





 

老五(钟欣潼饰)饰演的姨太太,戏份不多,电话这头对陆先生痴情地关切并没回应,她用注定赴死的暗杀做了爱而无果的告别,美似浮沉,爱得贞烈。






 

妓女(霍思燕饰)救下一辈子未近过女人身的“童子鸡”打手,是程耳设置的影片中最为直接也是唯一的浪漫,而杜江说的那句“我养你啊”真是万年好用的金句,直说得人心里痒痒,戏里戏外都是爱人的默契都写脸上了,不管外面兵荒马乱,天塌下来有大物罩着,小人物只管一日三餐。摄影机不近不远将对坐的两人固定在对称的画框里,他们的缘分始于欲望,囿于厨房,终于混战。





 

管家王妈(闫妮饰)是这个家族里四面玲珑的可人形象,从饮食到交际无一不张罗的妥帖,但她的死亡来得如此迅猛,成了陆老板不妥协中日合作的背锅棋子,甚至还无从知晓她的真实身份是否只是管家亦或者埋伏在黑帮中的国民党,王妈的消亡,将欢声笑语收入往日皮囊, 家的破碎也拉开了序幕。




 

这部架空在战争与大上海历史的故事,将美好的东西撕碎了给人看,将情节一一打碎,《罗曼蒂克》里上海女人们过于美丽与精致,产生了舞台剧般不真实的疏离,但它无疑又是庄重的。影片之中应当有的历史人物原型和人物蔓生枝节的部分没有交代。陆老板的原型是历史人物杜月笙,一个极为传奇的人物。吴小姐的原形蝴蝶,也是一代名角。爱情线大多显得极为克制与干净利落。也算是程耳独特的影像风格。


非线性叙事没有把故事说的如《一代宗师》那般完整,但群像的戏份本就容易让人厘不清,打碎再糅合的历史关系细细想来有了些靡靡趣味。诸多镜头像是借助《布达佩斯大饭店》的对称感,俯拍的角度选得压迫感与美感十足,以及似是而非的昆汀的暴力美学,想必程耳这部戏中有了全新自我释放。


导演在戏中埋下了很多伏笔,比如与《边境风云》相同出镜的一朵云,渡部杀人后用的手绢,不同角色用餐的镜头,或是融洽、或是肃穆,呈现出不同层次的仪式感,将人物关系在用餐的辗转间慢慢延伸至群像塑造。


程耳用私人化的艺术表达,镜像、配乐、剪辑,呈现出的美学野心勃勃、气质出落。早前的《边境风云》,用章回的手法,将云南边境孙红雷饰演的毒枭十年沉浮戏剧性地道来,看似是治安问题,实际上是情感问题,再深层次的看,是人物命运在一次次对赌中的必然失手。在《罗曼蒂克》里没有所谓的政治正确,一切都是为了大上海,所以离开或者停留,也是过客匆匆。


乱世中有人恣意生长,有人终遭蹂躏,像是轮回,都被历史抚平,一一规训。


一个值得眷念的时代正在消亡,一如影片结尾时陆老板摘下的礼帽,看到旧中国的女性依附男权的悲剧下场。


当旧上海的腥风血雨渐渐变成传奇故事,新世纪的罗曼蒂克也在拔地而起。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