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亚狗的2008(上)

有色有味2018-04-15 09:35:52

点击标题下「有色有味」可快速关注我们


穆从奇,喜看杂书,不爱运动唯爱爬山,在繁华中拘谨,在荒野里坦然,乐于小酒淡茶加思辩的交流方式,习作非雅作,请勿高期待。



1


亚狗是一只老鼠,一家四口寄住在王老汉家后院草棚子里。亚狗父母早亡,家中一贫如洗。就因为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媳妇总埋怨他,隔三差五地跟他干一仗。

亚狗并不是不勤快,他也不怕那只得了肥胖症的老猫——现在的猫,天天大米饭炖肉都吃腻了,对长毛的老鼠一点胃口都没有,嫌择毛费事儿。主要是那王老头太难缠。床前屋后支了七个老鼠架子,还到处布满陷阱:看着是满桶花生豆儿,一踏上去就掉水桶里;一个罐子倒在地上,流一地粘乎乎的,别以为是蜂蜜,一上前儿就把你爪儿粘上。再者,这个老家伙的粮食你也分不清哪个是有毒的,哪个是没毒的,这儿一堆那儿一堆,他也不怕王老婆子做饭弄差了,一家老小上西天,——亚狗好几次死里逃生,实在是不敢轻易下手。上别人家去搞粮食吧,那家的人还没急呢,那家的老鼠先跟你拼命。

 当然了,亚狗也不屑于为了一口吃的鸡吵鸭斗的,他向往知识,向往事业,看不起那些整天打麻将、闲扯淡的老鼠们,他喜欢坐在房梁上看王老汉的小孙子写作业,看电视,长知识。一闹地震、洪水,看着人们在抢险救灾,亚狗就担心住在那里的老鼠的命运。美国人攻打伊拉克,使用一种钻地炸弹,听说能炸到地下五十米。再深的老鼠洞也挖不到五十米呀,赶上这种炸弹,真是劫数难逃。亚狗觉得美国人太可恨了,研制的武器既惨无人道,也惨无鼠道,毫不尊重生命。看着世界让人类折腾得热火朝天,他只恨自己投错了胎,没法像人那样在有生之年有所作为。

这一天,早春的太阳暖暖地挂在天上,亚狗在街角闲转着,有点灰溜溜的。他早晨起来就被老婆数落了一顿,丢盔卸甲地逃出门,老婆还在后边追着嚷着跟他没完。

他在垃圾堆边捡报纸头儿看,随手把几张丢弃的彩票揣在腰里,准备拿回家给大偷小偷当纸牌玩。路过彩票点儿,他左右无事,就无聊地拿出彩票对数字儿,没想到奇迹就在这时候出现了,其中一张竟然中了五百万!

是谁?这么大意?!亚狗已顾不上想那么多了。他只觉得自己的理想一下插上了翅膀。他拿着存折飞跑着回家,老远就大声喊老婆:

“小惠——小惠——”

话音没落,迎面挨了个大嘴巴子,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尖叫,

“我要离婚——”

身影一闪,小惠如一把利剑出现在他的身前,因为缺少食物,她的门牙缺乏磨损,因而显得特别长,当然也更吓人。她忽然看见打掉地上的存折,抢过去一看,立刻瘫坐在洞旁,晕了过去,半天才苏醒过来。

“我要……我要……”小惠上气不接下气地嘟囔着。

“你要干啥?”

“我要买房,我要买地,我要买车,先把王老头的房子买下来,……”

“人家能卖吗?”

“怎么不卖?钱少了不卖!就王老头那俩眼珠子,就是给钱长的,看见玉米饼子都像没眼儿的铜钱。他这房子值多少钱? 五万不值吧?咱给他十万,他能不卖?……我们住正房,把炕坯拆走,炕洞里填满大米,我要睡在粮食上。让王老头他们一家子搬到草棚子里,在棚子下边挖个洞,住洞里……”

你让人家住洞里人家就住洞里?”

“……怎么不住?咱有钱。住棚子的一天交十块钱天棚房租,住地洞的一天发十块钱洞房补助,我就不信他们不钻洞,欺负我们几辈子了,该变变天啦。把他们的地……不,全村子的地都买下来,想吃啥就叫他们种啥。……老牛车,买两辆,没事我得赶车上当街转转,一辆驮着我们娘仨儿,一辆驮着炒豆子,豆粒要匀,车子要稳,……车把式要王大头,不要豁子六,豁子六是个流氓皮子,看见女的就流哈拉子,……对了,再雇俩孩子看着我们的大偷小偷,不许让孩子哭。看不好抽嘴巴,哭一声抽一个嘴巴,哭两声抽……”

你不是要离婚吗?”

“谁要离婚?离婚干啥?”

“那就好,那就好。”亚狗挑了一个崭新的玉米芯坐下,“你坐下。”

“……抽嘴巴……抽……”

亚狗冲她屁股踹了一脚。

“坐下!”

“坐下就坐下,踹啥。我抽他……”

“我抽你!你看看你,就知道吃喝玩乐,真是小农意识,鼠目寸光,大脑积水,小脑漏风,脊柱变形,神经错位,胳膊瘫痪,大腿血栓……”

“那你说这么多钱咋花?”

“物质享受是低层次生活,更重要的是精神生活,精神你懂不?”

“经——神经啊?”

“啥神经……人家那是……”

“念经啊?”

“……你气死我啦,精神,就是思想,就是……想,心里想,明白不?”

“明白了,就是心里想干啥就干啥,就是精神。”

“有点入门儿啦。”

“我就想吃东西。”

“……咋又回去了呢?不是吃的,是感情方面的,……”

“那……我想上照相馆照两张像片。”

亚狗点点头,觉得照相跟吃没什么关系,这应该算精神需求。

“照像片干啥?”

“隔壁二黑跟我要了好几回了……”

亚狗的脸色难看起来,屁股下的玉米芯发出痛苦的声音,小惠注意到了话语不妥,忙说:“我可没说给他,就是他跟我要以后我才想起来一辈子连像片都没照过,亚狗你个没良心的,我嫁给你八百多天啦,给你生了十窝崽子,没有我你们家就断子绝孙啦,八百多天哪,一天好日子没过过,我照张像你都舍不得,我撞死你怀里得了。”

亚狗不明白自己怎么一转眼就变成没理的了,他躲闪着,连声说:“照吧,照吧,想照多少照多少。”


2

晚饭间,小惠把所有能吃的东西都倒腾出来——最后一顿,全部扫光,明天就要开始崭新的生活了,全家人似乎从后半夜的漆黑中看到了黎明的曙光。亚狗从窗台上的酒瓶子里控出了半碗底老白干,喝得脚上像踩了棉花。但他兴奋得一直睡不着,看着老婆和大偷小偷一边睡觉一边比赛打呼噜,亚狗心中升起层层甜蜜的涟漪。

亚狗从墙缝中拿出一个小本子,沉浸在之前酝酿已久、但一直没条件实施的计划中。他是个有心的青年,从电视上看到人类组织实施各种社会活动,就依样针对老鼠的情况进行编排,在日记上模拟演练:

……首先要彻底改变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局面。观念要转变,文化要先行,教育是关键,宣传要跟上。必须是胡罗卜加大棒,两手抓,两手还都要硬。对一般的人要进行正面教育,主要有以下几点:爱心教育(宣传主题:当月亮升起我会来找你),共生教育(宣传主题:愿用我身暖你心),情感教育(宣传主题:乡愁是一瓶小磨香油你喝那头我喝这头),同情心教育(宣传主题:我是弱小的,但你的一点点爱心就能让我坚强),小小地球一家亲教育(宣传主题:当你孤单的时候别忘了相濡以沫的我),让他们明白我们的存在有其合法性、合理性、必然性、必要性。对另外一些冥顽不灵的、死不改悔的、与老鼠不共戴天的人,要采取坚决的行动,把他们亲手放置的“毒鼠强”收集起来分成三份儿,分别放到他们的米缸、面缸、水缸里。要让人类明白,和我们交朋友是幸运,孤立我们是遗憾,侵犯我们是灾难。   

……发起成立一个老鼠救亡委员会,广泛组织社会活动。在电视台搞两个访谈节目《瞎话瞎说》和《鼠夫鼠妇》,隔周交替播出,全面展示老鼠生存状况和精神面貌。策划一个大型《鼠心相连》演唱会,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必要的时候要进军到美国和欧洲等地,向海外展示中国鼠界的文化风采。另外还要组织向贫困地区献爱心活动,组织沿海地区已进入小康家庭、插着花儿的能吃上肯德基的老鼠们向西部地区、尤其是生活在沙漠戈壁的同胞们捐资助产,听说那里的婴鼠成活率仅为发达地区的三分之一。

……搞好六个一工程:第一,聘请著名武侠作家银俗先生撰写长篇小说《铁血鼠心》在报纸连载;第二,聘请著名导演牛大盆拍一步电影《我们不是贼》,着重表现鼠类的宽容与善良;第三,拍一步好电视剧《深夜我们出发》,初步计划每年拍365集,每天零点准时播出;第四,拍一出好戏《洞取威猫山》,猫要最厉害的老山猫,这样战胜他才能映衬出老鼠的英雄形象;第五,创作一首好歌《宽敞的大街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让人类明白地球是我们共有的家园,人鼠一家;第六,组织科学家突破一个重大科技攻关项目:要证明老鼠和人类的基因组成是所有物种当中最接近的,以此作为确立人与老鼠的特殊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遗传学基础。……

亚狗在云里雾里流转着,直到天色微明,才昏昏睡去。

突然一阵尖叫,亚狗从睡梦中跳起来,揉揉眼睛,只见小惠竭斯底里地摔东西。大偷小偷瞪着茫然的眼睛,不知所措。

亚狗莫名其妙,上前问:“小惠,怎么啦?你……”小惠一转脸,看见亚狗,像疯了一样扑到亚狗头上,连挠带咬,把亚狗的胡子都揪掉了好几根。亚狗有些急眼,一甩手把她扔到草地上,怒道:“你要干什么?!”

“我……我要跟你离婚!我再也不想在这个破家里过啦!”

小惠嘶喊着冲出草窝,亚狗怔了怔,赶紧跑出去追,但见荒草漫漫,哪里还有一点小惠的影子。

亚狗回到窝里,大偷小偷在若无其事地嗑纸片玩。亚狗问:“大偷,小偷,你妈为什么生气?知道吗?”

大偷把嚼碎的纸浆吐到地上,用脚踩来踩去,好像没听见爸爸的问话。小偷眼光茫然,嘴里囫囵不清地叨咕着:“妈……妈……走……妈……走……”

亚狗看着刚学说话的孩子什么也说不清,无辜的眼神好像在乞求着什么,不由得眼圈发红,眼泪掉了下来。他伸手给小偷抹了抹嘴角上的哈拉子,突然发现这两个孩子嘴里嗑的是他昨天拿回来的存折。

亚狗恍然大悟,原来小惠看见存折被两个儿子嚼碎了,美梦破碎,精神受了刺激。

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了,亚狗心中敞亮了许多,却又开始隐隐作痛。他是个矛盾的理想主义者,一方面对金钱充满鄙视和厌倦,一方面却又被现实生活所压迫,不得不为一家人的嘴巴奔波。

这次阴差阳错中了大奖,本来他以为从此可以放下生活的重负,开始自己全新的生活,建设自己的精神家园。不料大奖的到来却加速了家庭的破裂速度。

对小惠,他从心里是理解的,妻子从前不是这样子,跟自己这两年多受了太多的苦,苦到了极点,对钱有一种刻骨铭心的爱和恨。十窝孩子,都养成自食其力的老鼠,真的很不容易。到后两窝,因为缺少食物,小惠奶水不足,孩子干咂不出奶水,吱吱乱叫,小惠被咬得眼泪都出来了,也不忍心把孩子摘下来。现在小惠跟他吵架,只不过是发泄发泄心中的不平,其实小惠还是很疼他的,好吃的自己咽唾沫也舍不得动,总给他留着。家务孩子又不用他操心。去年夏天亚狗被夹子夹坏了腿,伤口感染,要不是小惠用嘴把脓血吸干净,那条腿就得烂掉……

想到这些,亚狗的眼睛湿润了,小惠呀小惠,你也是四十七个孩子的母亲了,为什么不能改改凡事不问青红皂白的毛病呢?大偷和小偷嗑的只是存折,又不是彩票,存折虽然嗑碎了,可银行还有底帐呀。

亚狗安顿好两个孩子,到外面去找小惠。起初,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把小惠找回来,事情说明白,日子就会恢复幸福的色彩。让他想不到的是,小惠竟从此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任凭他找得天翻地覆,一点音信也没有。

几个月过去了,随着夏季炎热渐渐消去,亚狗心中的热情也让初秋的冷雨浇得七零八落。大偷小偷都已经长大各自追着各自的小母老鼠遛遛逛逛不大回家了,小惠仍然去向不明。

精神的疲惫让亚狗明显感觉到了身体的衰老,手脚的力不从心加重了他对小惠的思念。亚狗是个精神动物,没有了精神寄托的亚狗像被抽了筋,剥了皮,如同案板上的一块肉。

五百万,几乎可以满足他所有的物质欲望。但是,亚狗一点快乐的感觉也没有。他茫然地看着散落在墙角旮旯的纸币,不时虚幻出小惠娇小的身影。已经很长时间没看电视了,那些恩恩爱爱、悲欢离合的情感剧让他触景伤情,亚狗变得越来越脆弱,他最怕听的就是那句“我能想到的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形单影只的亚狗常常在夜色中爬上房脊,对着遥远的星空,心中呼唤着小惠,泪流满面。

(未完待续)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可见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