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尸变:聊斋里面最恐怖、最惊悚的故事

叶木喊山2018-03-12 07:51:20



文/叶木喊山


蒲松龄的《聊斋志异》给我们分享很多有趣有意思的故事。这些故事或神秘莫测,或飘逸浪漫,尤其是聂小倩、阿绣这样的角色,栩栩如生,几百年来广为流传,但是,聊斋就是聊斋,失去了妖狐鬼怪等略带恐怖惊悚的感觉,就不再是聊斋了。

那么,聊斋里面,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是哪一个故事呢?喊山以为就是《尸变》。《尸变》讲述的是几个过往客商住店,恰好遇见店主老头子的儿媳妇暴死,半夜诈尸,要了好几个过往客人的性命,一个人侥幸发现尸变,目睹全程并设法逃脱这么一个故事。全文读来让人心惊肉跳,如临其境,尤其是文言文版,更是精彩绝伦。喊山在这分享给大家。



附录


《尸变》白话版:

阳信蔡店有一老翁,与其子在距城五六里处,临路开设了一家小客店,专供往来商人住宿。

一日傍晚,忽有四人前来住店,不巧早已客满。但四人实在无处可去,只好再三恳请收留。当时老翁的儿媳刚死不久,正停尸别处,而他儿子去买棺木尚未回来,老翁略一思量,觉得这灵堂姑且也能勉强对付一夜,只恐客人不会愿意。老翁把自己的想法跟四人一说,不料那四人只求一屋容身,并无过多要求。老翁心想灵堂冷清死寂,而儿子又不在,有此四人过去压压阴气也好,于是就将这四位客人领到那边灵堂去了。

一进灵堂,便看到一盏昏暗微弱的油灯,摆在堂前灵桌上,在灵桌后面则设着一个帷帐——帐后便是停尸之处,透过帐帘,可以清晰的看到帐后用纸被子盖着的尸体。而预备给他们住宿的房间也就是这灵堂里边的一个套间而已,没有门,房间也小,唯一的优点是有两张并在一起的床,足够四个人睡。

四人见借宿的竟是这样一个地方,不免微露恐惧之意,但一路上奔波劳顿,早已困极,躺下后也很快就睡着了,鼻息渐粗,直至呼噜连连。

四人中只有一人睡得不是很沉。那人迷迷糊糊间,忽听得外屋床上窸窣作响,心下一紧张,忙睁眼向外屋看去,就着灵前灯火,看得清晰,那女尸竟掀被而起,朝着他们卧室缓缓走来,一直走到床前,俯下身去对着已睡熟的三个人的脸,逐一轻轻地吹了好几口冷气。他半麻木半清醒地目睹了整个过程,脊背上早已沁出冷汗,眼看就将轮到自己,不由得屏声敛气把头直往被窝里缩,内心的惊恐越积越不能忍受,手脚已开始不停哆嗦。女尸对着他已蒙上被子的脸同样吹了几口冷气才转身离去。不久外屋的纸被子又传来窣窣响声,知是女尸已回去躺好。他微微探出头来,见女尸僵卧床上一动不动。伸腿去踢其他三位,竟毫无反应——八成是已经死了。想着自己正与三具死尸睡在一起,更是怕得不行。此时除了逃跑,已别无它法。然而刚一坐起,外屋的纸被子就又开始窣窣作响,女尸仿佛比他更睡不着。他只得再次躺下把头遮好。女尸过来,不厌其烦将之前的动作又做了一遍。待女尸走后,他慌忙从被子里探出手来将裤子拖进去胡乱套上,随即猛然掀开被子,不再穿衣,更顾不得鞋子了,一劲直向门外夺去。女尸也骤燃惊起,直追上去。好在此时他已跑出很远。他一边跑一边喊救命,但方圆数里无一响应。本想去报告店主,又怕被女尸追上,更怕店主跟女尸正好是一伙的——毕竟这是他儿媳妇。没办法,只好朝县城方向狂奔而去。

一路逃至县城东郊,忽瞥见一处寺庙,传出木鱼声声。来不及多想,直奔上去猛敲山门。寺里和尚觉着怪异,侧耳欲听个究竟,而敲门声却又没了。原来此时女尸已经追上,直向那人扑了过去。那人忙将身子一偏,躲在一棵高大的白杨树后。女尸往左,他就往右,女尸往右,他就往左。如此僵持着,双方都累得筋疲力尽。女尸终于愤怒了,伸出两臂隔着大树直扑过去。那人来不及躲闪,以为这次必死无疑,吓得直接昏死过去。不想女尸双手插进树干里,穿不过去也拔不出来,竟就这样被困在了树下,渐渐的,僵立在那里。

和尚端坐寺内窃听许久,觉门外渐静,提灯出来细看,见一人倒在地上,脉息极其微弱。将其扶入,过了大半夜才渐渐苏醒。给他倒了杯水,问起事由。他惘然环顾一圈,知是已经得救,半惊叹半哭诉地将女尸追杀之事述说了一遍,说时心尚忐忑。这时天已蒙蒙亮,和尚出来一看,果见一具女尸立在树旁,不觉大惊,想自己之前怎么没注意到,惊异中慌忙报官。

县太爷听到消息,亲自到现场查看实情。命人将女尸的手从树上拔下来。无奈她两只手除拇指外,其余八指都如钩子般深深嵌进了树里,与树干紧紧连着牢不可开,一二人根本拔不动。众差役分成两队,紧紧抓住女尸双手,脚抵在树干上,数人均已悬空,如此费劲,终于将女尸双手从树上拔下,而众差役也都摔在了地上,二三人被女尸压着,吃惊不小。一看树上,几个指洞深邃而齐整,宛如凿子凿出的一般,在场众人,为之哗然。

县太爷依照幸存者所说的地址,派人到店主家查证。而店主家此时也正为这事吵闹不休,见公差一到,都拉着说要报官。公差遂以实情相告,并将老翁及其家人带到现场。老翁与其子到树下一看,当场哀哭了一通,围观众人或惊或疑,或劝或笑,一片嘈杂。二人哭过之后,也只得敛起悲伤,将女尸抬了回去。

幸存者向县太爷哭诉,说原本是四人一起出来做生意,如今只一人回去,这女鬼追杀之事,如何能使其家人相信啊。县太爷一想,觉其所言不无道理,遂写下一纸官文,令其带回以作凭证,并赠送了些许盘缠,算是一点抚慰。


《尸变》文言版:

阳信某翁者,邑之蔡店人。村去城五六里,父子设临路店宿行商。有车夫数人,往来负贩,辄寓其家。一日昏暮,四人偕来,望门投止,则翁家客宿邸满。四人计无复之,坚请容纳。翁沉吟,思得一所,似恐不当客意。

客言:“但求一席厦宇,更不敢有所择。”时翁有子妇新死,停尸室中,子出购材木未归。翁以灵所室寂,遂穿衢导客往。入其庐,灯昏案上。案后有搭帐衣,纸衾覆逝者。又观寝所,则复室中有连榻。四客奔波颇困,甫就枕,鼻息渐粗。惟一客尚朦胧,忽闻床上察察有声,急开目,则灵前灯火照视甚了。

女尸已揭衾起。俄而下,渐入卧室。面淡金色,生绢抹额。俯近榻前,遍吹卧客者三。客大惧,恐将及己,潜引被覆首,闭息忍咽以听之。未几女果来,吹之如诸客。觉出房去,即闻纸衾声。出首微窥,见僵卧犹初矣。客惧甚,不敢作声,阴以足踏诸客。而诸客绝无少动。顾念无计,不如着衣以窜。才起振衣,而察察之声又作。客惧复伏,缩首衾中。觉女复来,连续吹数数始去。少间闻灵床作响,知其复卧。乃从被底渐渐出手得裤,遽就着之,白足奔出。

尸亦起,似将逐客。比其离帏,而客已拔关出矣。尸驰从之。客且奔且号,村中人无有警者。欲叩主人之门,又恐迟为所及,遂望邑城路极力窜去。至东郊,瞥见兰若,闻木鱼声,乃急挝山门。道人讶其非常,又不即纳。旋踵尸已至,去身盈尺,客窘益甚。门外有白杨,围四五尺许,因以树自障。彼右则左之,彼左则右之。尸益怒。然各寖倦矣。尸顿立,客汗促气逆,庇树间。

尸暴起,伸两臂隔树探扑之。客惊仆。尸捉之不得,抱树而僵。道人窃听良久,无声,始渐出,见客卧地上。烛之,死,然心下丝丝有动气。负入,终夜始苏。饮以汤水而问之,客具以状对。时晨钟已尽,晓色迷蒙,道人觇树上,果见僵女,大骇。报邑宰,宰亲诣质验,使人拔女手,牢不可开。审谛之,则左右四指并卷如钩,入木没甲。又数人力拔乃得下。视指穴,如凿孔然。遣役探翁家,则以尸亡客毙,纷纷正哗。役告之故,翁乃从往,舁尸归。客泣告宰曰:“身四人出,今一人归,此情何以信乡里?”宰与之牒,赍送以归。

喊山有感:故事能够讲到蒲松龄的境界,确实是不易,仔细读聊斋,发现蒲松龄不愧是一代大家!


点击下列蓝字查看精彩文章推荐:


凶死农妇诈尸咬死自作聪明的赌徒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会飞的人

风水宝地百鸟朝凤,却只能修庙,不能建坟

新娘惨遭老妖猥亵,义士勇闯深山魔窟

花栗鼠知恩图报,救了独居老人一命

村官欺压良善,遇见硬茬被砍翻

动了亡人的东西,托梦也要讨回去


喊山敬注:请大家关注本公众号后在公众号页面置顶公众号,这样就能第一时间看到更新。


故事·奇闻·民俗·读书 

叶木喊山| 只讲好故事的民俗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