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天下大乱,形势大好

中国将军政要网2018-05-15 04:55:11



摘自网络


针对近日英国轰轰烈烈的退欧一事,斯洛文尼亚左翼知识分子斯拉沃热·齐泽克发声了。


他一贯关注难民问题,在去年就发表了《如果不直面全球资本主义,欧盟难民问题就无法解决》,剖析了难民问题产生与解决的症结所在。本次争议中,移民议题占据了核心地位。齐泽克在结果出来当天(24日)就写下了《英国退欧能否为欧洲左翼政治带来一股新风》。


在齐泽克看来,英国无论是“留欧”,还是“退欧”,结果都是一样的糟糕。但也不至于走到了绝望的时刻。他援引毛主席语录“天下大乱、形势大好”,强调应当充分利用眼下痛苦又危险,但充满抗争与胜利的战场,以更恰当的方式回应对重大改变的需求,打破欧盟技术官僚与民族民粹主义者的恶性循环。


弗洛伊德在晚年问了这样一个著名的问题:女人到底要什么?(Was will das Weib?)他坦承,面对谜一般的女性,他很糊涂。现在在英国退欧公投议题上产生了同样的困扰——-欧洲到底要什么?


惰怠的欧盟官僚


如果我们将此事置于更广大的历史语境下,那么公投的真正意义就会清楚地显现出来了。在西欧和东欧,政界呈现出了长时段重组的迹象。直到最近为止,政治空间的主导者还是两大面向全体选民的主要党派,一个是中右党派(基督教民主主义者、自由保守主义者、民粹主义者),一个是中左党派(社会主义者,社会民主主义者),此外还有一些面向部分选民的小党(环保主义者、新法西斯主义者)。现在则是,一个代表全球资本主义的大党,一般来说对堕胎、同性恋权利、宗教和种族少数派比较宽容;与其对立的是更强大的反移民民粹主义党,环绕在它周围的往往还有一些直言不讳的种族主义、新法西斯主义团体。


波兰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统一工人党下台后,主要的大党是由前总理唐纳德·图斯克(现为欧洲理事会主席)的“反意识形态”偏中自由主义政党,以及卡钦斯基兄弟领导的保守的基督教政党(双胞胎兄弟中一人在2005-2010年担任总统,一人在2006-2007年出任总理)。今天的激进中间派要求的是:自由和保守两大党中,哪一个能代表后意识形态的“非政治化政治”,并将对方贬斥为“依然戴着过去的意识形态眼镜”。在90年代初,保守派在这方面做得更好;后来自由左派似乎占了上风;现在又是保守派。


反移民民粹主义将激情带回了政治


反移民民粹主义将激情带回了政治。它的话语是敌对式的,是对立式的。左派方面一个令人困惑的迹象就是:它似乎应当学习右派的激情,“如果法国国民阵线的领导人马琳·勒庞(Marine LePen)能这么干,我们为什么不应该?”所以,如果左派就这样重新支持强大的民族国家,动员国民激情,那么斗争就成为了在前进中迷失方向的荒谬之举。


欧洲陷入了恶性循环,在不能摆脱惰性的布鲁塞尔技术官僚,与反惰性的民众怒火之间摇摆。这股怒火主要是由右派民粹主义者掌握的,但也有一部分新的激进化左派。欧洲退盟公投的反对双方就是这样,这就是大问题所在。看看退欧阵营里面都有谁吧:右翼“爱国者”、受对移民的恐惧煽动起来的民粹民族主义者,还有绝望的工人阶级。爱国种族主义,再加上“普通人”的愤怒,这不正是新形式的法西斯主义的理想温床吗?


人们投入到公投中的强烈感情不应该蒙蔽我们。“退或留”的选择掩盖了真正的问题:如何对抗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这样真正威胁着人民主权的“协定”,以及如何应对催生新的贫困与移民的生态灾难与经济失衡。对这些真正的斗争来说,退欧的选择是一大退步——想想“难民威胁”在支持退欧的论据中占据的重要地位就够了。退欧公投极其明显地表明,意识形态(经典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错误意识”)在我们的社会中依旧生机勃勃。


上世纪20年代末,有人问斯大林,右翼和极左的政治退化形式哪一种更糟糕:“两者都更糟糕!”英国选民现在难道不是面临着同样的选择吗?留欧“更坏”的原因是,它意味着让欧洲深陷泥潭的惰性将依旧存在;退欧“更坏”的原因是,它使得改变看上去毫无益处。


在公投之前,我们的媒体中流传着一个看似重要的思想:“无论如何,欧盟将永远不会和过去一样了,它已经受到了不可挽回的损害。”但是这句话的对立面同样是真实的:没有什么真的改变了,除了欧洲的惰性变得不容忽视这一点外。欧洲会再一次将时间浪费在成员国间旷日持久的磋商中,让任何大型政治计划都不可能实现。这是反对退欧的人不曾看到的。震惊之余,他们在抱怨选退欧的人“不理性”,而忽视了对改变的迫切需要,正是这种需要让这次投票的声势如此浩大。


退欧公投背后的乱象不仅限于欧洲,而是更宏大的多重危机的一部分:“制造民主共识”,以及政治机构与民众愤怒间的鸿沟,特朗普和桑德斯之所以在美国出现,原因正在于此。混乱的迹象无处不在,比如最近美国国会关于禁枪的辩论发展成了民主党人的静坐抗议。现在是否已经到了绝望的时刻了呢?


毛主席有一句语录:天下大乱,形势大好。毫无疑问,危机必须认真对待,但也是应当充分利用的机会。虽然危机痛苦而又危险,但同时也是抗争与胜利的战场。纷争不息,裂变为二的环境正提供了独一无二的机会,让我们以更恰当的方式回应对重大改变的需求,打破欧盟技术官僚与民族民粹主义者的恶性循环。天下的真正分裂不是在毫无活力的技术官僚与民族主义激情之间,而是在它们的恶性循环与意向将应对人类真实挑战的泛欧洲计划之间。


真正的挑战:全球资本主义


在英国退盟胜利之际,其他国家的退盟声音也甚嚣尘上,这样的新计划呼之欲出……谁会抓住机遇呢?不幸的是,现在的左派肯定不行。众所周知,他们的一大本领就是从来不会为失去的机会感到惋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