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有一种痛,叫“坚持”

落难男神收藏家2018-05-15 09:54:19

年初以来,我一直在一位老中医那里接受针灸治疗。一般来说,一个疗程是12次,我图方便,直接一口气给了25次的费用,一共1000大洋。


医生开玩笑说,我是她三十多年从医生涯里遇见的最佳病人——不单单是指买单豪爽,几乎每天都坚持去她那里报到,风雨无阻地接受治疗。


第一个疗程结束后,我的双腿落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后遗症,若是光腿穿裙子出去,恐怕会被人怀疑不幸遭遇了“家暴”。


比起身上留下的“淤痕”,最痛苦的莫过于从头到脚被同时扎上60多支银针,还必须保持半个小时的“挺尸状”。这样的酸爽,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请自行脑补一下吧!


痛苦的坚持,换来的是显著的成效。彩超报告出来之后,我仔细做了一番对比,发现胆囊内的一大堆小石头全都不见了,仅剩下两个相依为命的大石头,也从之前的2.2厘米变短到1.8厘米。


于是,我又花了1000个大洋,继续主动求虐,开始了第二个疗程的治疗。如今进程过半,哪怕是坐着,都能感受到来自小肚子或者小腿肚上针眼儿的隐隐作痛。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而我在西医的短痛与中医的长痛之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曾有人问我,自然分娩的阵痛是一种怎样的体验?我用力回忆之后,答曰:“就像几万根针一起插在腰腹上所产生的不间断胀痛感。”对于一个经历过自然分娩三级阵痛(本来最高是十级,三级之后我打了局部麻药,也就是无痛分娩)的人来说,身上插遍60支银针又算得了什么?


最难的部分是坚持,每天要爬上那张床接受银针的煎熬,且克制食欲,重复寡淡无味的日子。


世间凡是以牺牲人性舒适度为代价的事,通常能对人的身心输出良性结果。所以,我会从一个人的体型和其对信用卡的使用方式这两个细节之中,去判断一个人自律的程度。


我的人生定律,就是千万不要招惹一个一把年纪了还瘦得很好看的人,也一定要跟一个理性使用信用卡的人做朋友。因为,反人性方面做得出色的人,一定是个狠角色。

要修炼成一个合格的“落难男神收藏家”,其实也是一个很痛的选择。


要在大众非理性的狂热与恐惧之间,耐心等待合适的时机,也要忍受世人的白眼和嘲笑,淡定坚守自己的信仰。


用常识去推演一个大概率的趋势,用数据去过滤大部分的市场噪音,然后适当高估人的天性所带来的正反馈累加效应。


就像坐在台下,淡然看穿演员们的套路,默然感受周遭情绪的微妙变化,却要时刻保持十二分的清醒,确保自己随时能从舞台渲染的氛围中冷静抽离。


所以,有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无趣的人,哪怕假装一下很傻很天真,去虚伪地融入大众的癫狂,永远都是无法做到。


万幸的是,自己还能找到不少有趣的事,在持续投入的过程中,逐渐衍生成另一种活法。然后,遇到一些同样有趣的人,偶尔说说有趣的话,自然而然地坚持聊下去。


要有多大的修为,才能把一席话谈得如此云淡风轻?实则冷暖自知,不过是在交换彼此多么痛的领悟。


所谓,痛而不言,苦却不语,大抵是一种“降伏其心”的境界。每一个当下的坚持,都是顺应本心的自然选择。


但愿是欢喜,也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