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他宁可不要脸的拍裸照,也不要做沉默的撸sir

我拍2018-07-03 06:31:19

永恒的少女,引领我们上升!



摄影师阿凯的“事故”





他叫阿凯,凯子的凯。

 

阿凯是个摄影师,去掉这个名头可能就是个撸sir,成千上万个撸sir里的一个;终日撸来撸去,湿了枕头染了床单,没空洗头的那种。

 

但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阿凯曾幻想过自己策马奔腾,不是跑在沙漠中就是在草地里打滚,爱慕的红颜知己是能歌善舞、弹琴唱曲、吟诗作对,生的是貌美如花、气质绝伦,落得是亭亭玉立、秀丽端庄;

 

身边的兄弟个个是人中豪杰,这个舞刀弄剑,那个风流倜傥;羡慕的是烟花巷柳醉意逢生,廊中小园夜夜笙歌。

 

但他错了,在那个年纪里,他没去过沙漠,也没在草地里打过滚,他爱慕的红颜知己虽是温婉尔雅,却不唱歌也不跳舞更别说舞墨。

 

身边的朋友没有风流倜傥,舞刀弄剑却都他妈扛的是盖伦的大剑,操的是蛮三刀,嘴里喊的是:中路崩,打野脆,下路跪,亲爹好!

 

他奋斗过,失败了,他尝试过,退怯了。

 

阿凯想着,等他死了后,他的朋友们肯定会在他的墓志铭上写着:你来了,你去了,苍井空的眼泪带不走松岛枫的伤悲。

 

就这样吗?阿凯问自己。


然而他的天灵感隐隐约约飘来两个字:不要! 

 

每一个撸sir都是迷茫的天使,阿凯突然记起来,在自己往来的青春里有那么个小小的东西,他用它拍过一些东西,是教室,是女同学课间的短裙,是老师勤奋的教导…

 

阿凯爱上了摄影,也爱上了那些穿着三点一脸痴呆样的封面女郎,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阿凯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阿凯去了一个工作室,老板问他:你来这里的梦想是什么?  

 

他说:干掉你,自己当老板。 那一刻老板向阿凯投来了欣赏的目光。

 

几个月后,很荣幸被辞退了。 

 

现在,阿凯依旧在奔波的路上,他喜欢被感动,毫无理由的被感动。



阿 凯  的 摄 影 作 品



天暗下来,你就是光


爱笑的女孩运气都不会太差


▵婚纱作品




本期摄影师


阿凯

坐标:宁波


拍少女 看少女 就来我拍少女
微信ID:wopippo
长按左侧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