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兰州和一个叫李九江的人

赢在产品2018-07-03 08:43:38


去兰州是一次意外。


2000年春节前,一次北京的讲标才无意间被吴发现做方案和讲方案都拿手这个本事的。说实话,我也是那个时候才知道我在台上的演讲是那么激情慷慨。


北京某部位的下派干部,在兰州纪委就职,恰好是吴的老朋友,在任期间这个外派干部需要有自己的成绩,信息化就找到了吴。


去看看黄河母亲,是我期盼的。从江南的青青世界回来,又要奔赴大西北,对于那年的我没有丝毫的感觉。






据说实际安排的行程是一天半的业务交流;吴告诉我愿意转转就到处走走,回来前给北京的行政秘书电话让她给我安排机票即可。


在机场迎接我的不是那位下派干部,而是和他搭档的兰州土生土长的一位老同志——李九江。


飞机降落兰州的机场,我和崔的行李都是随身的就径直走出了机场大厅。看到牌子上写着我的名字,竟然不敢相信兰州接我们的朋友头发已经是今天被称为奶奶灰的程度了。


我介绍了崔。奶奶灰的同志自我介绍,李九江,兰州市纪委书记。我接过了他手里的写着我名字的牌子。李九江轻声的问了一下说北京只说来一个同志,你们来了的这位同志主要什么任务。我说崔是我领导。李九江忽然对崔就热情了很多。


开车到兰州的路上几乎无话。


吃晚饭的时候,北京的外派干部才在餐厅迎接我们。按照兰州的规矩吃饭喝酒;崔和他们聊得非常开心。我真的太年轻了,几乎没有人给我敬酒。在结束的时候,崔介绍了我在北京和绍兴的战绩,外派干部才单独举杯敬我酒。


没有喝多。跟着崔去了下半场。干部们轻车熟路,我实在不习惯下半场的歌声和胭脂水粉气息,不一会儿就出来抽抽烟。李九江跟着我出来,下楼,站在马路边上,我点燃了两只烟,递给他一支,街上的灯很少,我们两个小火苗在冬天的兰州街头很孤寂。


和李九江聊的很少;突然就转向了聊起写字,很奇怪不知道从哪里转过来的。李九江说他写字;我有时间他带我去读他的字。我就答应了。


给崔发了一个短信,我就会宾馆睡了。崔什么时间回来的我不知道。本来崔跟我来是史的安排,主要担心我没出过门,崔陪我一程。第二天上午的交流结束,崔就回北京了。留下我独自在兰州走访各个机构。


调研报告很顺利出来了。拿给李九江看了一下,他说没问题;我们一起去找了下派干部。他指出了几个细节,最后说主要是高度不够,让李九江帮我润色。干到夜幕降临,李九江问我是否继续昨天的歌舞升平左拥右抱,我说想读他的字。


带来李九江家,他爱人和儿子不在,他电话问过知道在他岳父家今晚不回来了。李九江把我带到书房指着桌子上的书稿说就这些,你先读我去煮饭。


没有单独让李九江下厨,我过来搭把手,刀工被李九江称赞了。面条是李九江自己擀的,很劲道。吃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深夜了,李九江说忘了给我沏茶,我们才起身离开餐桌。我去书房读他写的字,他在外面收拾和沏茶。


茶,很淡。我专注于书忘记了时间,读完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坐在他书房的书桌前,李九江就睡在书桌对过的沙发上。写下我的读后感准备离开书房去搞点吃的,李九江醒了。


他开车拉我到马子禄面馆,我知道了兰州人一早就吃拉面,一日三餐都吃也不腻。


汇报了李九江修订的调查报告,我联系北京的行政秘书给我买票。离开兰州的时候,李九江有会,是下派干部安排的司机送我。


午后等待去机场的时间才找了纪委一台可以上网的电脑打开了QQ。果然有杨的留言,我告诉了她我在兰州;她后来的回复我在北京才看到了,说我下次来的时候她想来。


回到北京真的准备过春节了。老爸问我在哪里过春节,杨邀请我去云南,我答应了;告诉老爸说不回家了,中午收到老妈的电话反复追问才讲了大概的情况。老妈让我小心,出门在外坏人多。


正准备购买去云南的机票;遇见从未见过的QQ密友的时候,收到了一封信,来自兰州。拆开心,李九江的字工整的铺开,李九江感谢了我的读后感和提到的几点意见,更深刻的写了关于我们项目的情况。当时不懂,朦胧的有点感觉罢了;这封信没有给别人看,再后来我离开三元桥搬家到回龙观的时候这些信件都留在三元桥没有搬。


读完李九江的信,被叫到史的办公室。兰州项目春节前还要我去一趟,史给我讲的情况并没有李九江仔细,我已经知道更多了,爽快的答应了。


QQ留言给杨。我在兰州的宾馆附近找到网吧准备看一下QQ留言时,杨电话我说她已经在成都了,从云南转机成都来兰州看我,让我晚上去接机场接她。


李九江给我安排了晚宴,我说晚上有事儿取消吧。李九江不明白什么情况,特意跑到宾馆来见了我一下,我说真的没事儿,也没有告诉他究竟为什么。吃了碗拉面,和路边的出租车谈好了包车往返机场的价格,出发了。


杨没有手机,他不联系我,我是联系不到她的。我的手机也是我在北京项目中标后,崔带着我在人大对过雪丹女子世界旁边的那个邮局兼中国移动网点买的。号码很好,尾号是石家庄的电话区号。


第一次见到QQ上真实的她,我们却没有了QQ上的畅快,机场简单的礼节性问候在出租车上一路无语。到了宾馆,才想起来没有提前给她预约房间;我住的宾馆人满了。安排她在隔壁不远的宾馆住下,后来她嫌弃那个宾馆不够档次过来和我住了。


杨是西部某省纪检委书记的女儿,是我偶尔加的好友,她的电脑很多问题都是我通过QQ帮她解决的。两年后留学英国,留在那里。读牛津的她嫁给了据说是爱尔兰那边的农场主的儿子。


我的白天主要和下派干部讨论信息化的方案,以及考虑如何撰写标书。当时,李九江在忙春节前的各类事物,我很少见到。兰州大学的一家软件公司也要介入这个项目的时候,李九江在他家安排了我和那个公司的负责人见面。后来的项目实施以及硬件部分就是那个公司做的。


原本两天干完了我要回去的,因为杨的到来我在兰州呆了五天。在兰州机场分别后,我们很快在云南见面了。


李九江后来来过一次北京,主要为了他的书以及儿子的上学问题。据说两年后他爱人和儿子正式拿到了北京户籍。那个时候我在浙江,没有能见上李九江也没有能照顾他在北京吃顿烤鸭。


下派干部回到北京以后,特意来公司感谢我,说那个信息化的方案执行的很好,安排的合理也可行。


史来浙江的时候告诉我很多事儿,我感觉那些事儿好遥远。






附言:


李九江的书后来没有出版,我也帮他找过一些出版社的朋友,依然没有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