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王君专栏】女人啊,我们的名字叫雌激素失衡

语文湿地2018-07-03 07:06:01


女人啊,我们的名字叫雌激素失衡

 清华附中  王君

周末追剧。追的是海清黄磊主演的《小别离》。这连续剧剧名害死人,我还以为跟张爱玲的《小团圆》有关呢。

我一直不是很喜欢张爱玲。一想到她那“爬满了虱子的一袭华美的袍”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太冷,太阴森了。这女子,是有才,但缺爱,一辈子都躲在角落里絮絮叨叨自怨自艾,不是怨妇,就是弃妇,实在活得太累。这才女的文字,供起来当艺术品研究研究还勉强可以,但因为没有温度,更无亮度,所以还是保持点儿距离为好。

遭张爱玲连累,《小别离》这个剧,假期就没碰。结果周末一看,觉得还不错。咱这些给青春期孩子当妈的,当老师长期教着青春期孩子的,更应该看看才好。暑假很花了些时间在《秀丽江山长歌行》之类上,真是无聊得紧。

看《小别离》才追个头,后面的不敢说,也不愿意去看剧情介绍。总之,初步感受就是两句话。

一句是:女人啊,我们能不能不雌激素失衡。

第二句是:女人啊,学习老公们好榜样。

先说第一句。

“雌激素失衡”,是海清饰演的朵朵妈的自我评价。海清演这个角色,实在是形神兼备。大概“杂糅”了当代很多中国式“虎妈”形象。你看着看着,总能从细节中找到自己的一些影子。反正,我可耻地坦白,我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跟朵朵妈,是很像的。

这种“雌激素失衡式虎妈”,基本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偏执。被社会庸俗的价值观绑架,迷信自古华山一条路。比如天天在家里跟朵朵嚷“你考不上重点高中就考不上重点大学,考不上重点大学你这辈子就全完了”。我的妈呀,要照这个理,马云啊,三毛啊,琼瑶啊,韩寒啊,郭敬明啊……这类人,早在初高中时就死完了。要照这个理,中国有70%的上不了重点高中的孩子,也早就尸骨无存了。

这类妈的阶级斗争思维非常强大,动不动就上纲上线。房里耗子叫,立马警觉虎来到。朵朵跟高中男生稍有接触,她便一口断定女儿早恋了。这还得了!天要塌下来了!

“一早恋,朵朵这辈子就完了”。

“就完了”,基本是朵朵妈的口头禅,或者说,是她看待女儿评判女儿行为的“心法”。考不及格,完了!考84.50.585,完了!没有考进100名,完了!孩子撒谎,完了!孩子晚回家,完了!孩子顶嘴,完了……总之,动辄完了。其眼睛上时时刻刻装着放大镜,作用是分分秒秒放大孩子的问题,先恐吓自己,然后恐吓孩子,把家里搞得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第二,空虚。其表现为把自己的生命状态无原则地和女儿“连接”在一起。女儿表现“优秀”,她就神清气爽,觉得天是蓝的,水是清的,人生是成功的。一旦女儿稍微偏离其“教育路线”,立马就惊慌失措,风度气质全丢,甚至把自己的人生定义为失败。这类虎妈,在职场上精明能干,功于算计,独立得虎虎生风,似乎从不缺少智慧,是典型的“女强人”。但一回到家,就“外强中干”,无穷无尽地向女儿和老公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女儿老公一旦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就六神无主方寸大乱。

她们似乎对家人爱得很深情,很彻底。但其实,她哪里是在爱,她根本就是在索爱。

女儿的学习状态决定自己的生命状态,老公的听话状态决定自己的生命状态——一个女人,如果活到这个份上,心不累死,那才奇怪。

第三,虚伪。“雌激素失衡式虎妈”其教育方式为典型的“一手大棒,一手棒棒糖”式。多多妈不爱朵朵吗?当然爱!而且爱得要死要活。但这爱,很变态:女儿分数高,就爱,分数低,就怨;女儿温顺听话,就爱,女儿叛逆反抗,就怨。总之,朵朵妈的爱,有很多附加值。这个爱,事实上跟朵朵本人无关,而跟朵朵是否满足了当妈的各种要求和欲望有关。满足了,就可以抱着你搂着你泪流满面心肝宝贝地疼;满足不了,那就是大逆不道忤逆不孝,穷追紧跟着非要你改变不可。

这样的爱,本质上是一种“控制”。而且最可怕的是,虎妈们无知无觉,认为这是行天下父母之权,天经地义,无可厚非。

而人一旦想控制别人,哪怕是对自己的女儿,其手段之残酷,之丑陋,都是不堪入目的。

比如为了侦查朵朵是否早恋,她先是逼着丈夫白天趁女儿不在双双偷入房间翻箱倒柜寻找证据,最后甚至连床垫都掀起来了。女儿恰好回家撞到,两人只好狼狈假装在女儿床上亲热才躲过一劫。后来又深夜潜入女儿房间,利用女儿熟睡之际盗取其指纹想打开女儿手机。结果不慎滑倒暴露惊醒女儿,只有假装夜游逃跑出来……

真是可怜天下“虎妈”心。为了掌控孩子的一切,真可谓机关算尽,舍得了小命儿丢得了脸,什么手段都敢用。

结果自然是遭到激烈反抗。一向乖巧听话的朵朵终于不断爆发,一次次质问:除了分数,你们眼里还有什么?除了名次,你们的眼里还有什么?

没有“人”,只有“分”;没有“信”,只要“疑”……

朵朵之问,真的抵得上中国当代教育的世纪之问——钱学森之问。

它问到了太多太多中国家长的痛处:如果我们真静下来心来仔细想想:我们爱的是孩子吗?

不!我们爱的不是孩子!而是孩子带给我们的荣光,带给我们的安全感。

不是孩子需要我们,而是我们需要孩子。

不是孩子折磨我们,而是我们折磨孩子。

我们无法接受一些事实。比如:

并不是勤奋就能解决一切问题。中国的中高考的成才之路,命中注定只能属于一部分孩子——这部分孩子适合读书,适合应试。他们是中国教育康庄大道上最显赫的受益者。当爹妈,生出了这样的孩子,当然很省心;但如果没有生出来,你却硬要让孩子去走这条路,事实上他就是头悬梁锥刺股也做不到。你不承认自己基因不正,反而一味驱赶孩子亡命应试路,逼死了孩子,也逼疯了自己。

比如,孩子确实是你生出来的。但孩子来之前,你并没有征求他的意见。人家未必愿意来。他不是一个东西,更不是一个商品。他不是你的私有财产,更不是你的人生投资理财的筹码和手段。

父母与子女之间的矛盾,往往很多时候都在于打着爱的旗帜实际上却是在互相利用。父母老想“利用”孩子去完成自己的梦想,去成就自己没有成就的人生辉煌。

中国式父母之所以被集体绑架,乃是因为社会上有一些流行的论调可笑得惊人却非常有市场。比如:

你再怎么成功,如果你的孩子不成功,你这一辈子也是失败的。

傻子都懂,这里孩子的“成功”,就是指孩子“考上了重点高中考上了重点大学,挣了大钱做了高官成为了所谓成功人士”。

咱天朝大国,孩子“成人”了是不算成功的,只有“成财”了,才算“成才”。

在这样的让人恐怖的大环境中,自然让一批批花朵儿一般的女儿被逼得雌激素失衡,成为了朵朵妈。

这个电视剧还没有看完。我不知道剧情将向何处发展。但有一点我敢肯定:

第一,如果朵朵妈们不改变,还是这样继续以“爱”的名义继续控制下去,处处用自己的价值观评判孩子的行为,处处按照自己的目标改变孩子,最后不外乎两种结果:或者朵朵妥协,跟现在的大部分孩子一样,终于被“教育”成功。但他们还没有走进生活,就已经失去了生活的热情。而且他们将“遗传继承”朵朵妈们的“雌激素失衡”,继续成为新一代焦虑的家长,继续制造新一代焦虑的孩子。

还有一种可能,朵朵不妥协。朵朵妈也不妥协。怎么办?按照我的经验,最后一定是朵朵以毁灭自己的方式来唤醒妈妈,以摧毁自己的方式挣得成长的自由。这样问题会解决得很彻底,但内耗极大,双方伤害也极大。痛而修复的过程会很漫长,很煎熬。我想,电视连续剧为了好看,可能会走这个路子。

但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中国式家庭选择“妥协”的比较多。鉴于“雌激素失衡式老妈”的威严和歇斯底里,我们的大部分孩子,是不敢,甚至懒于反抗的。

所以,我们的教育非常成功地让一朵一朵的生命之花不是姹紫嫣红地争奇斗艳,而是同一时间同一频率同一模样开放。看起来很壮观,像张艺谋的奥运开幕式和前段时间杭州的那个开幕式,场面很大,也很唯美,但细细一看,跟“每一个”个体的生命状态无关。

我觉得,《小离别》把小主人公的名字取为“方朵朵”,是很有象征意义的。

一朵一朵地自由地独自绽放,不被打扰,不被强行定义,在中国生命的百花园里,还是很奢侈的事情。

所以,我很担忧一件事情就是:《小离别》最后的大结局会不会落俗?所谓落俗就是:故事中的三位小主人公,朵朵,琴琴,晓宇,会不会经由不同的道路,最后都成为了“成功人士”——即成功的孩子。或者如琴琴学业显赫,或者如晓宇成为乐坛新秀,或者朵朵成为了青少年作家……那天我偶尔瞟了一眼电视剧,看到朵朵父母正在讨论朵朵后来写的小说畅销,一年挣了几百万的问题。我的心就一沉:我想,完了,一部好片子,还是走到这个路子上去了。

现实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的所谓“成功”?我们还有一半的孩子,高中会选择职高;我们大部分孩子,出不了国也读不了985211;我们大部分孩子,大学毕业后只会跟我们一样成为普普通通的劳动者。我们不承认平凡的意义,不尊重平凡,不认同“成人比成才更重要”,我们便只能世世代代永远生活在焦虑中,一代又一代的朵朵妈只能前赴后继,活得女不女男不男,终生雌激素失衡,河东狮吼一辈子。

简单说一下第二句吧。

女人啊,真的要学习老公们好榜样。我想表扬一下故事中的“爸爸”们,“老公”们。比起朵朵妈们,他们都算正常人。从“虎妈猫爸”开始,这些电视剧中的男人们便是小女孩儿们的保护神。他们使出洪荒之力,在小女儿和“河东狮”之间周旋,既要维护老婆的威风,又要保全女儿的幸福,实在是非常辛苦。

我是女人,但我并不反感这些情节。就我的观察,在现实中,这也是事实。起码在我家,当我还在“雌激素失衡”状态中,未能调养修行以至于痊愈的时候,我家的猪老公,对维护家庭和谐,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的。而且我还是教师,据我的观察,在我的学生家庭中,大部分时候,因为教育而抓狂的,和儿女反目的,也是当妈妈的较多。

我觉得爸爸们对妈妈们的不良表现可以多些宽容:女人之所以这样,实在是因为生来不易——每个月一次流血牺牲,一生至少一次提前见阎王……女性生理特征几千年丝毫未变,但社会重担却成倍增长。所以,女人比男人,有更强烈的生存危机。在巨大的压力面前,我们的雌激素自然容易失衡。

所以,男人相对淡定,女人相对焦躁;男人相对宽容,女人相对小心眼;男人相对理性,女人相对感性;男人相对放松,女人相对紧张……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合理的存在。

有一句名言,我越来越信。它说:

男人是天生的教育家。

我觉得,确实是。女人“撑不住”的时候,“还政”于老公,可能是一种好思路,一条好路子。

孩子真的不是“管”出来的,而是“爱”出来的。

一个家庭中,谁最有爱的能力,谁就应该是老大。

咱们女人,要“有相信”,要“有信念”。如果死死纠缠着自己的价值观教育观不放,当然永远雌激素失衡,被永远困在更年期。老公想要帮你,也帮不上。

放孩子一马,放老公一马,就是放自己一马。

我们要平衡,不要失衡。

我们好好修炼吧。

2016/9/11



作者简介:王君,中学语文特级教师,“青春语文”的领军人物,现任教于清华附中,以课堂的质量抵抗轻飘易逝的生命,凭借课堂的高度走向生命的高度。

王君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2041562123


向您推荐:王君青春语文有声频道,现在已上传音频一百多个。关注方法是:手机应用宝或者网络百度下载 “喜马拉雅FM”——查找“王君青春语文有声频道” (http://www.ximalaya.com/zhubo/39842699)——关注——收听

编辑:熊幸


我们诞生在讲台



语文教师:刘英丽

北京十中,执教十四年

每一个学生都是一颗种子,教育的目的,在于唤醒这颗种子,让它生根发芽,长成它独特的样子。语文除了课文和分数,还有诗意和远方。带领学生一起发现生活之美,和学生一起诗意地生活。


欢迎投稿:taogao@yuwenshid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