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梦里花落

文生2018-05-15 07:34:58

那年,还是高中的男孩对大他八岁的女孩说,“你等我六年,我有四年大学要念,还有两年兵役要服,六年一过,我就娶你。”六年后当女孩走过坎坎坷坷,再回到曾经的地方,男孩兑现了诺言。或许男孩的承诺太重,以至于上帝都艳羡,她等了他六年,他陪了她六年。当一袭黑衣的三毛离开撒哈拉,那个长着大胡子叫荷西的男孩便也化作一朵三色堇,在撒哈拉长远而又干涸的梦里凋落了。
曾经看三毛的文稿时,看到她写过一件事,某一次荷西在外归家,三毛在做饭,三毛问:“有没有给我带礼物啊?。”荷西摇摇头,过了一会儿荷西拿着他的帽子变戏法般地变出一个方形铝盒子放在手心,三毛笑了笑,嗔怪道“你不是说没带吗?不过我想要的是那个心型盒子。”荷西摸了摸头,显得无奈,吃饭的时候,荷西望着三毛,把方巾盖在手上,一掀方巾,一个心型的铝盒子放在手心,然后三毛拿着筷子满屋子追着荷西,“你到底买了几个盒子!”
看《三毛传记》无法去理解这样一个刚毅与温柔并存的女子为何会如此坦然面对生与死,等到再读《梦里花落知多少》才明白梦里的花飞花逝是这个带着温柔与刚毅的女子也无法承受的啊!任何刚毅又怎能敌的过那时光漫卷的柔情,风雨淋漓的沧桑。其实,每个人的坚强都是装出来的,只是自己觉得自己能去承受,能承受失去,承受不公,承受落寞,当夜幕沉沉,独自一人,想想,其实自己,并非坚强。只是不想将那埋到泥土里的忧伤放到风里张扬。
三毛曾问荷西,“如果有来生,你愿意再娶我吗?”
荷西回答,“不,我不要。如果有来生,我要活一个不一样的人生。”
三毛打荷西,荷西说,“你也是这样想的,不是吗?”
三毛望着荷西笑了笑,好像真是这样。
既然下辈子不能在一起,好好珍惜这辈子吧!这种问答多么真挚,毕竟谁又能真正陪谁到地老天荒,你曾经在梦里觉得惊艳一程山水的花,又是否值得自己去珍藏。那冷夜所走过的一更风雪在徒劳的纠结里是麻痹还是嬉戏。这些问答也只有你我自己得知。我想起了一段关于高中同学小博的故事,高中班级所在的楼层都是按照成绩划分,楼层越高成绩越低,小博是个游戏狂,成绩差,所以被分在最高层。但某一天我发现一个去网吧通宵玩游戏的人可以不开电脑,做作业复习试卷到凌晨两点半,而且还能够六点就起床去教室。我们都觉得小博浪子回头,虽然高考后小博的学校并不太理想但对于他而言,已然是最大的努力,或许这本应该是一个励志故事,可以成为又一个传阅学海泛舟的鸡汤。但却不是,小博后来和我谈起这件事说,他努力的原因很简单,他喜欢上一位学妹,在半年的时间里他每天五点五十站在最高楼的走廊里等着这个学妹六点从楼下走过,然后他自己开始一整天的复习,他不觉得自己是努力的,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为了不辜负父母老师,只是觉得努力就会离那位学妹的距离更近。我笑话他,你怎么知道人家会去哪个学校,人家还比你晚一年高考呢,再说人家还是一楼的,不觉得自己傻乎乎的追求不切实际吗?他没回答,只是说,青春都会有点犯傻。这个故事这样就可以结束了,但还是没有,一年后的暑假小博给我发消息,他站在高中学校门口,拍下了那年高考录取通知,他喜欢的那位学妹去的学校是同济,他说,他这一辈子也碰不到那个位置,他在大学的一年里,总会想起高中从楼下走过的身影,那个背影像一颗种子在他的梦里发芽开花,然后在一年后凋零枯萎。我默然,我找不到任何话语去描述这种感情,因为我不是主角。也是这次让我觉得原来爱情可以将正能量发挥到人所能承受的极限。哪怕仅仅是可望不可即的暗恋。最后我写给小博一句话,亦算是安慰。“在命运里,相逢的人定然会再相逢。”
其实梦里的花总会落,它的价值不在于它的枯萎,而在于它开过。梦里花开,开过便不会落。
文/王伟东
编辑/任彧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