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真情】波波永生不忘的他们

宁城bo波2018-04-15 21:04:03

波波永生不忘的他们

文:波波         部分图片来自花瓣网


       夜。初冬之夜。一伙朋友。温情。

       周五回家,从乡下带了点土特产,土鸡、紫薯、野生菌、新鲜红薯粉。想和几个彻底的友们分享,这个五人团,因为工作原因,丁妈没有到。虽不完美,但还是凑成了一桌。忘年交,熊哥哥吃完就回去了。我们仨坐下来,天南海北地开始聊起来。突然聊到了怎样为人,讲起了一生中那些对自己好的朋友。身旁的楚胖子总是一脸崇拜地忘着我,然后满脸真诚的感谢。望着她满脸笑靥而又如此痴迷我的样子,正如慧芳所说,对每一个人真诚的笑,似乎可以收获很多。我不禁想起那些岁月中的他、他们来……


       那年是在江苏如皋做酒店管理。开始去时实习三个月,周一到周五培训,单位管中晚饭。周六日本地的员工走了,只剩下我们四个外地实习生,所以不管饭。第一个周末,单位补贴了我们11元一天做餐费,第二周起便没有伙食费了。当时说好的实习期600一月,但因为怕我们实习完不做了,就扣了300一月。300元一月,还不管周末的伙食。

江南的冬似乎总是太漫长。才9月刚过,我们就感到了深深的寒意。重要的是,当时我们去时还是夏天,连凉席都是在那边买的,至于冬天的被子,衣服一件都没有。拿着好不容易盼到的300元,那时的自己真是泪眼滂沱。一辈子的眼泪在那时基本都花光了,以致到后来,无论谁怎样伤害到自己,都绝不会掉眼泪。

      

   

清楚的记得那时候我们基本是天天挨着饿,最记得的是周末没地方去,我就走几公里路去那书店看书。中午饿了就去买点干粮填下肚子,要不就几个人合伙吃一包方便面,把汤都干了。这样的日子好不容易挨过去了,终于等到了转正。当把酒店所欠我们三个月的900元拿到手,我给自己添了一件以纯的外套外,竟然也所剩不多了。

天很快就凉了,而我连棉被都没有。拿着手里的几百块,低着头,一边想着不知道这日子怎么坚持,一边走进那简陋的宿舍时,竟然发现一床大约十斤重的棉被正放在我睡的下铺。我连忙坐到床上抱着被子询问是谁把被子放错了,一张纸条掉了下来:“波波,我从家里给你带了一床被子,我们江苏的天凉得快。薛阿姨。”简单的字条让我立刻浮现出那矮矮的、胖胖的,因为摔过一次跤而掉了半颗门牙的薛阿姨。不知为什么,我竟然没有掉眼泪,而是笑得合不拢嘴。

        

       一个冬天的床上因为有了温暖的被子,似乎就多了家的味道,甚至成了一个外地人的窝儿。接来的日子虽然艰涩,但我们还是坚强地生活了下来。只是每个休假,我依然选择去市里的书店看书。还记得那天我是被那本《感动读者的一百篇文章》所深深迷住,干脆忘了吃中饭的时间。回到酒店食堂时已经两点了。所有人都吃过饭了,我一个人走进食堂拿了个碗在锅了盛了点冷饭吃起来。

       厨房里的阿姨们嘟嘟囔囔,我也听不懂这些你侬我侬的江苏话。可能是嫌我去晚了吧。我只能抱歉地对她们傻笑着。突然那个五十多岁的大伯,拿着一个很大的脸盆来到我面前,叽叽咕咕对我边说边做夹菜的动作。那瘦削的身子系着一块深蓝色的抹布裙,双袖上带着同样深蓝色的袖套,眼睛里满是微笑和慈祥。

       

        我听不懂他的话。见我不动,他干脆把那大脸盆放到我的桌上。原来盆子里是剩下的鸡腿。我难为情地夹了一个放在自己的碗里。只听他又叽叽咕咕地说一大堆,旁边的阿姨们也叽叽咕咕地对他说着什么。突然他转过身拿双筷子直接又夹了一只特别大的鸡腿放在我的碗里,依然那样慈祥地对我笑着。阿姨们看他这样,竟然开始骂骂咧咧起来。可大伯毫不理睬,端着脸盆走进了厨房。望着碗里的两只鸡腿,虽然是一碗冷饭,竟然吃得好香好香。

       

       工作快四个月了,每天只吃了两餐饭,前三个月的周六、周日还是吃一顿算一顿的感觉。而食堂每周才有一次的鸡腿,对当时的自己来说是多么的向往。那餐饭,是自己去江苏工作的五个月里吃得最饱的一次,也是我一生中吃得最香的一餐饭。而那个大伯,虽然我连名字都不知晓,但他却成了我这辈子里最难忘的人。


        古龙说,有的人与人之间,就像是流星一样,纵然是一瞬间的相遇,也会迸发出令人眩目的火花。火花虽然有熄灭的时候,但在蓦然间所造成的影响和震动,却是永远难以忘记的。


        虽然在江苏我只生存了5个月,在深冬来临前,一个连羽绒服都买不起的工作,怎么才能做得有定力呢。即使自己学了好几年的酒店管理,毅然放弃了那五星级酒店管理的基层工作。然而在以后的岁月里,却一直都记得,那寒意袭人的日子里薛阿姨借给我的厚厚的棉被。那床棉被甚至让我减少了很多对家乡的思念。而那个硬是加给我两个鸡腿的大伯,却让我明白一个深刻的道理,无论自己所处在任何环境,处在人生的任何阶段,我都要竭尽全力帮助别人。也许对于帮助者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然而对于受助者来说有可能是雪中送炭,让她终身不忘!


        回到现实,我经常会接到很多类似这样的电话或者短信:“波波,一段时间不见你,真的好想去看你。坐在你的身边,听你唧唧歪歪说点什么,我就有了力量。”这样的短信总是来自我的朋友。而隔一段时间,就会接到这样的电话:“波波老师吗?好想你,还记得我的名字吗?虽然分开一年多了,可是只要写人物,作文中就是你。”这些来自我的学生。然而当我偶尔在微信中说说自己累了时,总会收到:“波波,要注意身体,我们和孩子一样想念你,放假带乐乐来玩哦。你不再教我的孩子,真是遗憾呀!”这些来自家长……


       今天黑龙江省巴彦县的苏志民老师,一定要我打个电话给草根网络研修群的群主王首鹏大哥。我真的觉得不好意思,学习群里几千人,大哥怎么又会认识我。而苏老师不断给我鼓劲,只想告诉我每周日、周一在研修平台上播放课例的大哥,是多么希望远方并不熟识的我们多多努力。我鼓起勇气对大哥说谢谢,而大哥却反过来给我说谢谢,说我送去了惊喜。


        茫茫人海,缘分是多么珍贵。安兰德说:“我以我的生命及我对生命的热爱发誓,我永远不臆造观念或理由,羁绊自我或他人的行进。我只为自己生命的灿烂而努力,只为自己辉煌的明天而发奋。这才是我,一个时刻绽放着激情与光华的,幸福而乐观的行进者。”而我却想永远记住那些在我生命中给我帮助的贵人,是他们让我有了勇气和动力,让我一直坚持在做一个乐于给人雪中送炭的幸福而乐观的行进者……


作者:波波    一个快乐而充满爱的老师

个人微信:13574854046


关注波波,因为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