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烈女坟(下)|原创小说

星河犁梦原创文学2018-03-12 19:33:58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在天安门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式。在观礼台的贵宾席上,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正在激动地向服务员打听着什么。原来这位老人就是桂花苦苦等了一辈子的丈夫大龙。经过三天如坐针毡的煎熬,他终于踏上了阔别八十载的故乡之路。

一下飞机,老人不顾劝阻,不顾自己已九十八岁的高龄,连夜驱车二百余公里,于半夜时分赶到了他魂牵梦萦的金桂树下。尽管是在意料之中,老人还是经受不住,瘫坐在他朝思暮想的妻子墓前。往事如磐,历历在目。

八十年前在金桂树下与刚成亲的桂花依依惜别后,部队就连夜向西出发了。

大龙和他的战友们,从湘江之滨的鏖战到赤水河畔的奇兵,;从嘉陵江上的博击到泸定桥边的呐喊。经过大小数十次的激战,终于摆脱了敌人的围追堵截。一九三五年六到八月,他们翻越了长征途中的五座大雪山。穿过了松潘大草地,到达川甘边境的班佑、巴西地区。

一九三六年十月底,大龙所在的红九军西渡黄河,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一天清晨,他们在甘肃与马步芳部的骑兵团遭遇了。在激战中,突然一发炮弹在大龙身边爆炸,随着一声巨响,大龙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大龙被冷风冻醒时,伸手不见五指,四周静得可怕。他试着动弹了一下,除了脑袋嗡嗡作响外,全身却意外的没有一点异常。于是赶紧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尸体,跌跌撞撞地离开了战场。也不分东南西北,只想离得越远越好。当再次醒来时,他已躺在一个小窝棚的热炕上了。只听见外面一个姑娘的声音:爷爷,您看这衣服。哥应该是前天在这里路过的那支队伍里的红军哪!

小声点!枣儿,别洗了,赶紧把它烧了。要是有人问起,就说你哥是在外做生意回来的。知道不?

嗯,知道了。真不知我哥怎么会当红军的?叫枣儿的姑娘应道。

大龙这才知道他们把自己错当作这位枣儿姑娘的哥了。

过了一会儿,枣儿姑娘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地瓜粥。大龙整整一天一夜没吃过一点东西,连水都没喝过一口。一见到这碗粥,连感谢都来不及说,接过来就大口大口喝起来。急的枣儿在一旁连声说:哥,慢点,别烫着了。

大龙一口气把这一大碗地瓜粥喝了个底朝天,才抹抹嘴,对枣儿说:姑娘,对不起,我不是你哥。我是中国工农红军一个侦察排的战士。

枣儿听了赶紧朝外面喊:爷爷,快来呀!我哥脑子摔坏了,他不记得我们了!

大龙下了床,边往外走边说:姑娘,我真不是你哥,你们肯定认错了。要不我到院子里,你们再瞅瞅?

在院里,两人上下打量了半天,枣儿还是摇摇头说:没错呀,是我哥呀。哥,你这是咋的啦?

爷爷眯着眼睛对着大龙的眉毛瞅了又瞅:太像了,太像了!枣儿,这不是你哥。他的眉角没有痣。

枣儿不相信似的又走过来仔细看了看大龙的眉毛,才红着脸小声说:对不起啊,大哥。你们实在太像了。

爷爷说:外面满世界都是马家军,出去你也活不了,不如先在这里住下,等太平些了再作打算吧。停了停又说,在这里就当枣儿的哥吧,外人肯定看不出来。转过身对枣儿说:他哪些地方要是和你哥不像,你就给他学学,别让那些白狗子嗅了出来。知道不?说完,就背着背筐出门了。

哎!枣儿望着爷爷的背影响亮地回答。

大龙思量也没地方可去,看枣儿要下地,就说:我也去吧,这可是我的老本行了。

枣儿说:哥,你不歇歇?

大龙说:庄稼人,身子哪有这么金贵?说完,利索地拿起墙角的锄头,跟着枣儿下地去了。

路上碰到了放羊的罗大爷和枣儿打招呼:哟,你哥啥时候回来的呀?

枣儿笑着说:今儿天没亮到的家。

几年没见,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勤快。老人说着,挥挥手,赶着羊沿小路上山去了。大龙心想,自己和枣儿她哥长得还真是一个样。心也就放下了。就这样,和部队失去联系的大龙就以枣儿哥哥的身份,在这个叫枣儿沟的偏僻小山村住下了。大龙为人耿直、义气,还天生一副热心肠。才一两个月,就和当地的村民打成了一片。

一天,大龙下地路过魏奶奶家,看到魏奶奶正在吃力地起羊圈。赶紧说:哎呀,快放下,让我来!不由分说夺下魏奶奶手里的羊粪铲,把身上的小白褂一脱,光着膀子麻利地干了起来。

魏奶奶站在一旁搓着两只手一个劲地说:这,这大侄子,这咋好意思呢?

大龙边干边笑着说:魏奶奶,没事。您老以后有事吱一声,我啥也没有,就有一股子傻劲!

怪不得昨儿晌午老杨媳妇跟嫚儿她娘说:哪个妮子要是嫁给大龙,准错不了。听她的口气,是想把枣儿说给你当媳妇呢!

大龙听了随口答到:那可不敢,我是有……”话到嘴边,急忙活生生地咽了下去。

魏奶奶见状,笑着凑近大龙的耳朵神秘地说:其实我们几个老家伙早就知道你不是枣儿的哥,只是没捅破而已。不过放心,谁也不会坏事!你看,老杨媳妇还在为你张罗着媳妇呢!这老东西可是瞎操心了。哈哈哈哈!

从魏奶奶家回来,爷爷说:开春了,你兄妹俩把肥料拉到地头去,我把要用的农具拾掇一下,顺便搁两张煎饼给你们带来,省得你们来回跑,耽误工夫。

大龙听了,就和枣儿拉肥料下地了。快晌午时,突然从村里传来几声枪响,大龙一惊。枣儿说:没事,又是那群疯白狗子。咱也没什么可抢的东西了。你放心吧!

正在议论着,只见放羊的罗大爷气喘吁吁地边跑边喊:枣儿,快回家去看看你爷爷,他快不行啦!

枣儿丢下粪叉就往家跑。等他们跑到门口,只见院子里围着一堆人。枣儿推开人群挤进去,见爷爷躺在血泊里,胸口的血还在不停地往外冒。爷爷看见枣儿和大龙,无力地伸出带血的手,费力地把他俩的手握在一起,嘴角微微地动了几下,头一歪,就再也没醒过来。几位大娘费了老鼻子的劲,总算把哭得死去活来的枣儿架到了屋里。大龙在乡亲们的帮助下,以儿子的身份,料理了爷爷的后事。

看着失去了亲人的枣儿,大龙只好把找部队的事暂时放到一边。安慰说:你放心,爷爷不在了,有哥在!今后哥就是为你撑起这片天的人!

枣儿哭着扑到了大龙的怀里,抽噎着说:哥,你是部队上的人,迟早总得走呀!

大龙握着枣儿的手,坚定地说:部队,我肯定得回!可既然爷爷临终时把你托付给我,那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的!从此,大龙一边四处打听部队的消息,一边尽心照顾着苦命的枣儿。

一天下午,大龙在小山脚下碰到罗大爷,大爷神秘地说:听说蒋委员长在西安被抓了,可后来被红军放了。

大龙一听,忙问:您知道红军现在在哪里吗?

听说在陕北延安。罗大爷小声说。

大龙强压住内心的激动回到家里,可一看到正在锅台旁忙碌着的枣儿,心里就犯了愁:自己走了,剩下枣儿怎么办呢?枣儿看他心事重重的样子,问他怎么了。大龙就把罗大爷带来的消息告诉了她。

枣儿忧郁地说:那你打算到陕北找红军去?

大龙想了想坚定地说:要走也得把你安顿好再说!

你打算怎么安顿我呢?枣儿调皮地问。

我得把你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呀!大龙不假思索地回答。

不嫁!枣儿回答得很干脆!几个月的共同生活,枣儿已深深爱上了眼前这个叫哥的男人了。特别是爷爷临终前把她的手交到这个男人的手上时,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命运和他捆在一起了。哪怕等在俩人面前的是刀山火海,她也认了。乡亲们也想促成俩人的婚事。可大龙不管罗大爷三番五次的开导,总是一句话:老家婆姨等着我呢!枣儿不管魏奶奶苦口婆心的劝解,也是一句话:爷爷把我交给哥了。弄得几位老人谁也没办法。就这样,一对特殊的兄妹,相依为命,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大龙寻思,不管用什么方法,怎么也无法把枣儿嫁出去。再拖下去还不把人家姑娘的青春给耽误了?一天晚上,只好狠狠心对枣儿说:妹呀,哥是队伍上的人,总得回队伍上去。谢谢你这几年的照顾!哥不能拖累你,哥想明天就找部队去!

枣儿一听,连忙说:是这个理儿,今晚我准备好干粮,明儿一早咱就走!

哎呀!哥去找队伍,你跟着,这算啥呢?

那你就忍心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呀?你咋答应爷爷的呢?枣儿一边说一边就流下泪来。

说实在的,大龙要是让枣儿孤零零一个人生活,也确实放心不下。思前想后,决定带枣儿一起走。第二天一早,跟魏奶奶和邻居们告了别,俩人就踏上了寻部队之路。

一路上风餐露宿,历尽艰难。谁知由于走错了方向,俩人竟一路南下,历时半年,直找到中缅边境的瑞丽。碰到了中国远征军的三十八师,俩人以未婚夫妻关系被编入113团。大龙任侦察排副排长,枣儿被安排在战地医院当护士。然后很快就随军抵达缅甸,参加了曼德勒会战。在仁安羌战役中,大龙凭着自己的机智和勇敢为部队提供了日军指挥部的正确位置而立了大功,中缅印战区美军总司令史迪威为他颁发了嘉奖令,受到了三十八师师长孙立人的接见,并直接晋升为113团侦察科少校科长。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又发动了内战。这下大龙不干了,坚决提出退伍。结果被战时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四九年全国解放前夕被押解台湾。这期间枣儿以大龙未婚妻的身份始终陪伴着他。

大龙于五二年出狱。他的老师长孙立人时任国民党陆军总司令。得知大龙获释,就电召他归队。然大龙对国民党已心灰意冷,断然拒绝。竟和枣儿一起在偏僻的乡下购买了一块地做他的农民,从此再不过问国事。他深情的在院子里栽上两棵金桂树,每天晚饭后都会静静地坐在树下,思念着他的桂花。枣儿总会默默地陪在一旁,从不打扰。

一个晚霞漫天的傍晚,俩人坐在金桂树下。大龙愧疚地说:枣儿啊,再漂亮也架不过年纪呀,你都三十出头的人了,成家吧!耽误了你,哥一生都不安呐!

枣儿却板着脸反问:哥嫌我年纪大难看了?要是哥真嫌弃我,明天一早我立马走!

你知道哥不是这个意思。可哥不能拖累你。

我怎么没觉着有谁拖累我呢?枣儿调皮地仰起头微笑着说,哥,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别赶我走。十五年前我没走,现在除了这个家,枣儿还能去哪儿呢?哥,妹知道你的心里放不下嫂子,可我心里也放不下哥呀!就让咱俩兄妹一辈子吧!

八十年代,两岸的关系有所改善,枣儿就劝大龙回大陆寻亲。大龙虽然也很迫切,但此时枣儿的身体状况不佳,叫他怎么走得开呢?

九六年,枣儿怀着对大龙的满腔深情病逝他乡。她终身未嫁,一直以妹子的身份陪伴大龙走过整整六十年!

大龙手扶着那一柜子一尘不染的新布鞋,仰望着满树盛开的金桂花,喃喃的说:八十年的期盼,六十年的患难,我一生辜负了两个好女人哪!

早上的第一缕阳光投在了大龙的脚上,那双崭新的布鞋闪着耀眼的金光。大龙的身旁,整整齐齐地叠着三十七双新布鞋。上面撒满了厚厚一层金黄金黄的花瓣。大龙的人生定格在他妻子的金桂树下。

在整理老人遗物时,人们发现一只精致的小樟木箱。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个小红布袋,上面是一张枣儿的遗像,遗像上端端正正地放着桂花留下的那块银元。

金桂树下,紧挨着桂花的墓边,出现了两座新坟。当地的人们都把这里叫作烈女坟。





编辑 |王秩美





国际惯例
ヽ(•̀ω•́ )ゝ
版权声明

原创文章 不得抄袭
欢迎个人转载

——王秩美

Labyrinths
欢迎来敲门

Hi
生活可以无尽平庸,但总要有梦想
欢迎加入星河犁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