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重生之后,她录下两人共同的心跳 ❤姑娘,我会替你好好活着

潇湘晨报2018-03-13 06:17:29


1分钟的时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慢步70米,看完一篇500字的微信推送,APP上叫一次外卖……


对于67岁的余杭人吴女士来说,1分钟意味着77次心跳,意味着她的“重生”又多了60秒。


接受心脏移植手术后,每年她都会为捐献者祈祷,而今年,她想用不一样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感谢。


网络图片


缘起



上周日,浙大一院心胸外科举办第一次“心友会”,吴女士和另外10位接受换心手术的”病友们“一同到场。


之所以在“病友们”这个词上打上引号,是因为这些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的换心人,现在完全过着健康人的生活——除了每天服用一次抗排异药物之外——有的结婚生子,有的考试升学,像吴女士这样的人,正和老伴享受着安祥的晚年生活。


2012年6月12日,吴女士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接受了心脏移植手术,在这之前,她被肥厚性心肌病困扰了5年,饭吃不下,觉睡不着,光是病危通知书,医院就下了9封,她随时都会因为心脏疾病离开人世。


直到这一年的6月12日,一位年轻小姑娘改变了吴女士的命运——在器官捐献并不那么被人熟知的五年前,小姑娘因为肿瘤离开人世,她的母亲决定捐献女儿的器官,吴女士接受的就是这位小姑娘的心脏。



寿衣



这颗不断跳动着的心脏,总让她在每次开怀大笑之后有一些不安,“我应该为她做点什么。”


这个念头,早在手术后睁眼的一瞬间就有了,那是心脏移植手术之后的第二天,吴女士睁开眼睛的时候,思维也慢慢控制住了她的大脑,“全身插满了管子,动都不能动。”


对所有人来说,那都不是一个舒服的姿势,不过对于吴女士来说,那简直就是享受,因为在之前的5年里,她甚至都没法好好地躺在床上睡一个整觉。


气急、发闷,这是吴女士过往的生活常态,她只能用坐着的方式抵抗胸膛里那一股怎么也消不去的邪气。而那个和她结婚40多年都没拌过嘴的老伴,在几年里瘦了50斤,他向吴女士隐瞒了每一次的病危通知。


自己身体的情况,吴女士最清楚不过了,“那段时间真是难熬啊。”吴女士甚至为自己准备好了寿衣,就等着生命的最后一天的到来。



受捐



只有心脏移植,是吴女士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2012年6月12日中午,吴女士和老伴徐大伯在家里吃午饭,吴女士吃一口歇一会儿,徐大伯也是眉头紧缩着,一点一点喂给她吃。


饭吃到一半,徐大伯的手机响了,电话那头是浙大一院心胸外科的医生,“别吃饭了,赶紧过来,有人捐献了心脏,手术很快就可以做了。”

网络图片


“他电话还没打完,我就知道是好消息。”吴女士说,她看着笑容一下子铺满了老伴的整张脸,褶子里满是开心的味道。


吴女士躺在手术室,小姑娘在隔壁。一堵墙,分隔两位素昧平生的人,也隔开了两个世界:一边要承受年轻生命离去的痛苦,另一边则期待着生命重现的奇迹。


手术从晚上9点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两点,那颗跳动着的鲜活的心脏,从一个躯体离去,点亮了另一个躯体。


“没有感觉,什么感觉都没有。”吴女士说,当她从麻醉药效中清醒过来之后,她躺在病床上瞪着眼睛直盯着天花板,努力感受着胸膛的跳动,可她没有听到过去5年里那种沉重的拖沓感,她什么都没感受到,而这已经足够让她安心。


感激


吴女士能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催着家里人替她写一封感谢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吴女士就打听起捐献者是谁了。


根据规定,医生们不能透露这些信息,吴女士想着办法问其他医生,“昨天推到那个手术室的病人你看见过没有,是男的是女的?”


老伴徐大伯也没闲着,他给浙江省红十字会拨了电话,“最近捐献器官的都是些什么人?有没有哪个人捐了心脏的?”


经过各种渠道,他们能掌握的信息只有一个——对方是一个年轻姑娘。


姑娘长得怎么样?吴女士自己在脑子里为她构建起了模样,“皮肤白白的,肯定很好看,因为她善良,心地好,肯定很好看的。”


这次手术,在吴女士的胸前留下了一条长长的疤痕,从胸部一直到肚脐眼上方,每次洗澡的时候,这条疤痕都在提醒着她正经历着第二次生命,“我不止是我一个人过生活,我也是替她过生活。”


每年清明节,一大早,吴女士就和老伴到家旁边的寺庙里,求一帖《大悲咒》,点燃经书,边烧边在心里和小姑娘对话,“你在那边要平平安安啊,我在这里会替你健健康康活下去的。”


手术后到今年,已经过了4个清明节,可吴女士总觉得还少了些什么,“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不知道她长什么样,我的话她能不能收到啊?”未了,吴女士补充道,“就像你们寄快递,没有收件人,收不到的吧。”


这一次,她找到浙江省红十字会和媒体,希望用更特别的方式表达她的感情,“我也不能和她家里人见面,就用这颗心脏的声音和图像告诉他们吧,她们的女儿在我这里过得好好的。”


上周日上午,在浙大一院,吴女士接受了心脏B超和心电图的检查,在做心脏B超时,吴女士带着浙江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放在自己的左胸口,在20秒的时间里,她的心跳了40下,走出了心超室,她听了一遍重放,“好像跳得有点快。”她有些不好意思,“可能是有点紧张了,要送它回娘家了。”


接着是心电图的检查,在出具的报告上显示着“正常心电图”,这让她又放心了,“说明没问题,我确实把它照顾得不错。”


接下来,浙江省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将把这段录音以及心电图转交到那位小姑娘的家人手里。


“你还有什么想对她家里人说的吗?”记者问道。


“谢谢你们生了这么伟大的女儿,做了这么伟大的决定。”吴女士说。

网友热评  

@猫巷里的树语:或许她另一种方式感受着世界的美!

@Soumns小龙虾:一颗心两个人共用


@屿安__:生命的延续


@白菜挖不停:这会不会让捐赠者的家属更加悲伤呢


@幸福乌鸦:我要是家属会感激她,毕竟女儿没白来世上走一遭。不管怎么样,那位女士在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感激


@江-莱:我爸爸去年10月份去世的,他做了遗体捐献,我也好想看看给谁带去了光明,带去了新生。


@念之吾:器官捐献是一种大爱,而现在还有很多人接受不了,愿爱永久留在人间~


那么,为什么器官供者家属和受者不能见面?

网络图片

 


按照国家规定,供受者之间不能直接见面,医院也不主张供体和受体之间有太多联系。基于尊重器官捐献者及接受者的隐私权,捐献者与接受者双方基本信息都将严格保密,医护人员不会透露双方的姓名或个人资料,以避免当事人不必要的困扰。


“双盲原则”也是国际认可的做法。英国戴安娜王妃遇车祸身亡后捐献多个器官组织,为8名患者带去生机,但受捐者信息至今是谜。苹果公司前CEO乔布斯曾接受过肝移植,其捐献者信息也一直没有公开。其出发点除了保护捐献者与受捐者的隐私,同时也可避免器官买卖。


如果要感谢,可以隔空感谢。想见面或有其他要求,可联系红十字会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如果捐献者和接受者双方需要,相关工作人员会告知捐献者家人有关器官接受者移植手术后的进展,并且可担任“捐”与“受”双方的联系,传递关怀。



与你素味平生,却又永在一起

这才是真正的大爱

↓↓↓



来源:19楼(my19lou),转载已获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