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紫檀雅会】《看红颜》乱世烟花女,本是薄命人(上)

紫檀雅会2018-03-12 10:39:05

紫檀雅会》致力于海内外原创文学、文艺作品发布与推广,

  作品包括文学/书画/音乐/音像/摄影/财经/美食/服饰等,

请点击上面蓝字加关注哦


【壹】


关于“祸水”,前文所述赵飞燕赵合德张丽华周女英,都是皇帝名正言顺的老婆,享受过荣华富贵,替坏事的老板担点责,似乎还说得过去。

可另有一些人,自己本就身世畸零,不过因为天生貌美,又恰好被卷入重大历史事件,也背上祸国殃民的骂名,那就太离谱了。

这样的美女有两位大名鼎鼎的代表——李师师、陈圆圆。本章先介绍李师师。

李师师生于一个王朝衰落时期。

北宋,本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积贫积弱的朝代,在王安石变法失败后经济社会愈加走上下坡路,接下来,新旧两党不消停的党争、官僚的腐败无能又把这个贫弱帝国搞得筋疲力尽、民怨沸腾。



童年时代的李师师是很不幸的。虽然出生在首都开封,但他的父亲王寅不过是一个染布的染匠,而她的母亲,在生下她之后可能因为大出血之类事故就去世了。王寅只能用豆浆喂养她,保住了她的小命。

这个女孩在婴儿时代就表现出一个特别之处,她从来不哭,照《李师师外传》的说法是“在襁褓未尝啼”。

开封有个习俗,为了孩子好养,就要抱到庙里去“舍身”。

王寅于是抱着这个苦命的孩子来到宝光寺。

奇怪的事发生了,一个老和尚看见这个女婴,神神秘秘地问她:“这是啥地方?你怎么就来了呢?”

女婴忽然大哭起来。

老和尚抚摸她的头顶,她又不哭了。

我不知道小女孩是不是被这个怪老头吓哭的,不过王寅倒暗自高兴,说:“这个孩子可真是佛祖的弟子啊!”

佛的弟子,当时称为“师”,王寅遂把小女孩唤做“师师”。

师师的不幸还在继续。她才四岁的时候,王寅不知道犯了什么事,被关到监狱里,死了。小师师被一位姓李的女人收养,从此改名“李师师”。

这个李姓女人,《李师师外传》称作“倡籍李姥”,“倡籍”两字说明了她的身份,那就是干色情服务业的。



古时候的色情服务,不光注重“色”,更要注重“艺”,像唐朝长安城里能背《长恨歌》的妓女,要价就高出别人一倍。客人光顾,不仅是为了发泄身体欲望,更想求得心灵的愉悦享受。所以李师师从小就开始接受专业培训,琴棋书画样样皆通,稍稍长大,已是“色艺绝伦,遂名冠诸坊曲”。



【贰】


如果没有奇遇,李师师尽管色艺绝伦,不过一个高级歌妓而已。

历史却作了戏剧性的安排,把一个皇帝送到她面前——这个皇帝就是宋徽宗赵佶。



赵光义在虐待李煜,侮辱周女英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的子孙有一天也将和李煜一样的不幸——这个不幸的子孙就是赵佶。

说起赵佶,我们有必要知道他身后一个值得记住的女人,神宗皇帝赵顼的皇后向氏。

赵顼死后,向氏的儿子赵煦即位,是为宋哲宗,向氏顺理成章成了太后。

然而赵煦英年早逝,又没留下子嗣,谁来继承皇位成了难题。按惯例,这种情况只能“兄终弟及”,人选有三:申王赵佖,端王赵佶,简王赵似。其中,赵佖眼睛有残疾,而赵似是向太后的亲生儿子。

向太后就立新皇帝的事向大臣征求意见,宰相章淳说:“按照礼律,应该由哲宗的同母弟简王赵似即位。”

向皇后完全可以顺水推舟立自己的亲生儿子,但她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胸怀,说:“还是按长幼顺序吧,神宗皇帝的儿子,申王赵佖年纪最大可惜眼睛有残疾,再下去就应该立端王赵佶了。”

章淳大概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向皇后在作秀呢,于是大声抗议道:“按长幼顺序就该立申王,可按礼律,还是应该立同母弟简王!”

向皇后显然早有考虑,她说:“都是神宗皇帝的儿子,怎么能这么区分?还是应该立端王赵佶!”

这一次,大臣们算听清楚了,虽然惊疑不定,却还是纷纷附合,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我实在很钦佩向太后这种超凡的胸襟,在几千年宫廷夺嫡斗争中,曾出现过无数的阴谋无数的血案无数的悲剧,可她却轻描淡写地把江山从自己亲生儿子手中夺出,托付给了赵佶。

在这个重大的历史关头,她展现了一个无私女性的耀眼光芒。

但我实在要为她的眼光感到惋惜,因为她所托非人。



【叁】


宋徽宗赵佶,宋王朝第八任皇帝,是又一个“入错行”的郎,他与李煜有着惊人的相似,除了治国的能耐一塌糊涂外,他也非常热爱艺术。虽然在文学上没有什么太大的造诣,但他的书法却是历史有名的“瘦金体”,他的花鸟画也开创了绘画艺术的新流派。




他本可以成为一代才子,却不幸当上了皇帝。

当上皇帝的赵佶,像他前后无数个皇帝一样,住上了最大的房子吃上了最好的食物,身边美女如云。

他一直在努力干的事有两件:

一是猎艳。也许皇位最吸引赵佶的地方,莫过于接管三宫六院的佳丽。地位高了,一个正牌老婆王皇后已不能满足他的胃口,很快他的身边就出现了乔贵妃、王婉仪、郑婉仪、韦贤妃、大刘妃、小刘妃、崔贵妃……赵佶的精力非常旺盛,老婆群数量与日俱增,而且他的目光还从未停止搜寻新的猎物。

二是搞工程。即位不久,他就把自己原来住的端王府给整修升级一遍,更名为“龙德宫”,在工程建设中他发现了一个重要人才,叫做童贯。

龙德宫建好,赵佶开始修御花园了。在童贯的精心安排下,赵佶的御花园成了古今奇观,何以见得?

走进御花园,你就仿佛走上了当时开封的街道,两旁有酒馆、有茶肆、有染坊、有布店、有药店、有杂货铺,甚至还有妓院!但街上的行人和店里的老板、店员都很奇怪,因为他们都是太监和宫女临时客串的。在这个超豪华影视基地里,赵佶时而扮个书生,时而演个富商,有时装个乞丐,有时还当无赖,他在这里面如鱼得水,煞有介事地逛街,买东西,甚至一时兴起就会“临幸”某个宫女,把御花园变成新的猎艳之所。

这还没完呢!




过不多久,赵佶又决定在京城东北修建一座巨型假山,叫做“艮岳”,又称“万岁山”。与童贯一丘之貉的朱勔负责到江浙搜寻奇花异草假山怪石用来建造,千里迢迢运往京城的植物和奇石,叫做“花石纲”。这些家伙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勒索的好机会,办法很简单,就说谁家祖坟或宅基下面有块石头皇上要用,你给不给?想不给,好,拿钱来,咱就当没说过……

再哆嗦一次历史:夫差建姑苏台,吴国亡了;秦始皇修阿房宫,秦朝亡了;陈叔宝修临春阁、结绮阁、望仙阁,陈亡了。

我仿佛看见,一出悲剧正上演……



【肆】


再豪华的庄园再好吃的东西再美貌的女人,都会有“审美疲劳”的那天。赵佶很快就疲劳了,他很想去看看宫外的世界,了解下宫外的女人。终于有一天,他带着个以前曾在外面鬼混惯了的宦官张迪,悄悄溜出宫外,微服私嫖去也!

皇帝钻进烟花巷,自然是嫖客中的老大,他的目标当然只能是花中魁首——李师师。

李师师的确不同于普通的风尘女子,抛开“色艺双绝”的名头不说,只看与她交往的人便可知一二。那时的青楼可并不是明码实价给钱就行的买卖,上档次的歌妓也是要挑选客人的。李师师所在的镇安坊(一说矾楼),经常往来的是周邦彦、晁冲之一类的诗人,据说秦观也曾慕名前来探访,并为她留诗一首:


远山眉黛长,

细柳腰肢袅。

妆罢立春风,

一笑千金少。

归去凤城时,

说与青楼道。

遍看颍川花,

不似师师好。


周邦彦是婉约词派的宗师,秦观则是当时天下闻名的风流才子,有他们作证,可见李师师绝非浪得虚名。

京城里一位都巡官贾奕,对李师师更是一往情深。

现在,就连国家元首赵佶也要来了。

关于赵佶和李师师交往的故事,众说纷纭版本太多,我只能选择最为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来介绍。

话说赵佶这个人,做什么事情都爱讲排场要面子,可逛妓院这事毕竟有伤体面,他总不好意思说自己御驾亲征青楼吧?所以就化了个“赵乙”的名,进了镇安坊。




没有特权可以使用,又是生面孔,所以赵佶见李师师很费了些周折。等了老半天,李师师终于出现,却“意似不屑,貌殊倨,不为礼”,意思起初并没把他放在眼里。这并没惹恼赵佶,他面前恭顺俯贴的女人太多,李师师的不敬反而格外有魅力。当然赵佶自己也有着伪饰不出来的高贵气质,对女人也很有一手,短暂的寒喧后,慢慢就同李师师好上了。

第二天清晨,该回宫了,赵佶才发觉自己并没带钱——天下本就是他家的,哪有带钱的必要。赵佶只好解下腰间的鲛绡汗巾送给李师师。

李姥不干了,埋怨李师师不长眼力劲,这种事都让别人赖了帐。李师师却知道,这个“赵乙”绝非常人,只是对他的真实身份实在不清楚。

总有人是清楚的。贾奕来访李师师,一眼认出了那专为皇家所用的鲛绡汗巾,既惊且妒,便问李师师是怎么回事,李师师把经过说了。当天,贾奕在镇安坊喝得烂醉,乘着酒兴写下一首《南乡子》:


闲步小楼前,

见个佳人貌似仙;

暗想圣情浑似梦,

追欢,

执手兰房恣意眠。

一夜说盟言。

满掬沉檀喷瑞烟,

报道,

早朝归去晚回銮,

留下鲛绡当宿钱。


不几天,大街小巷也都在传说,皇帝曾到镇安坊一游!

李姥吓坏了,害怕因为接待时的不敬惹来杀身之祸。

好在李师师有些见识,说:“他既然愿意来找我,怎么会杀我?更何况逛青楼这种事,他一个皇帝怎么好张扬?”

李师师说的没错,赵佶不光没生气,而且不久就又来了,还带来了重重的赏赐。镇安坊的人自然都不敢再怠慢,忽喇喇地跪下一大片。赵佶要的就是个放松,哪要这些虚礼,立即命令以后一切照常,他也从此成为了镇安坊的常客。


【伍】


渐渐地,全天下都知道赵佶与李师师之间的关系了。

赵佶却仍然要掩耳盗铃,有一天,他在李师师房间里无意中看到了贾奕的词,看到“早朝归去晚回銮,留下鲛绡当宿钱”的讽刺,不由大怒,随便找个罪名就把贾奕给贬到海南岛去了。

李师师也自觉被皇帝“幸”过,身份高了,加上赵佶的赏赐源源不断,就不再轻易接客。但还有的熟客她是不会拒绝的,比如周邦彦。这时的周邦彦已是年过半百的老人,同李师师大概也就是文字唱筹而已,赵佶毕竟不可能天天都来,周邦彦就时常来填一下空白。

很不巧——也可以说很巧,有那么一次,正当周邦彦和李师师谈笑甚欢时,外面报告赵佶又来了。周邦彦躲避不及,只好钻到李师师床下。

赵佶真的来了,还给李师师带来了岭南进贡的时新水果橙子。

李师师剥开橙子,与赵佶分享,之后难免是一晌温存。

赵佶起身要离开,李师师只好假意挽留,说时间都这么晚了,外面霜大,路又滑,还是别走的好……

那晚的周邦彦不知道怎么忍过来的,据说之后他就写了首《少年游》交给李师师,让她练习弹唱,词曰:


并刀如水,

吴盐胜雪,

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

兽香不断,

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

不如休去,

直是少人行。


这大概就是那晚的真实场面。没过多久,这首词也闯祸了,因为李师师无意中在赵佶面前唱出了这首词。赵佶一听,马上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忙问李师师是谁写的,李师师不敢隐瞒,只好照实说了。

赵佶想:周邦彦这也太不给领导面子了,竟然敢偷听皇帝办事!于是又搜集些罪证,准备把周邦彦贬出京城。

周邦彦离京那天,李师师去送他。

诗人似乎总爱在命运遭受挫折的时候展现才华,这一天,周邦彦就给李师师写了一首他平生最好的词《兰陵王》: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

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

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

应折柳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

又酒趁哀弦,灯映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剪风快,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

望人在天北。

凄侧,恨堆积,

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

记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沈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周邦彦的命运也因此词而获得转机。那天夜里,李师师含泪在赵佶面前唱出了这首词。赵佶还算是识货的,知道周邦彦文才了得,就把他召回京城,让他担任大晟府乐正一职。

李师师的名头越来越大,赵佶的赏赐也越来越多,各种传闻故事也满天飞。据说为了让朝廷招安,连梁山泊的宋江也来走李师师的门路,这个事件还被施耐庵写进了《水浒传》。还有,据说连宫里的皇后妃子也知道了李师师,韦贵妃曾问赵佶:“为什么皇上这么钟爱李家那个女子呢?”

赵佶说:“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让你们几百个人都像她一样,不化妆不穿华丽衣服站在一起,她自有一种超出众人的风韵。”


【伍】


为了方便往来,赵佶又搞了个从皇宫直通镇安坊的工程。

说法有二:一说他依照张迪的建议,从“万岁山”的离宫起,以方便侍卫住宿为名,把房间围墙一直修到镇安坊;二说他干脆挖了条通往镇安坊的地道。不管哪种方法,花费都绝对不菲。

别的皇帝是把看上的女人弄进宫里,赵佶却是把皇宫修通到李师师这里,这帐算得太亏。他给李师师的赏赐也十分惊人,《李师师外传》说“计前后赐金银钱、缯帛、器用、食物等,不下十万。”这个“十万”的计量单位可不是什么日元里拉越南盾,而是白花花的银子。

照此计算,李师师绝对是历史上身价最高的妓女。

赵佶的荒唐还没有结束。

刘骜曾经说过:“我宁愿死在温柔乡里,不愿像先祖刘彻那样去追求白云乡。”刘骜还有一定的自知之明。而赵佶呢?在女人的温柔乡中享尽艳福后,他又忽然贪恋起神仙的白云乡来。

公元1125年,赵佶把已被他搞得奄奄一息的宋朝烂摊子提前交给儿子宋钦宗赵桓,自称“道君教主”,在太乙宫里当起跷脚太上皇。

同样是当皇帝,赵桓比赵佶要可怜很多,这时的宋朝国力衰弱,边患不断,金国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把这个老大帝国收归版图。

赵佶也没有兴趣再到处厮混了。

没了大主顾,妓院就得走下坡路。

李师师显示出不凡的见识,她对李姥说:“咱们的祸事就快来了!”

李姥问:“那怎么办?”

李师师说:“你就当不知道,看我来安排。”

她把前后所得的赏赐全部收集起来,送到官府,用作河北的军饷。

接着她又贿赂张迪,请他代禀赵佶,说自己愿意出家修道。

也许赵佶巴不得去“白云乡”的路上有美女相伴,就赐了座慈云观让李师师居住。

没过多久,金人就攻陷了开封,并把赵佶赵桓连着他们的大小老婆全都掳到北方。历史上把这一事件称为“靖康之耻”,靖康,是可怜的赵桓才用了两年的年号。

李师师的名头连金人也知道了,金兵主帅闼懒(切勿同达赖混为一谈)到处搜寻李师师,要拿她回去请赏。一个叫张邦昌的汉奸在兵荒马乱中找到李师师,把她送到金营。

李师师骂道:“我不过是一个妓女,今天国破家亡,有死而已!你们高官厚禄的,怎么能厚着脸皮投敌呢?”

骂完,拔下头上的金簪刺自己的喉咙,又把金簪折断吞下,终于死去。

谁能想到,娇怯怯的妓女李师师竟有这样的肝胆?

赵佶还苟活着,金国给了他一个“昏德公”的称号(与李煜的“违命候”何其相似!),过着与李煜相同的阶下囚生活。金人当然不会比他的祖先赵光义客气,他数量众多的老婆,不过为他多批发回来几顶绿帽子而已。最痛苦的是,他还有希望,他的儿子康王赵构逃到江南建立了南宋小朝廷,赵佶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把自己和赵桓爷俩接回去。

没有哪个皇帝愿意给自己身边添两个活着的前皇帝,赵构也不例外。

九年后,已经半瞎的赵佶死在遥远的五国城。

历史给了他公正的评价:“自古人君玩物而丧志,纵欲而败度,鲜不亡者,徽宗甚焉。”(《宋史徽宗本纪》)




这也是对李师师的公正——一个根本不能把握自己命运的女子,因缘际会获得一个荒唐皇帝的圣眷,看似幸运,其实不过嫖客的级别很高而已。国难来临,她却将所有赏赐献作军饷,又用刚烈的死为自己一生画上句号。

于国于私,于情于义,还有什么遗憾呢?


本作品为《紫檀雅会》会员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或与原作者联系!


广  告

20161007【紫檀雅会】乱世烟花女,本是薄命人(上) 作者:文子  责任主编:The Rising S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