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回了一次老家

大家都说说2018-07-03 06:58:56


本文曾发表于本刊2016年5月12日

  今天中午,我一边假寐一边听音乐,一首朱建明的新曲《梦回老家》不由勾起了我浓浓的思乡情绪,让我有一种迫切回家的冲动。

  回一次老家,是时候回一次老家了!以前,我总是津津乐道地说:“每隔十天半月,或者较长一点的时间,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放下手里忙也忙不完的活,带上妻子和女儿回一次老家。”还在心里自我标榜说:“瞧瞧,我是多么地孝顺,始终心系着家乡,牵挂着年迈的父亲,以及已经去了天堂的母亲,还有我的兄弟姐妹、家乡人民……”然而,我的想法却是如此的可笑,好像是在自欺欺人。记得在前不久,当我们一家三口人在村口跟父亲告别的时候,却有人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像是回家坐月子一样,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了!”倒是父亲为我们争辩说:“他们明天有课,不得不在今天赶回去。”


  回一次老家,是时候回一次老家了!正如朱建明在《梦回老家》里唱出的那句:“你是我不老的牵挂”一样,我对老家有着一种不舍的情。虽然母亲走了,但是父亲还在。如果我把父母比喻成一片天,那么父亲的存在仍然是我望向的半边天。现在还不想着去走一走在那半边天的下面,等到想去走的时候,很可能连那半边天也没有了!每当我回一次老家的时候,感觉到父亲的笑容就像天上绯红的云彩,父亲的话语犹如一阵轻柔的风,父亲高兴得流下的眼泪如沐春雨。


  回一次老家,是时候回一次老家了!昨夜,我竟然梦见父亲站在村口,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像是大病初愈,正在失神的望着远方,嘴里喃喃自语地念叨着,那一定是在念叨着我归去。以前,我一直认为,那里是父亲跟我们告别的地方,没有想到也是父亲期待着我们早日归来的地方,这让我在梦境里幡然醒悟,泪也朦胧了双眼。可是,每次我打电话给父亲说要回老家一趟,他都在不忘地说自己很好,还叫我没有什么事情不要回去呢。原来,父亲是在无奈的选择着寂寞,而不想让我们分心。

  其实,回一次老家,我们并没有给父亲带上什么美味的零食、可口的菜肴、时尚的着装,只是陪伴着他一边看电视一边天南海北的聊天,陪伴着他在乡间小路转悠,陪伴着他去看望一下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的母亲,陪伴着他一起看看夕阳、炊烟、山村,陪伴着他去赶场,陪伴着他走在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


  回一次老家,我们也没有帮上父亲什么忙,只是给他提提水、做做饭、洗洗碗,打扫卫生,收拾一下床铺,带着父亲的脏被套、床单、枕巾、衣服、鞋子到沟边洗涤。有时,要劝说父亲好几次,他才把脏衣服脱下。这时,父亲就说:“让你们回家一趟,一直忙这忙那的,都没有时间休息了,要是你们的母亲还在该有多好啊!”我们只是笑了笑,心里却酸酸的。


  回了一次老家,我们是在做一场良心的救赎。我也深知,无论我在今生今世做些什么,都无法报答父亲生我养我之恩——更不用说已经走了的母亲。我只恨在她走的时候,只是一个十一岁孩子的我,什么都不懂,只得手足无措地看着她静静离开。父亲说过多次,相比起母亲他是幸福的,毕竟我们四兄弟如此的牵挂他、孝敬他。而我始终觉得,父亲是在说谎,一直都是在说谎,我们留给他的是无穷无尽的孤独,说是回了一次老家看望他,是在他孤独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后才盼来的一次奢侈回报。他笑,我们也在笑,只是都笑得有些不自然,掩盖着太多的虚伪。

  明天,我就要回一次老家了,因为那里是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有着我深深的牵挂,那里有着爱我和我爱的人……无论是为昨晚的梦,还是为今天的歌曲,我都要选择回去,看到父亲一切安好心才得以平静。


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亲,请点击下面的广告,商家就会给本刊0.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