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捡来的女朋友

焱公子的梦想涅槃2018-04-15 18:09:41



前章提要:我从吹箫巷出来后上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意外遇见了一个美貌的女鬼,一番纠缠后我侥幸得以下车,第二天一早看新闻时却看到我乘坐的这辆出租车的司机已经离奇死亡,另有一则新闻则说本市西寺塔发生摇晃,时间点竟与我在黄有为家感应到的萧声异动同一时刻。


此刻我回想着昨晚车里那红衣美女的眼神,不自禁的一阵脊背发凉,但又不禁充满了疑惑。


很显然那司机的死跟她脱不了干系,但她为什么要杀人,还用这么残忍的手段,难道生前遭遇了什么不幸来报复的?那么这司机死了以后不是也变成鬼了么,然后他又转过来找她?两鬼就这样永无止境的互相伤害,这啥时候是个头?


更主要是,阴间不是应该有自己的秩序么,这样一个女鬼游荡在人间怎么就没人管,那她岂不是想害人就害人,这不乱套了么?以前是从没看到过,敢情不是因为不存在,而是我自己根本就看不见,那么这样隐藏在人间的鬼究竟还有多少,是不是其实到处都是啊?


我进一步想到,自己作为阴差代理人,除了协助鬼差引导灵魂,该不会还要帮他们抓捕这些恶鬼吧,之前那个奖励最高的特殊任务该不会就是这一类吧!


我去,下次接任务可得小心一点,实在不行,花一个月寿命提前知道一下情况,这总比贸然送死要强得多啊!


我正在拼命发散着思维,忽然电话响了,一看是梁晓强打来的。


“喂喂,长昆,你起床没有啊?”刚接起电话,我就听到那货激动莫名的声音。


“起了啊,你激动啥,中彩票了?”我已经习惯了他的一惊一乍,说起来有时候我还真是挺羡慕他的,单纯,脑残,随便什么小甜头都能让他乐上个半天。


“哎哎,我跟你说哎,这可比中彩票更刺激带劲啊!”梁晓强声音里透着十足的神秘和兴奋,“我今早在小区里晨练呢,你猜怎么着,我我我我捡到了一个大美女啊!”


“什么玩意儿?”我听得一头雾水,“哦,你又捡到别人扔掉的充气娃娃了是吧?”


“去,什么充气娃娃!你思想真龌龊,我是那种人嘛!”梁晓强不高兴的说,“真人!活生生的真人!”


我听得更扯了,这小子脑子秀逗了吧,“哎我说,现在是大早上,天亮啦!你是昨晚片子看太多了吧,还捡个美女呢,你咋不说捡了个田螺姑娘呢!”


“嘿你咋还不信呢,我像是那种会撒谎的人么!”梁晓强急切的说道,“我跟你说人现在就在我屋里呢,我这是悄悄跑出来给你打的电话,嘿嘿,你知道不,她一看见我就说特别喜欢我,说我这样的身型特别能给女孩子安全感,拽着我手要跟我回家。我一看这么漂亮一大美女,当然二话没说就带她回来了,直到刚才跟你打电话前,我都以为自己在做梦啊!嘿嘿,天上掉个大美女啊,没想到竟然也会落到我梁晓强头上啊哈哈哈!”


“得得得,你先打住,这么说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皱起了眉,“不是,大头强你长没长脑子,这女的到底什么底细你知道不?这样你就敢往家里带啊?她万一是个骗子或者有什么别的企图呢?我跟你说赶紧让她走人!”


“切,嫉妒了不是,嫉妒了不是?”梁晓强不以为然的大笑起来,“我跟你说别欺负我读书少,你也没比我好多少,要不你自己还单着呢是吧?我刚在屋里又跟她培养了一下感情,你不知道人看我那眼神,那个含情脉脉温柔如水,看得我这心痒痒。你不相信一见钟情么,我跟你说,我信!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爱情!今天,我的爱情已经降临了!你呀,就自个儿一边哭去吧哈哈哈!”


“瞅你这张狂的德行,不是,你小子今天咋回事?花痴病犯啦还是发春呢!”我觉得这事听来实在太过蹊跷,简直不可理喻,不禁有些担心起来,“不行,你等着我,我现在就来你家亲自看看!”


“别、别!”梁晓强一听我要来连忙说道,“猴急啥,等我先巩固一下,你先别来!我就是先给你分享一下这个特大喜讯,你兄弟我可能要就此脱单啰!晚上吧,晚上我请吃饭,到时我把她带上让你眼馋一下。对了,你不失业了么,我顺便给你拿上五千块钱你先花着,不够了再找我!”


“啧啧啧,梁老板色迷心窍之下,出手果然异乎寻常的阔绰啊!”我没好气的说道,“不过不用了,我已经找到工作了,收入高得很,晚上我请啊,别跟我抢。”


挂了电话,我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边刷牙边陷入了沉思,在自家小区里晨练都能捡到个美女,梁晓强这是什么路数?一个二百多斤的傻大个,居然有美女说他有安全感要跟他回去,先不说中间的逻辑问题和潜在隐患,这本身都完全不科学啊!


先不管那么多了,晚上先看看对方是何方神圣再说,没准是因为梁晓强常年饥渴,也从来没有过被女孩主动搭讪的经历,所以才但凡看到个活的都觉得是了不得的大美女吧。


我将自己清理完毕,惯性的准备出门去坐地铁,才意识到我昨天已经把原单位炒了,我顺手往裤兜里一掏,拿出了那张令我爱恨交加的银行卡,另一手掐了一下我自己的脸,生疼生疼的,这让我的情绪莫名的高涨了起来。


这么说,我果然不必再早晚挤公交地铁,也不必再看人渣老板朴胖子的脸色,从此工作充满自由度,生活开启新篇章,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么!


我去,哈哈,这明明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状态好吗!


这么振奋人心的时刻,当然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但我突然悲哀的发现,在这座城市里,我好像就只有梁晓强这么一个随叫随到肆无忌惮的朋友,然而他竟然捡了个女朋友就不理我了,大爷的,这见色忘友的家伙!


正在不爽时,电话突然又响了,我正想算你小子良心发现,拿过电话上面却显示着另一个名字:周蕊。


我愣了片刻,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带着一种复杂的情绪接起了电话。


“喂,干嘛呢?”她倒是一副十足轻松的口吻。


“在家里啊,刚起。”我平静的回应着。


“真懒,日上三竿了才起呀。”她笑道,“咱好不容易重逢,本该好好聚聚,不巧昨晚临时有事,我今晚请你吃饭如何,我正好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老实说虽然心里存着很多疑虑,周蕊这话语里却似乎有种魔力,几乎让我无法拒绝,就在我下意识要答应前,忽然想起刚才已经和梁晓强约好了晚上吃饭,他还得带着他那捡来的女友。


“啊,真不巧,我晚上有约啦。”我有些遗憾的说道,这并不是装的,我确实隐隐觉得遗憾。


“哦,这样啊,萧大侠看来也是个大忙人呀。”周蕊说道,听起来语气里带着一丝失落。


萧大侠这称谓让我瞬间有些触动,我高中时发表过一些散文在各个报社,当时所用的笔名就是萧大侠,后来长大后基本就没写过东西,难得她还记得。


“嗨,也不是别人,就梁晓强呗,他新交了个女朋友,过程还比较离奇,让我去帮着参谋一下。”


“所以你是去当电灯泡啊?”周蕊笑道,“既然这样,你介不介意我也一起去呢?”


“也好啊,那一起呗。”我几乎下意识就说出了这句话,可不是嘛,他大头强带着个所谓美女来跟我叫嚣,从小到大一直碾压他的我,能就这样甘心示弱引颈就戮么?


那绝不能够啊!


管她周蕊什么企图阴谋的,见了面之后当面问清楚就是了,大庭广众的,就算有什么古怪,她还能拿我怎么样不成?


“好,你家在哪里,发个地址给我,我下午开车顺道接上你吧。”周蕊说道。


下午17:30分,周蕊拨通了我的电话,我走下楼去,瞬间差点被晃瞎了眼睛,只见小区门口停着一辆火红的保时捷敞篷跑车,周蕊穿着一套修身的米黄色职业短裙端坐在车上,脸上戴着一副墨镜,肤色白皙,烈焰红唇,在豪车的映衬下,更显得整个人像明星一样光彩夺目。


但与之非常不和谐的是,道旁站着好些个三五成群的大妈大婶驻足观望指指点点,不知道在品评豪车还是美女。


我就在这些乱七八糟的目光中满是尴尬的走上前去,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哟,你还挺受欢迎嘛!上个车这么多人给你行注视礼呢!”周蕊摘下墨镜,抿嘴笑道。


“得了吧,她们哪是在看我,明明是在看你,早知道你开这么好的车就不让你来接了,快走快走。”我讷讷的说道。


这些个大妈啥的最八卦了,一天没啥鸟事专嚼舌根,就今天这一出,没准在她们将来的茶余饭后里会成为浓墨重彩的一笔,我基本都能完全想象出她们活灵活现描述这一幕的场景:


老萧家那儿子你们知道吗,就整天混日子那个,哟哟哟,不得了哟,人最近被富婆包养啦……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些个小青年不学好啊,干啥不好就爱当小白脸!……


看我一脸阴郁的样子,周蕊笑了笑,一脚油门下去,瞬间将那些三姑六婆甩在了身后,“我跟你讲,可别得了便宜又卖乖哈!香车美女亲自来接你,这是你萧长昆多大的荣幸,你以为本姑娘谁都屈尊来接的么?”


周蕊车开得很猛——或许跑车一向就应该这么开,她的长发随风飘扬,给今天的干练装扮平添出几分妩媚,我一度想开口问问她找上我的真正原因,却又觉得实在有点太煞风景,就这么纠结犹豫的片刻,刚不痛不痒的聊了几句旧事,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翠湖味道菜馆。


周蕊将车停在菜馆门口,门童就毕恭毕敬的迎了上来为她打开车门,她走下车,娴熟的将钥匙交给后者代停,便和我一起往里走去。这地方是她订的,看这轻车熟路的样子,应该以前常来。周蕊领着我一路走到预定好的包房门口,忽然停住了脚步,脸色瞬间变了。


“他们已经到了。”她回头向我说道。


我很奇怪她的反应,“那不正好么,咱们进去不就好了?”


“但梁晓强旁边那个女的,不是人。”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正惊疑间,看见梁晓强从包间内走了出来,一见我们奇怪的说道:“咦你俩到了啊,快进来啊,我们都饿死了!”


同时他身后闪出来一个身穿红裙的漂亮女孩,她双手很自然的挽着梁晓强粗壮的胳膊斜靠在他身上,随意的瞟了瞟周蕊,然后转向我嫣然一笑。


我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她虽然满面笑容,但眼神中透露的信息我却异常熟悉:那绝对是一种猎食者才有的眼神!


To  Be Continued……

敬请期待下一章


错过前面章节?可戳如下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