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婚外情,你所不知道的那些真相

郑言凡语2018-07-03 06:12:43




在他自己遭遇感情的背叛后,郑凡(化名)加入了针对婚外情的私人调查行业。十年前,他的女朋友因为“网恋”对象离开了他。当时还是一位都市白领的他找到一家私人调查机构,希望能找回女友。

他在那家公司碰到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的男友骗走了她六万块钱,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所能提供的线索就只有那个男人的名字,所以调查公司拒绝了她的案子。

出于同情,郑凡向这个女孩伸出了援助之手。女孩想起男友曾经提到要去北京,郑凡于是想出了个主意。

他建议给所有的航空公司打电话,查看看女孩男友消失当天的航班上是否有同名的乘客。他们果然找到了他的名字和他购票的订票点。

然后他们“说服”订票处的工作人员提供相关的个人身份信息。在郑凡一位在北京的律师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女孩男友在北京的住处。最终女孩拿回了属于她的钱。

那家因为女孩的委托看似无法解决而拒绝的私家侦探所的老板非常赏识郑凡的侦探“天赋”。

他说服郑凡放弃寻找不忠诚的女友,并兼职为他工作。

为侦探所工作了一个月后,郑凡开设了自己的私人调查公司,总部设在广东的深圳。现在他的公司还在广州,上海和北京设有办事处;雇有18名调查员,一个月处理八到十件案子。每个案子根据不同情况,收费在四万到三十万元之间。

“人们来寻找消失的爱人时,能提供的线索都很有限;甚至常常只有一个名字,”郑凡说。

“而我之所以能成功我非常注重细节,对案子坚持不懈。我常常采取逆向思维以获得不同的观点,”他说。

他还说大学时获得的法律方面的训练也帮助他在工作时更专业。

过去十年的从业经历让郑凡对婚姻有了很多新的认识。他处理的案子中,百分之九十都是调查婚外情的。

这位39岁的侦探说,客户们不仅寄希望与他能帮他们让“出轨”的配偶“人赃俱获”,同时也向他寻求(婚姻方面的)建议。他称自己为“治疗婚姻病的医生”。

他开办了一个提供在线婚姻咨询的网站,使得他的公司能提供更全面、更具竞争力的服务。他还希望能建立一个容纳专业咨询师、心理学家和律师的“草根专家团”。

郑凡把婚姻比喻为两个同伴攀登山峰。

“如果一方上升的太快,以至于把另一方远远甩在后面,那么他就会产生优越感,乃至完全忽视他的伙伴,”他解释到。

“只有当两个人齐头并肩,他们才能维持稳固的关系。”

他认为婚外情在中国的增多有许多原因,但所谓对“第三者”的“纯粹的爱情”肯定不是原因之一。

他解释人们或者出于物质的需要或者为逃离枯燥的婚姻而寻求刺激。

私人企业主、政府官员、银行和高科技领域从业者极易出现婚外情。

这部分是因为这些人经过多年的努力最终取得事业的成功,但他们需要填补心灵空虚。

这些领域的男人经常找年轻漂亮而寻求长期金钱援助的女性当情妇。

郑凡说还有一些婚外情产生于办公室同事之间,和长期分离后重聚首的老同学之间。

“他们间的关系也常常纠结着经济因素。”

他还说35到45岁间的人士常常需要婚外情来度过中年危机。

同时,婚外情也在城市80后当中发展着。

“许多人不严肃的看待婚姻,”郑凡说。

“他们觉得‘网恋’和‘闪婚’很酷。夫妻间缺乏深入的了解,很容易对对方产生厌倦。”

而很多80后亦为独生子女的事实也使得情况更为复杂。

“如果一方出现婚外情,那么夫妻间的问题容易上升为两个家庭间的战争。”

男性在大多数时候是婚外情的主角。

一些妻子对孩子和家务全心全意地付出,而忽略了辛苦工作的丈夫需要感情安抚。

妻子们不怎么与丈夫沟通,出现问题时更是不知道如何沟通。

还有一部分妻子是全职太太,而她们的丈夫在事业上不断进步。最终,夫妻间的共同话题变得很少。

“当另一个聪明的、有魅力的女性出现在男人的生活中,满足了他的感情需求,很多妻子不知道怎么保卫自己的婚姻,只能无谓的哭泣、卑微地祈求,”郑凡说。

而更多的妻子也有了婚外情。在郑凡接受的委托中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是因为妻子的不忠。

很多情况是妻子在很多方面都比丈夫优秀,例如外貌、教育程度、家庭背景和事业。她们爱上了职场中遇到的优秀人士。

另外一些妻子在孩子独立后无事可做,于是从别的男人那寻找刺激。

还有些“出轨”的妻子是为了报复不忠的丈夫。

“这也说明当今女性地位的提高,她们的思想更开放,”郑凡说。

男性和女性在发现配偶有婚外情后态度也有很大的差别。

百分之九十九的妻子希望丈夫回心转意;而丈夫们对妻子的“出轨”无法容忍,只希望马上离婚。

许多妻子们请郑凡去劝说“第三者”离开她们的丈夫。

郑凡说他从不强迫这些女子结束婚外情。

“我会倾听她们的故事,尽可能从她们的角度分析她们当前的处境。有时候我也会向她们透露一些我们搜集到的婚外情证据,”他说。

有些人听从了他的劝说,而有些人则无情拒绝。

“她们为自己辩护,认为妻子才应该离开,因为她们的丈夫不在爱她们,”郑凡说。

“她们就是要另一个家庭感到无法安宁。”

郑凡把婚外情的增多和社会发展联系起来。

“人们在物质上变得富裕起来,可悲的事,他们在道德上变得贫乏,幸福感下降。”

如果他觉得婚姻基本走向尽头,他会建议客户离婚。

对于需要他的证据用于离婚官司的情况,他在工作时会非常谨慎。

“我们跟踪当事人,对他们进行盯梢,我们在搜集证据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会触及法律的底线,”他说。

调查员偷偷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可以说服委托人,但并不一定会被法庭采信。

所以郑凡就会指导客户自己去收集“合法的”证据。

比如有一个男性委托人需要证明妻子有婚外情,因为他的妻子已经向法庭申请离婚。

在郑凡的帮助下,他破解了妻子电子邮箱的密码,把它重新设置成过去他们共享信箱用的旧密码。他提请法官当庭把邮箱中妻子与“情人”间的通信作为证据,法庭采信了这些证据,认定妻子为婚姻过错方。

由于私人调查犹如在伦理道德和法律间走钢丝,郑凡认为有必要遵守一些“职业道德”以在两者间取得平衡。

他说他们从不破门而入或者使用武力去收集证据。

“我们从来不拍‘捉奸在床’这样的照片或者视频,尽管一些愤怒的客户这样要求。如果发现客户企图利用我们的调查犯罪,我们会随时中止服务。”

郑凡说他刚开始进入私人调查这一行的时候,只有不多的从业者。现在,深圳已经有200多家私人侦探机构。

从事这一职业意味着小心谨慎。他不透露自己的真实名字,只有妻子知道他所从事的工作。


“我们的工作深处与法律的灰色地带,”他说。

“尽管私人调查的市场在迅速发展,但缺乏规范。”


近几年来,随着网络信息的高速发展,郑凡的阵地也从以前的博客发展到了微博、微信,甚至他还开通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zhengfandc(郑言凡语)和头条号,他说他现在会把很多的婚外情调查及劝退小三的真实案例发表这两块阵地,积累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而他现在的很多案源也是来源于这两个风水宝地!对于未来的发展,郑凡说,他会婚外情调查和小三劝退当做自己的事业坚持做下去,尽可能多的去帮助更多的婚外情受害者,尤其是那些因婚外情而得不到爸爸妈妈爱的宝贝们!

 

 

(此文为《中国日报》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