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小说连载】时光与你皆在—(64)

天蝎座2018-05-15 09:56:55

是晴,我带着郁疏郁桐抵达约定的地点。

    在车门内就远远的看见立在游乐园门口的陆宸郗,他兜的一身轻薄白衬衣,眉目如画的望着我们这个方向,简毓刚伸手打开车门,两个孩子一溜烟的就跑向陆宸郗。

    两个孩子握住他宽厚的大掌,他的眸子越过他们落在我的身上,我暗自叹息,对身侧的人说:“简毓,郁桐很是亲厚陆宸郗。”

    “近日小少爷们还会下意识的亲近陆总,所以总归需要慢慢的来,陆总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我觉得简毓是派来我身边打击我的,每次当我觉得我和孩子亲近一些的时候,简毓都会提醒:“陆总,小少爷们还小,分不清是非。”

    “简毓,我在考虑将你调走。”

    平常两个孩子亲近阮澜之,亲近他,都很少亲近我,他什么叫还会下意识的亲近我?

    “陆总,没个正经理由,你调不走我。”

    简毓指定赖上了,我觉得十分忧愁。

    他伸手递给我一副墨镜,我抬眼看了眼夏日刺眼的光芒,顺手接过来戴上。

    陆宸郗带他们去游乐场里我是不太有兴趣的,我想和他保持着距离又想看着孩子。

    再说,我得陪孩子做他们想做的,所以即便没有兴趣,我还是规矩的跟在他们身后。

    陆宸郗买票的时候我照顾着孩子,陆宸郗买雪糕的时候我照顾着孩子,陆宸郗带两个孩子上过山车玩的时候,我在下面看着。

    我寂寞的望着飞腾而去的过山车,问一旁的简毓:“为什么,他不替我买票?”

    简毓分析:“可能是陆总没张嘴要。”

    “简毓,你为什么不替我买票?”

    简毓理所当然道:“陆总没吩咐。”

    陆宸郗是故意的,而简毓和我措不及防,真心没想到他会丢下我带两个孩子上去。

    我失落的收回目光从他手中接过冰镇的水喝了一口说:“走吧,那边阴凉,我们去等着。”

    简毓忽而夸道:“陆总的脾气,莫名的好。”

    我斜他一眼找了一阴凉处。

    陆宸郗带着两个孩子下来的时候,我瞧见郁桐拉着他的手掌欲想他抱在怀里。

    陆宸郗不为所动,见他这样我直接过去将郁桐抱起来塞他怀里,说:“他累着了。”

    陆宸郗勾了勾唇伸手搂住孩子的腰固定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拉着我的手心说:“既然累着了,那晚晚陪我们去找一休息的地方。”

    我垂眼看着我们相握的手心沉默。

    我伸手拉着郁疏的手心,低声温柔的问:“郁疏,饿了吗?中午想吃什么?”

    郁疏乖顺的摇摇头:“不饿。”

    郁疏郁桐性格大不相同,郁疏作为长子他的性格比郁桐沉稳些,也懂事些。

    而郁桐就相对孩子气些,其实说心里话,我更希望两个孩子调皮捣蛋一些。毕竟像极了陆家人又没有想象中那么好,陆家那一双淡漠的眼在我的心里就极其排斥与烦闷的。

    但总得来说,两个孩子都懂事,正应了陆宸郗那句话,陆家没有一个孩子是不知礼的。

    他将他们教养的很棒。

    陆宸郗抱着郁桐拉着我离开游乐园找到一处餐厅,我伺候郁疏坐下这才坐他旁边。

    郁疏的对面是郁桐,我的对面是陆宸郗,两两相对有些尴尬,我问:“你们想吃什么?”

    郁桐软软的声音说:“妈妈,我想吃牛排。”

    我笑着说了声好,郁疏说:“我吃披萨。”

    我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随即低头在菜单上勾画,随后递给对面的陆宸郗。

    他眸心炯深的望着我,说:“你替我点。”

    我抿唇,随郁桐点了一份牛排。

    在等牛排的过程中,郁桐眼巴巴的望着陆宸郗说:“爸爸,夏天我们会去海边玩吗?”

    现在八月份,正是夏天。

    闻言陆宸郗看了眼我,对孩子轻声解释说:“等你妈妈有时间了,我就带你们去苏梅岛。”

    语落,郁桐紧追问我:“妈妈有时间吗?”

    陆宸郗又悄悄地给我挖了坑,倘若我说没有时间就拒绝了孩子的请求,倘若我说有时间,就又会和他在一起待好几天。

    郁桐的眼神太过清澈,我抿了抿唇:“有时间,我都可以的,看你们的安排。”

    无论愿不愿意,孩子的期望最重要。

    陆宸郗笑了笑问:“你看,明天行吗?”

    苏梅岛在境外,是泰国所在地,一般出境都会用到身份证和护照,我默了默说:“嗯,你将航班告诉我,机票我自己买。”

    “嗯,明天最早的一班,直达曼谷。”

    离开陆宸郗后我心里觉得飘飘乎的,我伸手揉了揉脑袋问:“简毓,我是不是又跳坑了?”

    简毓道:“应该是。”

    “又要哄着澜之了。”我说。

    简毓提醒说:“陆总得好好给阮总解释。”

    回到别墅的时候还是下午,阮澜之还在公司上班,我让简毓去给我订机票,随后自己在厨房里忙碌,用心给他做一份蛋糕。

    我不太会做甜食,蛋糕是最简单的。

    做了蛋糕以后时间还早,又巴拉着做晚餐,阮澜之回来的时候我刚准备好。

    他见我端着菜,笑道:“我不是说过不让你做这些吗?你又开始瞎忙碌了。”

    我将盘子放在餐桌上笑着说:“希之跑路,公司只剩下你,再加上这两天你又替我照顾孩子,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能有什么辛苦的?”阮澜之笑道。

    我替他脱下外面的西装说:“最近的天气烦热,我想去苏梅岛散散心可以吗?”

    “苏梅岛?”阮澜之顿了顿问:“孩子呢?”

    我坦诚说:“被陆宸郗带走了。”

    阮澜之问:“你要与陆宸郗去苏梅岛?”

    “是郁桐想去,我没法不答应。陆宸郗只是陪同,毕竟他是孩子的父亲,澜之对不起。”

    “啊。”阮澜之笑了笑说:“没事。”

    他道:“我相信你。”

    他总是这样善解人意。

    吃了晚饭以后阮澜之陪我在花园里坐了一会就回卧室洗澡了,我忧愁的看了眼简毓问:“我怎么觉得澜之心里不太高兴呢?”

    “阮总高不高兴我不知道,但如若这事放在我身上,我没有任何能高兴的理由。”

    我问:“简毓,能辞退你吗?”

    “没有安慰到陆总是我的错,但没有安慰到阮总就是陆总的错。毕竟陆总此去倘若不被陆先生吃豆腐,别说简毓不信,就连鬼都是不信的。阮总恐怕也想到这些问题了。”

    我瞪他:“我怎么会被吃豆腐?”

    “陆先生的为人,值得考究。”简毓低头思索一番,说:“电视剧里的男女主都是这样复合的。”

    “简毓,不会。”

    我笑着说:“心是死的。他曾经给了我热情似火的爱情不假,曾经让我惦记怀念不假,但我终归需要的是澜之,我需要平平淡淡的活下去,我需要和澜之互相取暖般的活下去,我爱他,我心疼他,我想要和他一直在一起。”

    陆宸郗,终归是过去。

    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人生在世无非就是选择,倘若我选择澜之就一直会是澜之。除非他不在,除非我不在,除非他放弃我。”

    不然我怎么都不会离开他。

    只要他对我有一丁点的喜欢,我都要努力的留在他身边,努力的温暖他的心。

    “陆总明白就行,是简毓忧虑了。”

    我抬头看了眼亮着的那间房,他在的地方我永远都会在的,这是承诺。

    是我誓死遵守的承诺。

    我打开门看见阮澜之侧身躺在床.上看书,是一本他看了无数遍曾经送给我的心理学。

    我凑过去,低声问:“在看什么?”

    “瞅瞅。”阮澜之伸手顺了顺我的头发,嗓音一如既往的温柔说:“听简毓说你明天一早就要出发,去洗个澡早点睡。”

    我哦了一声转身去浴室。

    穿着白色的浴袍出来,我躺在他身侧从后面抱住他的腰:“这几天孩子在,委屈你了。”

    阮澜之伸手握住我放在他腰间的手,无所谓说:“能有什么委屈的,早点睡吧。”

    我哦了一声将腿搭在他身上,手指顺着他的衣服伸进他的胸膛里,他僵了僵身体,轻声道:“晚儿,别闹,你明知道……”

    “我想要你,澜之。”

    他迅速的翻身压住我,眸心沉沉的望着我,低头咬住我的唇瓣,低声说:“我也想要你。”

    那夜的阮澜之很疯狂,像一匹狼,再也没有曾经的胆怯,温柔,直直的控制着我。

    那夜,我才明白他的确难受。

    那夜,无论我说什么,求饶示弱他都不肯放过我,那时我才明白他真的病的严重。

    待他满足睡下的时候我才伸手抚摸他的额头,刚刚的求饶示弱只是试探他而已。

    我的澜之,内心很煎熬。

    我抱着他的脑袋埋在我锁骨里,心里默念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真的都会好起来的。

    清晨阮澜之替我准备了早餐,我吃了以后抱着他说:“我走了,会早去早回。”

    “嗯,你多加……小心。”

    我应承:“我会的。”

    坐上飞机的时候我在郁疏郁桐睡觉的时候也处于睡梦中,隐隐约约中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脸颊。昨晚花费了太多精力,一觉醒来已到达曼谷,郁疏郁桐两个孩子各自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下飞机,我回身看了眼拖着我行李的陆宸郗,从他手中接过来说:“我自己来。”

    陆宸郗默了我一眼,随即走在我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