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他娶了儿子喜欢的女人……

做个气质女人2018-04-15 09:08:39

导读

 腹黑大灰狼溺宠可爱小猫咪,联手打怪兽升级过幸福小日子的甜蜜故事:豪门婚姻,在豪门大少唐裕眼里,不过是一场儿戏!



    秋阳正好。


    夏家的客厅里已经铺上了绒绒的长毛地毯,难得今天人到的这么齐,夏冬阳夫妇更是稳坐在当中的沙发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每个人都打扮停当,聚在客厅中央,仿若要开个重要的会议,唯独夏以沫蜷缩在窗边,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窗外的花朵尽力汲取着养分肆意怒放,今年大学的学费,爸爸还会帮她教么?她想着。


    “吱呀--”汽车刹车的声音,顿时,客厅里所有人都精神一振,夏冬阳更是起身迎到了门前,紧接着,听到了皮鞋的声音。


    “唐总,您来了,恭候多时了!”夏冬阳的脸上简直是绽放的花。


    “这么说,我来晚了?”清清冷冷的声音,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霎时,夏冬阳就有点儿尴尬,“不是不是,刚刚好,刚刚好!”


    以沫有点儿想笑,从来没见过爸爸这样,不过,挺有趣的!


    她转头,刚好就看到门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好高啊,站在门口就挡住了洒进来的阳光,今天没戴隐形眼镜,眯起眼也只能看清一个轮廓。


    唐裕走到沙发前坐下,身板笔挺,目光如他的声音一般清冷的在屋子里迅速环视一圈,收回。


    “唐总……”吩咐人泡上茶,夏冬阳笑着唤道。


    “叫我唐裕吧,今天不谈公事!”他还是那样平淡的声音。


    “对对,不谈公事,不谈公事!”显然,今天爸爸过于兴奋了,以沫有点儿好奇,今天到底要做什么,这么严阵以待的。


    “唐……总,”夏太太司于芳话在嘴边绕了个圈,到底是没敢直呼其名,“听说您是剑桥毕业的高材生,我们明珠也是呢,还有如玉,也是在英国留学,正好暑假回来……”


    说着,冲两个女儿使了个眼色。


    夏明珠面含娇羞,早已在他进门的时候就上下审量了一番,身形高大,面色虽清冷了点,却是俊逸无双的,那一双眸子更是如同夜空中闪耀的星星,只一眼,便俘获了她的心。


    “等等……”唐裕一扬手,打断了她的话,然后侧头对旁边跟着的助理道,“把聪聪带来!”


    夏家的人面面相觑,聪聪?什么东西,狗吗?


    紧接着,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助理抱进来了一个孩子!孩子!


    确切的说,那还算是个婴儿,穿着略大了点的连体衣,大拇指含在嘴里,吧唧吧唧得还在流口水,大大的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众人。


    顿时,夏家所有的人都觉得尴尬无比,心里又纳闷得不行,尤其是夏冬阳一脸狐疑,不是说好了,唐裕今天来选妻的么?他特意吩咐两个女儿准备好了,就等着跟唐氏集团攀上这门亲呢,可这……


    夫妇俩互相望了望,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困惑。


    夏冬阳干笑两声,清了清嗓子道,“唐总,这孩子是谁家的呀,真漂亮!”


    唐裕却只是笑了笑,然后示意助理将孩子放在了绒毛地毯上,没有开口说话。


    小娃儿看着不算大,爬起来还是蛮快的,小腿一蹬一蹬,刚一落地,立刻兴奋的朝着前面爬去。


    先是爬到了最近的司于芳面前,虽然有点不悦这孩子的口水落在了昂贵的地毯上,但出于给唐裕面子,她还是挤出笑容,“都会爬了呀,来,阿姨抱抱!”


    结果还没弯腰,小家伙蹭蹭的又转头,这次爬到了夏明珠的面前。


    夏明珠本来身子就偏弱,也不喜欢小孩子,看到小娃娃爬到自己面前,甚至伸出手扯她的长裙,顿时就花容失色了,“妈,他拉我!”


    一声尖叫,倒是把小娃吓得一惊,还好没哭,转头又向着夏如玉去了,夏如玉倒是早早的往后缩了缩脚,脸上还算镇定。


    被诸多嫌弃,小娃娃有点委屈,仰起脑袋一脸莫名的环视了一圈,最后看到了在窗边的夏以沫,小嘴一咧,哼哧哼哧的爬了过去。


    以沫在看到那孩子的时候也是有些惊讶,不过看到姐姐们一脸不耐而小家伙委屈兮兮的样子,莫名就想到了自己,同病相怜,冲小家伙露出了一抹同情而善意的笑容。


    似乎终于看到有人冲他笑了,小家伙一咧嘴,嘎嘎笑得很欢,动作更加迅速的朝着她爬了过去。


    半道,被人截获。


    唐裕的助理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过来,将小家伙抱了起来,重新走回唐裕的身边。


    “就是她了!”伸出一根手指,直指向还没回过神来的夏以沫。


呃,什么情况?!


    ——————


    “唐总,我们家以沫才二十岁,今年刚上大二!”夏冬阳惊到。


    他千算万算,没想到唐裕居然看上的会是以沫,可是她……


    唐裕挑了挑眉,“现在大学生不能结婚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不过,为什么是她?


    “那就行了!如果你觉得不行,那我可以换别家!”唐裕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没没,可以,当然可以!”扯了一把想说什么的妻子,夏冬阳连迭声的说。

    “那就这么定了,下月初四,没问题吧?”他说话,就好像在发号施令一般。


    这次几乎连犹豫都没有,夏冬阳道,“没问题,一切都听您的!”


    唐裕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从头到尾,连在以沫的身上多逗留一眼都没有。


    他前脚刚走,后面夏家就炸开了锅。


    “爸,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答应啊?凭什么是她啊!”夏如玉先叫了起来,很是不满。


    她其实倒是无所谓的,本来想着怎么也要姐姐得到这次机会,可没想到,居然是那个贱胚子。


    夏明珠倒是没有开口,只不过死死的咬住嘴唇,一脸的委屈和羞愤。


    “是啊,你这不是摆明了偏心,答应什么呀,她哪儿一点比我们明珠强?”司于芳很不满,把怨愤都发泄在了老公的身上。


    “好了!”夏冬阳一声吼,“都朝我发什么火啊,刚才的情形你们没看见吗?个个有能耐,找唐裕去啊!人是人家选的,我能做什么,有本事,自己让人家选中啊!”


    这话,似乎戳到了夏明珠的神经,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下来,砸在了自己的纱裙上,“爸,你是说我没本事了!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本事,都是你们的累赘,我自己知道,都怪我,怪我自己!”


    说着,一边哭着往楼上跑,司于芳顿时慌了神,“明珠,没人怪你!你别想多了!”


    狠狠的瞪了老公一眼,她匆匆忙忙的跟了上去,生怕出了什么意外。


    夏冬阳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他又不能控制唐裕的选择,不过说来也怪,他放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让孩子选人?这个念头跳进脑海里,就觉得实在太荒唐了!


    连连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唐裕,一定还有自己的意思!


    夏如玉缓步走过以沫的身边,脸色阴阴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也回房去了,今天准备得这么盛大,可看来,似乎结果谁都不开心。


    “爸……”直到客厅里所有的人都走空了,夏以沫才挪到了父亲的面前,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方才,那个唐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她一直就没太明白,什么就选择她了,什么就是她了?

 


    抬起头,夏冬阳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脸色稍微缓和了点,“以沫,下个月初四,你就嫁人吧!方才那个唐先生,你也见过了,你……算是你的造化吧!”


    以沫震惊了!


    脑袋里一直嗡嗡的,什么叫她的造化吧?她可不可以不要这样的造化,为什么,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个人问过她的意思?既然是让她嫁人,自己难道连说个不的权力都没有吗?


    “爸,我不想嫁!”她嗫嚅了一下,终于把这句话吐了出来。


    顿时,夏冬阳的脸变得铁青,“不想嫁也得嫁!你以为我想……”话没说完,又似想起了什么,叹口气,“以沫,这些年爸爸养你也花费了不少心血,不瞒你说,最近,爸爸的公司实在是有些撑不下去了,如果得不到唐先生的资助,就会破产的。你忍心看到爸爸破产,一家人贫困潦倒吗?”


    唇瓣动了动,以沫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他的眼睛,却又说不出来了。


    “唐家家业庞大,以后,你不会吃亏的!”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头,夏冬阳一脸的诚恳,“相信爸爸!”


    “爸……”她的手慢慢的攥成了拳头,“我嫁!”


————————


     时间过的很快,八月初三夜。


凌晨三点,夏以沫肚子疼得死去活来,实在撑不住了,才穿上衣服爬起来去拍主卧的门。


夏冬阳无奈,带人去了医院。


    送到医院急诊,大夫检查完以后很快下了诊断,“她吃了不少的泻药,会脱水的!”


    “泻药?”瞪大眼睛,夏冬阳自然是把怀疑的目光投向妻子,而司于芳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跟自己无关。


    “大夫,她这情况,早上能出院吗?”也顾不得追究责任了,他着急的问到。


    大夫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还是先看看救治的情况吧!”


    说着,就将夏以沫推进了急诊室。


    “看看你干的好事!”就算她否认,夏冬阳也认定了,泻药这东西,总不会是以沫自己吃的,那能下药的还有谁!


    “怎么又怪我!凭什么什么都怪我啊,我招谁惹谁了,死丫头大半夜的折腾人,我还没处哭去呢!”司于芳尖叫起来。


    “这里是医院,请你们小声一点。”经过护士,不满的看了他们一眼。


    “好了好了,现在我也不跟你吵了。只希望以沫能没事,不要耽搁了婚礼。”夏冬阳神色紧张,这次的联姻,直接决定到他以后生意的前途。


    病床到底是被送到了病房里,以沫还在昏睡,什么都不知道。


    两口子守着病床,脸色都不好看。


    “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司于芳的手机响了,接起来,却是夏如玉的声音。


    “我也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好了好了,你照顾好你姐姐,现在还早,再多睡会儿吧!”有些烦躁的说。


    “哦,那你们早点儿回来啊!”夏如玉应了一声,挂断电话,唇角露出一抹阴沉沉的笑意。


    晚上特意在那丫头的饭里加了点料,可没想到爸爸会紧张到带她去医院,本来按照她的计划,最好那丫头不能进行婚礼,然后明珠就可以顺理成章了。


哼!便宜她了!


————————


    夏以沫是被摇醒过来的。


    “你忘了,你今天是要结婚的!”夏冬阳抬腕看了下时间,“还来得及去化妆,要抓紧了。”


    咬了咬唇瓣,她显得有些为难,“爸……我好像,起不来。”


    勉强试着用了用力,根本就撑不起来,全身跟被抽去了骨头一样,软的用不上一点力。


    正在收拾东西,听到她的话,明显夏东阳很不高兴,“不是已经没事了,怎么会起不来,你不要以为这样就能逃避了,这件事,没有你反悔的余地!”


    “爸,我没想过逃避,我是真的起不来了!”她闭了闭眼,扭头看了眼还在滴着点滴的瓶子,清冷的说,“大夫让我出院吗?”


    “大夫总是喜欢吓唬人的,多住一天不是多一天的钱么!”他嘀咕着,很是不高兴的样子。


    咬了咬牙,直接把手上的针给拔了出来,然后用手捂着针孔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坐了起来,胸口闷得厉害。


    看到她坐起来,夏东阳显然高兴了,“这就对了,这才是爸爸的好女儿!”


    她不想说话,也没有力气说话,靠着一旁的柜子喘气,看到她脸色真的很苍白,夏东阳这才过去扶了一把,然后对司于芳使了个眼色,“去开车。”


    司于芳满心不高兴,但是事到如今似乎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出去开车了。


    就这样避着医生护士,几乎是连拖带抱的把她带上了车,夏东阳后背都是汗,不过他知道,如果错过了今天这场婚礼,才真的有他流汗的时候。


    …………


    “姐,你穿上,快点!”夏如玉直接把手上的东西丢给她,然后招呼着人,“快来,速度快点!”


    “干什么?!”抓着手里的衣服这才看清原来是婚纱,夏明珠愣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你想不想嫁给唐裕,想不想做唐家少奶奶?”夏如玉直截了当的说,“想就快点穿上,机会不等人,别错过了就后悔了!”


    不由分说的就把婚纱往她身上套。


    夏明珠愣了愣神,立刻止住她的手,“等等,如玉!你什么意思?今天不是夏以沫结婚吗?”


    “姐,你怎么这么死性啊!那个死丫头还躺在医院里去不了,你难道不想取而代之?”趁着说话的工夫,衣服已经给穿上了,又手忙脚乱的给她化妆,特意叫的化妆师来,这着急麻慌的。


    简直像一个木偶玩玩在被摆弄,夏明珠有些犹豫,“可是……唐裕点名要的是她,如果我去……”


    夏如玉叹了口气,自己这姐姐胆子是真小,“姐,你傻啊!唐家的喜帖都已经发出去了,所有人都知道夏唐两家联姻,是空着没新娘没面子呢,还是干脆换个新娘的好?怎么说你也是夏家的大小姐,不比那死丫头更有身份,更配做唐家少奶奶?”


    听了她的话,夏明珠是有些动摇的,“可是……”


    “别可是了,再可是,唐裕就是别人的了!机会不等人,姐,你敢说你不喜欢他?!”


瞬间,夏明珠就红了脸,她想起唐裕的面容,就会忍不住心儿乱跳,到底是渴望战胜了理智,望着镜中的自己,如花的面容,唐裕……会喜欢吗?


——————


    唐裕没有亲自来接亲,这场婚姻,对他来说可有可无,没有这个必要。来接亲的人也没想那么多,看到了新娘就给接来了。


    教堂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山雨欲来前的宁静,沉甸甸的透着压抑,就算不抬起头,就算隔着白色的面纱,夏明珠也能感觉到面前男人隐藏的愤怒,手指慢慢的握紧,她是不是,做错了?


    他是不留心,可不代表是瞎子,面前的女人是不是那天选定的,还是看的出来的。倒是没想到,夏东阳看着唯唯诺诺,还有这样的胆子,婚礼当天偷龙转凤?!


    心中冷哼一声,他不开口,神父也不敢说话,两方的亲友倒是都到了,也闹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气氛有点怪?最重要的是,夏家的家长似乎也没来?


    “你父亲呢?”唐裕终于开口了,淡淡的问。


    夏明珠后背的汗都已经如雨刷刷而下,顺着脊梁骨往下淌,有点痒痒的,她不敢吭声,死死的咬着唇瓣,倒是夏如玉有些着急了,一手推成的,不能到了这个时候功亏一篑,“姐夫,我爸妈吃坏了肚子,凌晨去了医院,他们打过电话了,您还是先跟姐姐举行仪式,别耽误了时辰!”


    她微笑着说,觉得这事儿怎么也不能便宜了那个死丫头。


    姐夫?唐裕挑了挑眉,这还真自发自觉认亲的快,“既然这样,还是等你父亲来了再说吧!或者婚礼改期!”


    “别啊,姐夫,要是爸妈知道因为他们,耽误了你们结婚的好时辰,他们会内疚的!”夏如玉连忙说道,笑着看向一旁的唐母,“这么多亲朋好友都在呢,不能让人空跑一趟,是吧?”


    “你们夏家真是好大的胆子,婚礼当天换新娘这种事都干的出来,我倒是当真小看了夏东阳,以为我不敢悔婚是么?”出乎意料,唐裕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一点都不在乎,在场一片哗然。


    “你叫夏以沫?”看着面前的夏明珠,他咄咄逼人的问。



    夏明珠的脸瞬间变得一点点血色都没有,就感觉有无数的目光如利箭一般将她穿透,体无完肤!


    有些求助的看向夏如玉,怎么办?


    夏如玉也没想到会变成现在这样,刚想辩解,对上唐裕的目光,心里就打了一个咯噔。


缩了缩脖子,她一个字都不敢再说,有点毛骨悚然。


    夏东阳夫妇姗姗来迟,本来想了一百种理由怎么跟唐裕道歉,一迈进教堂的门槛,就察觉了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教堂的气氛明显很压抑,最关键的是,为什么上面还站着一个新娘?!


    “明珠?!”司于芳很是惊讶,没搞清这是怎么一回事。


    仿佛找到了救兵,夏明珠立刻叫了一声,“妈--”,带着哭腔奔到她的怀里,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夏东阳一脸震惊,“唐,唐总……”


    “夏东阳,既然你把这场联姻这么不当回事儿,那就算了吧!”扯掉领带,唐裕一脸无所谓的说。


    “唐总,这是一场误会,这是……这是怎么回事?”他一紧张,就忘了手里还扶着的女儿,慌忙想要给唐裕解释,这一松手,夏以沫原本就强撑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晃了晃,“啪”,倒在地上。


沉闷的一声响声,让所有人都惊住了,唐裕拧起眉头,苦肉计么?


——————


    我不是故意的!倒下的时候,夏以沫的脑袋里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撑不住了,一点力气都没有,双腿跟棉花糖一样的软,看到这情景,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


    “唐总,您听我解释,以沫昨天夜里拉肚子去的医院,这刚刚从医院赶过来,不信的话,我这还有医院的单子,这……这我真不知道!”瞥了一眼还在司于芳怀里哭泣的大女儿,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就是这么几个小时的工夫,就给他捅出这么大的篓子,这俩丫头是要干什么!


    其实唐裕根本无所谓信不信,我管你们家是怎么回事,给我闹出这一出来,谁好看?


    “婚礼取消!”他大步的往前走,毫不犹豫。


    现场一片哗然,夏东阳的脸色更是难堪到了极点,狠狠的盯着夏以沫,如果不是她突然闹什么肚子,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唐裕刚准备越过地上的人,忽然裤脚一紧,低下头看,一脸苍白的夏以沫扯住了他的裤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声音软软的,明显就很没有力气,唐裕蹙眉,“放手!”


    咬了咬唇,她却抓得更紧了一些,今天这场婚礼如果真的取消了,她已经能看见回去要面临着什么。


    “我如约而来,你出尔反尔,要是取消,你要赔偿损失!”咬了咬牙,她大着胆子说。


    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大的勇气,天知道,她跟夏东阳可从来不敢用这种口气说话,也许正因为他是外人,算是陌生人,她不怕他。


    听到她的话,夏东阳的脸色都白了,“以沫,不许胡说!”


    没有理会他,一直低头看着以沫的唐裕冷笑一声,“赔偿?你想要赔偿什么?”


    眼神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厌恶,果然是什么人生什么种,一样的善于算计,贪婪成性。


    她愣神了一下,真的问她,她还没想过索要什么。


    不过她的犹豫,则被唐裕理解成了贪婪,她在算计能从唐氏博取的最大利益是多少吗?


    一旦反感,耐心都会变得缺乏,他也不管她现在有多虚弱,猛然一踢,抽离自己的脚,就要往外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在唐母怀里的小娃儿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怎么哄都哄不好,成功止住了唐裕的步伐,他扭转身去接过小娃娃,显得有些无奈又狼狈,哄孩子,他真的不擅长。


    “唐裕,婚礼可以取消,但是别忘了,你只有三天的时间了!”唐母轻声的说,其实原本,唐裕娶谁,只要他喜欢,自己都可以不去介怀,但是这孩子太过固执。


    其他人也不知道那小娃娃是什么来历,只是看着唐裕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扭转头,看了还倒在地上的夏以沫一眼,把孩子往母亲手里一放,大步的走向她。


    看着他快步走来,以沫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突然有点后悔刚才说的话,可不可以收回?这一刻,她才发现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比爸爸更可怕!


    不过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不等她思量,唐裕已经在一片抽气声中硬生生的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你要结婚是不是?”


    “……”她整个人吓懵了,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成全你!不过,你会后悔的!”靠近她,在她的耳畔低语,毫不犹豫的带她往神父的方向走去。


    从旁人的角度看,他是拉着夏以沫,其实几乎就是连拉带扯的,她的胳膊好痛,完全是被他的惯性带动着,根本挣脱不开。


    完了,她惹恼他了!


    没人知道唐裕想干什么,只见他带着夏以沫走到神父的面前,以领导者的姿态朗声道,“可以开始了!”


    一脸错愕的神父才回过神来,开始了宣读证词。


    唐裕面朝着神父,脸上没有一丝新郎应有的喜悦,他会让她付出代价的,会让她知道,在婚礼当天,跟他讲条件是多么愚蠢的行为!


    看着他的侧脸,夏以沫现在只觉得后背一丝丝的凉气在冒,她刚才到底是抽什么风,居然招惹上这样的人,就算他不说话,也能感觉出他的怒气,自己的手被夹在他的臂弯间,眼角一撇就看到他的手指是紧握成拳的,他会不会一拳揍过来?


    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到神父问,“夏以沫小姐,夏以沫小姐?”


    “啊?!”回神的瞬间收到一撇可以杀死人的目光,她觉得,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已经被碎尸万段了。


    “你愿不愿意……”神父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唐裕打断了,“她愿意的不得了!礼成,今天的婚礼到此结束,感谢各位亲朋的光临,草坪准备了酒水自助,各位请便!”


说完,她还没回过神,就被他给扯走了。


——————


    “恭喜你如愿以偿!”唐裕冷冷的说,从来没有这么的讨厌一个人。


    这个女人,成功的让他产生了厌恶的情绪。


    当日若不是聪聪选择了她,自己根本不会多看一眼,可没想到她却在婚礼上摆出这么一道,想要抬高自己的身价吗?那她就计算错误了!


    她低着头,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什么,唐裕没有听清,拧起眉头,“什么?”


    “没什么!”夏以沫连忙否认,她其实想说的是,明明是你选的我,什么叫我如愿以偿了。


    这女孩子看着年纪不大,果然是心思不少,是自己想的太天真了,夏东阳那样的人,会生出什么好女儿来!


    “从今天起,你是唐家的少夫人,你可以行使少夫人的权力,不过也时刻谨记身上担负着唐家的颜面,任何有损唐家脸面的事都不能做。”他俨然像一个君王在发号施令,“还有,以后聪聪的起居由你负责,出了什么问题,由你担当!”


    前面听着似乎还不错,听到后来,她的嘴巴直接张成了一个“O”型,“为……为什么?!”


    这样的家庭,难道不是应该有专门的保姆,专门的佣人吗?为什么让她去照顾一个小孩子?她不会啊!


    “既然你有做唐少夫人的权力,也自然有做唐少夫人的义务!”他理直气壮的说,“唐家的钱,你可以动用,不过要经过我的审批,还有什么疑问?”


    “有!”她弱弱的说。


    “什么?”挑了挑眉,她果然开始讲条件了。


    “下学期的学费,是你帮我教,还是我爸爸教?”她一直关心着她的学费,现在这情形看来,爸爸恐怕不会帮忙了,那……他会吗?


    “学费?”微微的眯起眼睛,他似乎忘了,这个才见过两次面,印象颇为不佳的小妻子,还是个学生。


    看到他的表情,她心里一沉,完了,看来是不会了。


    唐裕是真的没想到,她提的事会是这件,“做唐少夫人不需要出去工作,书,也可以不必念了!”


    听到他的话,她立刻急急的说,“我念书不是为了工作,我做事也不喜欢半途而废,你能不能……”


    接收到他投过来的眼神,有些心虚的声音越来越小,“你能不能……帮我交了?”


    “只是学费?”他突然反问。


    猝不及防,夏以沫愣了下,“啊?”


    “不用生活费,杂费,住宿费,营养费,置装费?”他一口气报了一大长串,是想试探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只要学费,还是以此为借口做个突破,来个狮子大开口。


    她立刻反应过来,连连摆手,“不不,只要学费就好,别的我可以自己想办法解决!”


    以前也是如此,夏东阳交学费,其他的都是她勤工俭学了,所以唐裕说了那么多,她有点儿惊。


    “好,可以!”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的松口,“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你说……”只要帮她交学费,其他的都好商量。


    “你必须照顾好聪聪,还有,记住你今天的话,只要学费!”他一字一顿的说。


    夏以沫连连点头,事情简直顺利的出乎她的意料。


    那边,唐裕接起电话,说了几句以后看了她一眼,转身,一言不发的出去了,她一个人就在屋子里等啊等,等到后来困意袭来,直接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


    “谁让你们善做主张的,一个个胆子都越来越大了!”夏东阳今天真的是气坏了,只不过在礼堂的时候,实在不方便发火。


    夏明珠怯怯的挨着司于芳坐着,夏如玉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


    错就错在没算到唐裕是这样的人,一般来说,形势所迫,肯定也就将错就错了,再说了,她姐哪里不比那个死丫头强?偏就唐裕,生的玉树临风,眼睛却瞎了,愣是看不见一样。


    “你们谁出的馊主意?”眼睛扫视一圈,也就抓住了罪魁祸首,“如玉,我问你,以沫吃的泻药,是不是你下的?”


    “好了,事情既然都已经过去了,还追究有什么意义,这不是已经遂了你的心愿,把你的心肝宝贝许了个好人家吗?”想想还是觉得不平衡,唐家的势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得的,那臭丫头,哪里就有这个福分了。


“你就惯吧,早晚惯出大祸来!”夏东阳简直是咬牙切齿,“那唐裕是什么人物?你这样搞,就是下他的面子,知不知道?!”


——————


    看到丈夫这样的严厉,司于芳也弱下气势,不过嘴上还是不服输,“那……那不也没出什么事儿嘛,到底还不是让那丫头占了便宜!”


    她承认,唐裕看着是有点厉害,不过男人不厉害还能叫男人吗?自己两个女儿,要是能嫁一个给唐裕,这辈子都是享福不尽了,可偏生让那个死丫头给捡了便宜,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倒是很认可如玉这么做的,就是最后没达到目的。


    “表面上是没出什么事,但是唐裕的心思从来都是让人摸不准的,谁知道他心里盘算着什么。”夏东阳也是奇怪,今天闹到这个份上,本来肯定婚事就要黄了,可最后关头偏又成了,他也看不懂。


    “行了,盘算什么也没关系了,你现在是稳保的唐氏总裁的岳父了,谁还敢说个不字?以后跟着你的宝贝女儿享福去吧!”她不误嘲讽的说着。


    夏东阳撇了撇嘴,“这个时候,你就别逞嘴皮子痛快了,先看看再说吧!”


    再看了两个女儿一眼,叹了口气,终归是自己的孩子,还真给打死不成?


    “你们也回房去休息吧,以后可不能这样擅作主张了!”他还是不忘叮咛了一句。


    夏明珠倒是真的吓坏了,今天唐裕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撕了,可夏如玉却是很不以为然。


    两个女儿的性子,他大抵也能摸的清楚,不过管也管不了,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


    揿亮房里的灯,唐裕刚从公司回来,这帮老家伙真是不消停,一直开会到现在,换上拖鞋,扯掉领带,准备去卫生间冲个澡。


    匆匆的走过去,手刚碰到卫生间的门,顿了下,又退了回去,察觉好像不太对劲。

    沙发上躺了一个人,小小的,蜷缩着,方才还真没注意到。


    等看清的时候,眯了眯眼,才回过神来这个女人是谁,他几乎都要忘了,自己已经结婚了,家里突然多了一个人,还真有点不太习惯。


    不过,她怎么睡在这里?


    拧起眉头,不想多说什么,转身进了卫生间冲澡,反正只是多了一个人,对他不会有什么影响。


    夏以沫睡得很沉,实在是一整夜折腾得够呛,迷迷糊糊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好像有水流的声音。


    唔,有人?!


    脑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猛然就惊醒了,迅速的坐起身,一脸警觉的看着声音的方向,不会是贼吧?!


    坐起来就发觉不对劲了,屋里的陈设不太一样,唔,挠了挠有些凌乱的头发,她忘了,她结婚了,这是在新家了。


    用“家”这个词,似乎有点牵强,她这辈子,就没体会过书里的“家”,是个什么滋味,最多,算是容身之处又换了个地方吧。


    正发呆,卫生间的门打开了,唐裕大步走了出来,头上搭了一条毛巾,水滴顺着耳垂落在肩膀上,性感的一塌糊涂。


    以沫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状态下的男人,学校里的都是男孩子,阳光青涩,哪里有像他这样带着强大迫人气势的。


他一步步的逼近,她像个小白兔一样往后退,最后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看他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唾沫,“我我……我不是故意睡着的!”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知晓聪聪的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