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你快忙死了

青年观察家2018-03-12 10:38:11

1


去年有段时间,整个人绷得很紧,像一根随时会崩断的弦。


满脑子都是工作,满脑子都是KPI。心里时常悬着一本备忘录,上面写满待办事项。做完一件事,勾掉一件。


可勾掉之后,也并未感到轻松。


因为事情是做不完的。


当时读的书籍大多和时间管理有关,接触的词汇都是:高效、价值、投资、提高、翻倍。


为了将效率最大化,我狠下心把生活里的娱乐项目都丢进废纸篓里。影响效率的事,都拒绝。


某个下雨天,朋友约我去居酒屋吃饭。从公司出来后,我撑着雨伞,一路小跑赶到约定地点。刚找到朋友那一桌坐下,手机便响了,是同事的电话,他说发了一封新邮件给我,让我回家记得查看。


我“哦”了一声,挂断。


朋友递给我菜单,我看了看正面,又看了看反面,刚想点菜,电话又响了。这回是老板的电话,他说有个线上的活动出现Bug,让我联系程序员修复。于是,我再次拿起电话进行沟通。


朋友见我忙成这样,笑笑不说话。


菜上齐后,我继续一心两用。一边和朋友谈话,一边留意微信有没有新消息。那种感觉怎么形容呢,无力。


两边都想照顾好,两边都照顾不好。


居酒屋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暖黄色的灯光、有礼貌的服务员、带有靠垫的椅子、从头顶上方传来的情歌。


可是,我内心没有享受过一秒钟的安静。


吃完饭后,我去柜台开发票。走到一半,手机又响了,跑到店外接。


接完直接回到座位。朋友问我:“发票呢?”


“忘记了。”


我才想起发票的事。


那一秒,称得上失魂落魄。




你有没有被一朵云感动过。

我有过。


某一天的上班路上,不经意抬头,发现了一片晴空,看见一朵云正独自飘着。那云就是纯白纯白的,一点也不比电影中经过后期加工的云逊色。我认真地观望,就好像此刻的世界上,只剩下我和它。


也许是天上的风很大,云被吹得越来越远。我恨不得从心里伸出一双巨大的手,把它牢牢拽住,这样我就能一直看着它了。


因为看着它的时候,我轻松如孩童。


正要继续往前走,瞥见前方路边的花丛,里头长满了白色的小花。


我走到那里,蹲下来,决定好好看看这些花。


起风了,花朵摇头晃脑,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我一边看一边笑,拾到了一种久违的开心。


我忽然想到,已经很久没这样子了,竟然有闲情逸致去看一朵云,看一群花。


这种生活的奇趣,有一百年没经历过了。


在我原有的思维里,只会关注那些带给我收益的东西、带给我价值的东西。看云?看花?别开玩笑了。它们能赚钱吗?它们能让我飞黄腾达吗?它们都不能。


但是,它们让我发笑,会让我轻松。


它们告诉我,生活里尽是美的事物。如果要关闭感知的开关,就算再大的鲜花摆在床边,你也会视而不见。


如果打开感知的开关,生活其实处处是美学。


毕业到现在,为了得到想要的,不断追求,不断忙得要死要活。

是的,我得到了很多。

可是,失去的也不少。


云朵和花丛,终于让我意识到:在忙成狗的这段时间里,我丢掉了生活本身,我失去了享受生活的能力,我忘记了好好生活。




3

在很忙的阶段,人都会抱有一个幻想:忙完这阵,之后就好了。


可是事实是怎样的?事实是:忙完这阵,紧接着还有下一阵。忙完下一阵,还有更多。


“忙完这阵,我就自由了”这简直是一句Flag,和“打完这仗,我就回老家结婚”一样。


我翻了翻自己去年的工作日志,发现几乎每个礼拜都排得很满。可是我当时的真实想法是,赶紧忙完好去玩儿啊!结果就是无限期地延后个人计划,整个人被工作霸占,搞得气喘吁吁。


之前在一家创业公司工作,人人身兼数职,每个人都忙成狗。这种轮轴转的工作状态对创业公司而言,是有益的。但呆久了,我发现一件不好的事:这里的人,大都没有私人时间。


没有双休日,没有休假,时间一长,得憋出病。


很多人没想清楚为什么要工作?为什么要忙?


工作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生活。那么,工作就是为了生活。哪个是本,哪个是末,显而易见。


如果为了工作,而抛弃生活,是舍本求末,是抓小放大。


这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为公司写的PR稿,我都会这样写:身为企业,要尽可能为用户提供最好的体验,最棒的服务。但是我不会说,我要靠用户赚钱,这个说法太露骨了。


尽管它很真实。


是啊,工作就是为了赚钱嘛。


可是钱赚到了,不会生活,要钱有何用。




去乡下,风在吹,水在流,云在飘,花在摇,那都是快乐的,生活里单纯直接的快乐。


若是一心二用,快乐则折损大半。一直这样分裂下去,人会不断错过当下。


忙碌时,对事物的感觉会钝化,大家都这样。


身在群山不识山,栖于河旁不见水。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


疲于应付生活,到哪里都不自由,到哪里都是草草了事。


按照之前的习惯,我喜欢在周五下班后赶回家写作。


现在不了,那段时间,我会出去玩,尽情玩,不顾一切地去玩儿。


文章开头提到的那位朋友,上周五喊我出去吃饭。


吃完饭后,俩人没事儿跑去南京路上的汤姆熊打游戏去了。经过一条狭窄的过道,进入游戏厅,买了50块钱的游戏币。那里声音很吵,人很多。我和他从篮球机玩到街机,从赛车玩到枪战。


一场场玩下来,笑得我嗓门都哑了。


我喜欢笑得很用力,可以不在乎旁人的眼光,甚至能用100种姿势大笑。捧腹大笑、扶墙傻笑、前仰后合地笑、一边打滚一边笑……在时间的某个点上,如果笑,就意味着赚了。如果笑得用力了,那说明赚大发了。


现在的每周就算再忙,我都会抽一个时间,选一个场所,去感知生活本身。把耳朵竖起,把鼻子打开,把眼睛睁大,把嘴巴微张。把感知的力度调整到最大,把工作暂时丢弃,在城市里度个假。


于是,所见到的,都能成为风景。


最后还剩20个币,我和朋友决定去娃娃机那儿吊娃娃。

他花了18枚币,什么都没吊到。

我很放松,丢下最后2枚游戏币。

结果竟然吊到了一只。


要是去年,都快忙死了,哪还有心情吊娃娃。

被娃娃吊还差不多。


好好生活。






作者信息:陆鸡鸡,一位神经病编剧,一个调皮的撰稿人,专注于分享个人感受与内心想法,不定期更新私人日记。欢迎有趣的人类去他家做客。公众号:个人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