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寒假|同学聚会

与N2018-07-03 08:45:24

同学聚会

廿


寒假的我很懒,这里就不展开细讲了。

同学聚会是大年初六的事情了,当晚有很多话想讲,沉淀(懒)了三天,现在有点忘记了。


是高中毕业后第一次大规模的同学聚会,基本到齐,只有寥寥数人因故缺席。

之前询问到场人数的时候,听到能来这么多人,就十分开心。

许多人是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尤其有些同学疏于联系,在社交网络上又较少发布消息,于我就像人间蒸发。

(而我自己则是话多到被嫌弃,大噶可以随时跟进我的生活近况。)


先前liling去北京,有一天晚上诗妍带我们去她们学校附近吃串。

边吃边聊天,聊到哭出声再聊到把眼泪擦干那种。

我提到了我真爱和相公,说,哪怕是真的联系寥寥,还是想通过偶尔的明信片啊或者发消息啊告诉她们,可能离得远了些联系得少了些,我还是很想知道她们过得怎么样。就是,我还是很在意她们很想了解她们的近况的。

对面的诗妍原先就泪眼汪汪,低声说“所以我才觉得,你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啊。”

当面夸我,我不知所措,只好低头喝疙瘩汤。


所以,对同学聚会,是非常非常期盼的。

有很多人虽然没有熟稔到可以私自约出来见个面,但又真的真的很想看看一年半之后的他们都是什么样子的。

我们班最后一次大规模聚会的时候是高考后的谢师宴,一个个地敬酒合照,当时的场地后面可能刚举行过婚宴,贴着个大大的喜字,作为布景拍了很多“结婚照”。

后来翻出那天的合照,她们说我不管和谁站在一起好像都很搭的样子。

我经常有事没事翻翻那天的照片,许多照片。


同学聚会那天和liling一起进去的,到的有点晚了,订的房间有个小隔间,能看见一大堆人坐在沙发上,而相熟的几个人则在摆着四张桌子的大厅聚团站着。

诗妍迎上来,说她刚刚一个人多么不好意思走进来,催促我们找连着坐的座位。

真爱看到我,作势要将我抱起,我真的好久没听到她喊我真爱了呜呜呜。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大家都是长大后的样子了。我把包放在座位上,跪在位子上直起身子开始环视四周,把自己当成了扫描仪,一个个地看过去。

大家好像都变了,又好像没什么变。

而跪在椅子上环视四周的我和当年晚自习时站到讲台上又或者课间站在自己座位上环视教室的我,可能也是,有相似,也有不同。

遇到了一些人的目光,就眨眨眼,笑一笑。

(。・∀・)ノ゙嗨,好久不见哦。


家里这边的酒席肯定有很多海鲜的,先前邱发拟定菜单的时候有很多海鲜。

“我要报警了!”来自一个不喜欢吃海鲜的我,并且觉得其实春节期间大家应该是已经吃腻了各式海鲜,liling认真地询问我“为什么我们不去吃炸鸡呢?”

后来上菜的时候,邱说她已经换掉了很多海鲜,她还坐在我身旁,吃饭间隙把头靠在我肩上。

我笑骂“这是谁的大脸好重啊!”在她打我之前迅速从座位上蹦起来,感觉又回到了高三。

酒席过半,开始各式敬酒。咕噜咕噜,一杯又一杯。

开始有些同学喝醉了,脸红红的,把头搁在椅子后背上休息。

后来大合照,我异常兴奋(可能喝的有一丢丢多),招呼别人的时候音调极高。

而后几张连拍的大家表情各异站姿相似的图片在票圈加上“念廿不忘”的文字,刷了一波。


念廿不忘。

流水账式的记录可能会使得一切变得像走流程,如果这样,便是我的叙述存在问题。

我很开心的。

红肿把高三最后一次校运会时的班旗和横幅都带上了,作为布景。开场前还开玩笑说今天要讲解高考试卷。老师们入场的时候大家起身鼓掌。

以及对视时彼此的笑意,都是真真切切的,我可以藏进记忆里的暖意。


说到校运会,我还记得最后一个晚上,在游戏和合唱之后,操场上只剩零星几个人。

我们几个人还站在大本营附近,不知道聊到什么突然变得格外伤感。

也许是“最后一次”按下了情绪开关。

告别的时候,我们开始一个个地相互拥抱,甚至泪眼迷离。哪怕明天就要在教室里相见,可是校运会时的大家和教室里的大家,好像又有点不一样。


当天晚上说的话

今天班聚。我有多喜欢我们班呢?就是高中看耿耿班级日常的时候趴在桌上笑,环视一圈班级,觉得我们班也和耿耿的班级一样。
“我每天来上学都是为了你们啊”
有这样的好朋友,也有普通的会偶尔打个招呼那样的同学。
但是大家都很好,或者说,是都对我很好。
除去个别人之外,我可以笑嘻嘻地和每个人打招呼,从不在场的这一年半里开始聊起聊很久很久。
我话很多的。
但是没给我太多说话的机会。
他们说我喝醉了。


我一直觉得我自己是个十分幸运的人,待过的所有班级(小学可能没什么印象了,但是被当成年纪小的妹妹那样子对待的),初中,高中待过一学期的一班和后来的二十班,都是非常好的班级,都遇到了契合的朋友。

有很多笑到趴在墙上的记忆。

也有可能是我太擅长记下琐碎的场景和细节了,所以脑海中储存着很多开心的温暖的回忆。


前几天回了学校,去看了教室。

觉得好难以想象啊,那么多的日子,大家都是被困在那样小的教室里,一天天地过来的诶。

是在教室里一起度过了两三年这样的关系。

然后大家一起长大。走出教室,去往各处。


二熊说“那时候的世界很小,所以芝麻很大。”

现在想起来,有许多莫名其妙地哈哈大笑和想要躲到桌子下去的无端忧愁。都是芝麻,都是和你们一起捡起的大芝麻。

是浮在这些岁月上的很多碎片。

细碎,但真切存在。


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同学聚会嘛,就是为了让长大后的大家见一面吧。

以前很喜欢大家的我,现在也很喜欢长大后的大家。

祝好。


因为太久没更了,想要和大家说说话。

写了这篇碎碎念,可能没什么逻辑。

最近遇到有点不开心的事情,希望会很快过去。

觉得,不能让自己和喜欢的人受委屈。

晚安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