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父母已老,我们却又要远去

V创投2018-03-13 06:09:12


再一次踏上远途,心中是另一番滋味。


古语云:“父母在,不远游”,我却总如浮尘般飘来荡去。世界很大,其实我只是想守在父母身边,陪他们变老。

 

包子君远走莫斯科的第一篇文章写给挚爱的父母。 

 

---我是分割线---

 

心事同漂泊,生涯共苦辛。无论去与住,俱是梦中人。


正月初九凌晨5点半,爸爸轻轻推开卧室的门,拍拍我的被子,“起了,别误了车”。    

 

无数个星星还在眨巴眼的早上,都是父亲叫我起床送我去车站,奔往人生一个又一个站点,从前是求学,如今是工作。    

 

妈妈也早早醒来,蜂蜜水早已晾好,锅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是我爱吃的汤面。    

“工作别太辛苦,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早点睡。你们年轻人睡太晚,这样不好。” 

 

妈妈的叮嘱总是最多的。    

 

行李箱的轮子划过家门,包子君走了,这次行程有点远,先坐火车到北京再飞莫斯科。离家十多年了,已记不清有多少次分别,只是旧日的一幕幕闪过脑海。

 

小时妈妈总是嘱咐我好好学习,后来叮嘱我工作别落下,如今却总念叨“别太累,怎么都能过”。    

 

从上学、工作到如今远赴莫斯科,越走越远,离家时间也越来越长。世异时移,不变的只有星辰之光和父母之爱。



     

父亲渐渐老了,头发已稀疏,常常自嘲记性不好。父亲是家中独子,人很帅气,少时也是村草、校草一枚。父亲出身农门,却如少爷般长大,爷爷下地干活,背砖挣工分,包揽一切重活累活,只是叮嘱父亲好好读书跳出农门。后来父亲读了大学,去了城里工作,娶了娘亲生了哥哥和我。时光匆匆,曾经养尊处优的他也已经当了爷爷,承担起照顾孙辈的责任。

 

母亲是极其聪慧之人,做过记者、扛过摄像机,也当过生意人。她一辈子操劳奔忙,多年心血已凝成满头白发,现在每半月就要去染发。她是家中老四,却有长姐风范,操持家里家外大小事宜,我总笑她是拼命三娘,从不肯闲下来。母亲聪明练达,宽容大度,受得了罪吃得下苦,从小为我们提供最好的环境,和我们亦师亦友。

 

母亲现在很依恋我,她曾经意气风发、胸中有天下,鼓励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如今却总念叨特后悔让我到北京,她希望大家都守在一起,免得牵肠又挂肚。  

 

她也总说女孩子应该漂漂亮亮的,要懂生活会生活。她们这一辈见证时代冷暖,历经生离死别,活的太沉重,惟愿我们能简单快乐。    

 

我是极其幸运的孩子,虽然又丑又笨,但从小就被捧在手心,享受着全家无尽的宠爱。

    

父母是极开明之人,少时望我和哥哥人格健全,长大后便放开臂弯任由我们闯荡。 虽是两代人,却也无甚代沟,他们最多的话就是“谁没三六十七八过,都能理解”。 

   

他们已不再盛年,不懂P2P、 O2O,生意难做,也不懂怎么转型。他们被时代推搡着前行,时常感叹社会变化太快。好多东西虽然用力在学,但也只知皮毛。属于他们的时代正在悄然离去,他们的内心也有几许伤感和无奈吧。    

 

如今我们长大了,教他们微信视频,发红包,滴滴打车,下各种App    

 

岁月蹉跎,父母老了,他们不求我们大富大贵,只愿我们平安幸福。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爱如故。父母恩情永难忘,如今离家万里之遥,不能陪伴左右,也不能帮他们做一点点事情,心中很是愧疚。 

 

远走的人啊,即使纵身无边江湖,却始终心有牵挂。

 

年已过,多少人又要离开父母暖屋,返回城市森林。城里精彩却疏离,故乡温情却没有营生,世上本无双全法,惟有珍惜所有,感念亲情。

 

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当我们再一次离开家,从四里八乡涌入灯火通明的大都市, 我们该拿什么回报父母?


无他,只能默默祝愿天下父母平安健康!




 


 西门包子君于莫斯科

(微博:西门包子君)  

脸比包子大 低调伪学霸  

包子君已开启两年驻外模式

会继续与笔为伍

看世情,写冷暖,记录时代



V创投
创业投资干货分享视频
来自中国顶尖媒体团队
《财经》移动战略合作伙伴
微信号:vvchuang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