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轩妈分娩血泪史

轩宝轩妈成长记2018-04-15 21:49:54


轩妈分娩血泪史
在轩妈还没有生孩子之前,对电视剧演生孩子大喊大叫,要死要活的女演员表示不齿:“切,用得着这么夸张吗?叫得像杀猪似的。”

我还特地问了一下轩外婆生我的时候有没有这么夸张,轩外婆淡淡地说:“没呢,忍一忍就过去了。”


我就知道,那些女演员太夸张了!

终于轮到我了!


怀孕早期时的保胎扎针吃药,翻江倒海,呕吐不止,孕中期时的尿频尿急,腰酸背疼我觉得还能接受,孕后期手脚都浮肿了也没觉得什么,就算是后来检查出了妊娠高血压(先兆子痫)也没当回事。


其实就是肚子太大压迫神经和膀胱,睡觉都没睡好,然后又喜欢吃咸的东西,结果就导致高血压和尿蛋白,然后水肿了。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得先兆子痫的高龄产妇生孩子死在了产台上还闹得沸沸扬扬的事件,心里才有点发虚,“原来我命这么大!”

37周的时候给我产检的医生非常严肃和紧张地跟我说我是先兆子痫,要马上住院剖腹。

当时不知死这个字怎么写的我跟医生提出要顺产,原因就是我想知道生孩子到底是怎么痛法的。要是生孩子的痛都没有体验过,不是白活一回了嘛!


靠着这股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雄心壮志,住院观察并且吃药后发现血压降下来了,但是蛋白尿还是很严重,挥之不去。

医生说我的营养都流失了,孩子根本得不到什么营养,另一方面我的肾脏可能已经出现问题了。这才把我唬住了,于是跟医生商量着看我适不适合顺产,经过检查发现骨盆正常,胎儿顺位,可以顺产。

当天检查完就见红了,我高兴坏了,打电话跟家人报喜,哎呀呀快要卸货啦,大家快帮我把行李搬过来吧。轩爸特地请假来医院陪我了。

我高兴并痛了两天半,整整56个小时还只是开了2指,在医院里爬了两天的楼梯还是没动静。阵痛就像是来大姨妈前的那种感觉,觉得还能接受,还能到处走动。我还对肚子里的轩轩说:“让疼痛来得更猛烈些吧!”

后来医生说我开得太慢建议催产,于是第三天的一大早吃完早餐,我进了产房,进去前我对轩爸伸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躺下后医生就给我人工破膜,我想着哗啦啦的羊水都流出来了,宝宝也应该很快出来了吧,结果等了2个多小时,还是没有动静,医生说开得太慢,还是打催产素吧,于是在左手扎进去一个保留式静脉注射器,针头好粗,扎得我冒冷汗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医生说我开3指了,我说:“医生赶紧给我打无痛分娩针把。”医生回答说:“我们这里没有无痛分娩的针哦。”

What!!!!我一下子蒙了!怎么可能!?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可以没有无痛分娩!!!?你怎么不早说!!


啊啊啊啊啊!我当时真的好像在雨中奔跑的涛哥,洗湿了头,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只能继续干等。越来越痛了,阵痛越来越密集,根本上没有喘息的余地,我的接生医生要去给人做剖腹产了,留下我孤零零地躺在产台上。

我开始痛得冒冷汗了,啊啊啊啊啊啊,我痛得叫了起来,产房里的几个小护士不耐烦地说:“那个3床,你不要叫”,可是我好痛啊,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越来越痛了,“救命啊~”小护士过来看了一下我说:“还远着呢,才4指。”啊啊啊啊啊,我感觉要崩溃了,怎么才4指啊,我的天啊,你快出来吧,我快要撑不住了。



有人说生孩子的痛跟断了十根肋骨一样痛。还有人说生孩子的时候像是被一群人往死里踢肚子,我既没有断过肋骨也没有被人往死里踢的经验,所以这些描述我感觉都不准确。

我只能说,那种痛,是生不如死的痛。如果当时我身边有一把刀,我估计被疼痛冲昏头脑的我会毫不犹豫地了结自己。到后来痛到已经有点胡言乱语了,

“啊啊啊啊啊,我不生了,我再也不生了。就算给我一个亿我也不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相信很多妈妈在生产的时候应该都给自己发过一个这样的毒誓,后来我想生孩子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一毛钱拿不到的事情,如果真的给我一个亿,我可能还是会生的。


我的叫声响彻整个产区,轩爸说在产房外面也听到了,以为我遭遇了不测。很想冲进产房但是被拒绝。


小护士在讨论韩国呕爸时频频被我呼天抢地的叫声打断了,很不耐烦地说:“3床你给我闭嘴!”。小护士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我觉得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其实只是过去了4个小时。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轩爸给我打包了我最爱的牛丸汤河粉,小护士没声好气的把汤河粉放在我的枕头边,冷冷的说:“你家属给你送饭来了。”

虽然我肚子很饿了,可是我根本没办法吃,光着下半身抬高脚躺着,一只手又被扎针,肚子又痛得整个人都无力。我恨恨地看着小护士想 :“我这样光着屁股躺着还要肚子痛成这样,还能单手吃一个汤河粉?你能你吃给我看看啊 !臭小丫头没生过孩子还不把生孩子的当人了!555~”

期间产房一直有人在生孩子,我看到有些妈妈像上厕所拉大便一样2秒种就把孩子生下来了,还有一些生2胎的妈妈还没来得及躺上产床孩子就已经掉下来了,还好助产士接住了。

我一边看一边在心里哭喊着:“我的天啊,我怎么这么命苦啊。。。”到后来,离我进产房已经过去了6个小时,中午没有吃饭,也滴水未进,我开始有点迷糊了。


突然有一个小护士发现宝宝的胎心不好了,她赶紧把助产士找了过来,助产士看了一下说,有9指了,还差一点点。


我一听到宝宝心跳不好了,还哪能淡定地等啊,我拼了命地用力,助产士劝阻我在还没全开的情况下不要这样做。


但是我感觉不能再等了,我怕宝宝会有生命危险,还是继续拼了命地用力,一边用力一边痛得忍不住大叫,那个情形跟电视剧还真的是一样的。


突然鼓鼓的肚子一下子塌了下去,助产士已经利索地把宝宝取了出来,然后啪地一下把宝宝放在我泄气的肚子上,估计是怕我晕过去,一直让我看看自己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累得连眼镜都没力抬手去找,眯着眼看到了一眼说:“应该是男孩吧。”


助产士把宝宝交给小护士去称重,我问助产士,没有侧切啊?助产士说:“切啦,喏,我这不正在给你缝线吗?” “啊,已经切了?我怎么没有一点感觉啊。” “很快你就有感觉了”,助产士连麻醉都没有打就开始里三层外三层地缝起来了。“啊,医生,你不打麻醉吗?!”

“我们医院产房缝针没有麻醉的。” “啊啊啊啊啊,我滴神啊,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产房没有麻醉缝针!你怎么不早说!啊啊啊啊~好痛 ”。


接着就是漫长地等待,也不知道缝了多少针,只知道伤口长长的,似乎是又过了一个世纪。我咬着牙一声都不敢出直到结束。

接着就是完全虚脱从产床上滚到推床上,推到产房门口的时候还说要观察半小时,5月份的大热天我全身冷得发抖,还好轩轩奶奶从家里带来了一床被子给我盖上才好了许多。

接着我看到产房的小护士就问她为什么我觉得肚子还是有点痛,小护士二话不说,在我肚子上使劲地按压了几下,哗啦啦的鲜血像喷泉一样一下子喷了出来。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会给我按肚子,啊啊地叫了几声,眼泪都快出来了。小护士又冷漠无情地走了。

后来出院前做B超检查时,医生告诉我,我的宫颈现在严重充血,原因是我在还未完全开10指的情况下硬生生把孩子挤出来,把宫颈挤爆了。。。后来月子的时候恶露整整流了2个月,严重贫血,感觉身体被掏空,简直悲了个剧。
 
后来,我发现除了生孩子痛,喂奶也真TMD痛(真不应该讲脏话,但是此处真的很想讲),简直能用“头破血流”来形容,每天挤出来母乳颜色是粉红色的,很像草莓牛奶,月嫂说这样太恶心直接把我辛苦挤出来的母乳倒掉(此处都是眼泪)。

每次喂奶的时候心里在狂吼,怎么生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喂奶会这么痛,内心深处的小魔鬼一直在怂恿我断奶,一直在跟我说生孩子就是一个毁掉身材的悲剧,喂母乳的痛从来没人说就足以证明这是一个被隐瞒的人类大阴谋。

后来通过学习才发现我当初喂母乳会那么痛是有可能因为宝宝含乳姿势不正确导致的。


过早地断掉母乳让我产生很大的愧疚感,因为我知道母乳能直接给孩子输送免疫球蛋白,也就是抵抗力。当时我很担心轩轩会因为这样而从小体弱多病。


后来我发现原来日常的护理也很重要,虽然没有坚持母乳喂养,但是轩轩通过其他方面的加强,也形成了很好的抵抗力。

很多时候,就算不能坚持母乳,但是在平日的生活习惯当中注意其他有关于卫生、营养、锻炼、疾病预防、疫苗注射、疾病护理等方面的加强,孩子的抵抗力也是可以建立起来的。

当然,免疫力的建立和增强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每一步都很重要,母乳是第一步。所以能坚持母乳又能做到以上的几个重要的方面的话,就完美了。



虽然轩妈的怀孕和分娩是一部血泪史,但是好在我是一个乐观的人,平时也不时地给自己找乐子,将经历过的事情,不论开心的不开心的,都用我常用的呵呵一带而过。保持一个积极的人生态度,让我的生活永远充满快乐和满足。我估计,爱笑的轩轩是受到了我的影响吧~


最后,送上轩轩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小照片,祝每一位关注轩妈轩宝成长记的叔叔阿姨们每天都跟我们一样开心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