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别人的师父教功夫,我家的师父除了做饭就是补衣服.....

趣阅小说网2018-07-03 08:24:19

[月华篇 第1章 等到你是我存在的意义]


      “峥!”

  一道剑划过空气的声音在琴瑟唢呐的声响中,很轻却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修寒隐含薄怒的伸出两只手指夹住了本是气势汹汹的剑,修长的眉目往中间隐隐聚拢,清冷的声音更是含着冰冷的有些扎人的弧度。

  “九思,千年反思的时间也没能让你改过自新么?”

  “思过?我九思犯过什么错?修寒,我不过是喜欢你而已,你为何一再折辱于我?”

  紫色的裙裾在半空中划过动人心魄的弧度,眨眼间九思已至修寒跟前,手一伸,轩辕剑自动回到九思手中。

  “叮!”

  剑锋一转,慑人的光芒从剑身一路闪过,发出悦耳的声音。

  “九思,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修寒似乎看不到离自己眉心只有一分一毫的轩辕剑,语气颇为无奈和痛心。

  “哈哈哈,我冥顽不灵?修寒,我爱了你万年难道就只是一句冥顽不灵吗?”

  九思眉间似有火焰在燃烧,女子本来只是清丽的面容此刻在怒火的掩映下灼灼生辉,不可方物。

  “修寒,你有没有……”

  “砰!”

  灭神枪的尖端和轩辕剑的剑尖猛然碰撞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音。

  兵戈相见的一瞬间,有火花迸发。

  绚丽的色彩,让九思看不清修寒的神情,竟然有一瞬间的迷离。

  火花熄灭。

  脸色如寒霜的修寒负身而立,浅蓝色的长衫如碧空明亮,广袖飘动间,男子如芝兰玉树般让人仰慕。

  这一仰慕,就是整整的九万年。

  似是想起什么,女子双眼中有一瞬间的惊喜,不由自主的想要上前几步,拉近和他的距离,谁知道……

  “噗嗤!”

  是尖锐之物没入皮肉的声音,九思回过神来低头看了看胸口没入一点尖端的灭神枪,笑了。

  “修寒,为什么?”

  九思眼中没有哀婉,伤情等等的神情,有的只是疑问。

  单纯的疑问。

  爱了这么多年,难道她就这么不堪么?

  “九思,我不能看你一错再错。”修寒痛心的说道。

  “难道我爱你在你看来就是一个错误,而我一直爱你就是一错再错么?啊?”九思忽然大吼道,声音凄厉满是不甘!

  修寒闭上眼,沉默不语。

  九思冷笑几声,神思一动轩辕剑猛地转到修寒背后,然后一剑穿胸而过。

  “滴答,滴答。”

  天地间似乎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血滴落在地面的声音。

  周围似乎有人在说什么,又好像有人在叫九思的名字,可是她却什么都听不到。

  “为什么不躲?”九思呆呆的问道。

  “因为你是九思。”

  你那么笨,如果我躲开了,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够了!”九思猛地大喊一声,前行几步任由灭神枪和轩辕剑从胸口穿透,不顾一切的朝修寒吻了过去。

  别推开我,让我知道你到底爱不爱我。

  求求你,别推开我。

  “九思,既然你如此不知悔改,那我只能将你关入九黎壶中让你反省自身了。”

  修寒低叹一声,缓缓用力。

  灭神枪和轩辕剑同时缓缓从九思胸口退出,再从修寒胸口滑出。

  “砰,砰!”

  灭神枪和轩辕剑同时砸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掩盖了一些液体坠落的声音。

  “修寒,我恨你,父神为证,三途河边黄泉路上,我只愿生生世世与君陌路!”

  修寒最后看的的是九思含恨的双眼。

低叹一声,摩挲着手中的九黎壶,神色莫名。

半空后,云谲波诡。

  

   修寒忽然回头出手将一道雷霆万钧的攻击化解于半空之中,眉梢一皱,道:“擎苍,你干什么?”

  刚刚那股力道,修寒知道定是擎苍出手。

  因为只有擎苍才会一出手,就这般狠辣。

  “干什么,所有对九思不利不好的人我都要杀,无论那人是神是魔还是你!”擎苍低沉着眉眼,哑声说道。

  无论是仙界还是下三界,沧海桑田白驹过隙,他擎苍只在乎九思一人。

  “九思犯了错,她自己就要承担错误,哪怕她是神尊也一样。”修寒岂会不知擎苍的心思。

  仙界神尊擎苍爱慕九思,四海八荒皆知。

“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把九黎壶交给我。”擎苍沉声道。 

“九思犯错必须得到惩罚。”修寒分毫不让。

  “修寒,你明明知道九思喜欢你你还这么对她,你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赶紧把九思还给我!”

  说完就飞身扑向修寒,毫不客气的动起手来。

  蓝光和白光激烈的碰撞,不断在一起交织缠绕发出惊心动魄的声音与光芒。

  忽然间,蓝光和白光猛然分开。两人同时看向不远处的天边。

  在那里通体漆黑的擎天柱缓缓出现,最上端本并列着三个血红的名字,修寒,擎苍,九思。

  可是最右端的墨色缓缓上染,竟然慢慢将九思的名字盖住。

  不消一刻,擎天柱上神尊之位只余两人的名字。

  修寒,擎苍。

  再不见九思之名。

  “不!”擎苍凄厉大吼。

  名字在擎天柱上消失,那就只有一个原因,本人已经魂飞魄散世间再无此人!

  “你到底干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擎苍一把揪住修寒胸前的衣领,一声声质问道。

  修寒有些呆愣的看着双眼血红,眼角不自觉露出晶莹的擎苍,一时无语。

  九思,你怎么能死呢?

  我找了你这么多年,等了你这么多年,就在我快要绝望以为你真的已经消散在这世间的时候,你出现于十二品莲台之上,你不知道当时的我有多么的惊喜。

  我以为你终于重现出现在这世间,等到你便是我存在的意义。

  可是,可是你为何会再次消失?你这样让因为等你而存在的我,情何以堪?

  男子静默,风起云涌。

  天边的云疯狂的涌动,半空中的雷电劈啪作响力量大的惊人。

  黑衣男子怀抱大张,似在等待谁。

  修寒猛地攥紧双手,为什么擎苍会忽然间变得这般可怕?

  擎苍,你到底隐藏了多少?

  半空中的雷电缓缓集聚成一个大圆,擎苍割破手腕,任由鲜血涌入半空的圆中,渐渐的边城血红色的大圆。

  “啊——”

  男子半跪于地,仰天悲吼。

  血色的圆猛然变大,仿佛能够整天蔽日般,然后瞬间下沉,消失不见。

  修寒瞪大双眼,他终于知道擎苍要做什么了。

  这是灭世血阵,以下三界为炼炉,以擎苍神尊的精血为引,以下三界全部生灵为源,逆天而行强行凝聚九思的魂魄,助她重生!

  “擎苍,你疯了不成?你这样做会毁了下三界的,如此逆天而行,哪怕你是神尊也会被天地法则惩罚的。”

  灭世血阵大成之日便是九幽炼狱开启之时,到时九思会重生但那同时也是擎苍受天地惩罚灰飞烟灭之时。

  天地秩序惩罚下的灰飞烟灭,那才是真正的消失。

  “若九思不存,那这世间还有什么存在的意思?还不如毁了干净!”擎苍脸色因失血过多看起来苍白如纸,可是双眼中的亮光却依旧慑人心魄。

  “擎苍,你……”

  “除非九思重生,否则我与修寒生生世世皆仇敌。满殿神佛在,我以灵起誓。九思不回,我与修寒至死方休!”

六万年过去了,九幽炼狱大成之际被修寒神尊破坏,九思神尊有没有成功重生,谁也不知道。




[月华篇 第2章 女猪脚定律]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别误会,这个房间里只有月华一个人,自然进行不了少儿不宜的活塞运动。 

  电脑前,把键盘按得啪啪啪直响的月华正在聚精会神的打游戏。 

  恩,没错。 

  也不知道月华在电脑前打了多久了,双眼中都是红血丝,显然很是疲惫,却一直睁着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 

  忽然,“嘭”的一声。 

  是月华的脑袋砸在电脑桌上,昏迷,哦不,是死过去了。 

  到现在,女主已经死了。 

  按照剧情发展,接下来应该女主月华重生于某个空间。 

  本书很俗套,女主果然重生了。 

  “姐,你醒了?”月初有些急切的趴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子,小脸上满是担忧的神色。 

  月华刚刚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就听到耳边叫自己姐。 

  哦,什么时候自己多出个妹妹了? 

  自己爹妈去世好多年了,无论是她爹还是她妈都不可能来个外遇给她生个妹妹啊。 

  “姐,你有没有不舒服,没有的话咱们得快点出发了,不然赶不上无上宗的选拔了。”那女子扶起月华后,就开始收拾东西。 

  额。 

  月华撑着脑袋迷迷糊糊的想着,自己这是重生了还是穿越了?额,好像是穿越了? 

  按照穿越小说里女主怎么作都不会死的定律,自己是不是可以使劲蹦跶了? 

  “姐?”月初在月华眼前晃了晃手,疑惑的说道,“姐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没,没事。”月华醒过神来,看着眼前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姑娘一阵恍惚。 

忽然想起什么,蹦起来拽着月初兴奋的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无上宗的选拔?这里……修仙?” 

  自己打了一辈子仙侠游戏,最后还因为打游戏猝死了,要是穿越到一个仙侠的世界,那真是太爽了啊。 

  按照女主定律,自己应该是单系天灵根,或者是牛逼哄哄的变异灵根,或者身怀异宝,有着奇遇…… 

  “当然了。无上宗的老祖宗莫桑上神可是咱们修仙界唯一一个可能突破真神,飞升到上界的人了。” 

  “那还不赶快走?” 

  月华两眼放光的拉着月初向往外跑,连行李都顾不得拿了。 

  “姐,行李还没拿呢。”月初不知怎的,竟然十分适应月华的“抽风”,只是挂念着自己的行李还没拿呢。 

  拿屁行李啊还,按照女主定律,自己和月初至少有一个是有着特别牛逼天资的人,到时候肯定享有什么高级弟子待遇之类的。 

  还用的着自家这些破破烂烂的行李? 

  “不用了,无上宗肯定会给准备的。”月华一边跑一边回头冲月初喊了一句。 

  谁知道忽然月初瞪着双眼停了下来,月华一看这还了,这不是阻碍自己的修仙大路么。 

  因此就使劲拽着月初往前跑,月初比她小几岁自然拽不过她。 

  只是…… 

  “姐,前面有……” 

  还没等月初说完,月华就兴奋的边跑边往前面看去。 

  只看到一片黑暗。 

  “嘭!” 




[月华篇 第3章 猪都没有这麽蠢]


        月华成功一头撞在了树上,那树被月华撞得一阵摇晃,一堆树叶掉下来差点把月华埋起来。

  “姐,你没事吧。”月初有些傻眼的把月华从树叶中解救出来。

  唉,这个姐姐。自己明明想要提醒她前面有树,再跑就要装上去了,结果……

  “我靠,疼死了……”月华捂着额头上新鲜出炉的大包子,疼的直咧嘴。

  尼玛啊,说好的女猪脚定律呢?谁家女猪脚会这么蠢,一头撞在树上啊,又不是猪……

  呜呜。

  “啊哈哈哈,哥哥你看那边有个女的好蠢啊,简直笨的像头猪。”

  这是村落向镇上去的必经之路,虽然修仙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但是还是几乎家家户户的人都会把适龄的孩子送过去,看看有没有几乎修仙。

  因此,这条路上人很多。

  换句话说,月华这次脸丢大了。

  被小男孩称作哥哥的大男孩不好意思的对月华姐妹抱歉一笑,说道:“十分抱歉,在下即墨,这是我弟弟即然,我这个弟弟没有恶意的。这位姑娘……还好吧?”

  即墨看着月华脑门上触目惊心的大包子,有些担忧。

  这姑娘,不会一下子被撞傻了吧。

  月华一边哼哼着站起来,一边狠狠地瞪了一眼小屁孩即然。

  什么小屁孩,居然敢嘲笑她。

  还有这根破树,长在哪里不行非得长在这里。想到自己这么丢人,月华怒从心来,一脚踹在了树上。

  那树不仅文丝未动,就连一个树叶都没掉。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掉多了现在没得掉了,还是这颗树成精了,瞧不起这么蠢的女主嘞?

  而且……

  要不是月初扶着她,月华肯定跌倒,又一次丢人了。

  “哈哈哈,哥哥她真的好蠢啊。”即然又一次不客气的捧腹大笑。

  笑的饶是脸皮十分厚的月华也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了。

  即墨有些尴尬的呵斥道:“不许胡说。”

  被哥哥训斥了,即然也不乐意了,大声反驳道:“哥哥你以前不是说过,连猪那么笨的都不会撞树么?她这么大人了还能装树上,不是比猪还笨是什么?”

  “额……”即墨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这本来是他给弟弟讲故事的时候随口一说的,谁知道真的会有人……

  即墨本是一个皮肤白皙的男孩,脸色一红就如同染上了胭脂般让人移不开眼。

  “算了算了,月初咱们走吧。”月华大度的挥挥手,看在漂亮小男生的份上,她就不和那个小屁孩计较了。

  不过……

  临走前,月华狠狠地瞪了一眼那棵树。

  丫的,等着她成了金光闪闪的女主,一定砍了你!

  树枝抖了抖,表示自己很无辜。

——

   等到到了月华姐妹两个的时候,看着一群修仙人,月华很是兴奋。

  “下一个。”

  月初没什么表情的走了上去,然后听话的将手放在那个水晶球上。

  不一会,那水晶球里就被鲜艳的红色充满,红的纯粹,就好像火焰一般耀眼。

  “天啊,子寂大师兄,这个姑娘是单系火灵根,而且……”

  那人话还没说完,水晶球就“咔嚓”一声碎了,而且月初手中的火焰居然如有实质般炸开了。

  然后……




[月华篇 第4章 女猪脚光环]


     

    虽然那人及时抵御了,但还是被烧掉了半截衣服和……恩,头发也被烧掉了半截。

  “额,这位……师兄,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月初吐了吐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

  自己既然是单系火灵根,那应该是会被收入门下的,所以叫他一声师兄,也没错吧?

  “子铭?”子寂缓缓走来,看着自己傻愣愣站在原地的师弟,捏了一个净身咒便让子铭恢复之前的器宇轩昂了,只是那头发……

  “大师兄,这位小师妹的灵根……十分了得,呵呵……”子铭努力的微笑道。

  初次火灵根被激发出来,那火都控制不住不仅把测灵球给炸了,还把自己给烧了,怎能不厉害?

  子寂笑了笑,对着月初柔和说道:“小师妹不必担心,请跟我来去登记一下。”

  月初回头看了一眼月华,有些干瘦的小脸上挂着明晃晃的担心。

  月华挥挥手,咧嘴笑道:“没事,月初你快去吧。”

  自家妹妹都这么厉害,那自己还不得来个变异灵根之类的?不然怎么衬托自己女猪脚的身份?

  很快,月华测试的水晶球中真的出现了变异灵根,只不过……

  “大师兄,这位姑娘她……”子铭又一次大声喊道。

  大师兄啊, 你快来吧,师弟我顶不住了。

  “咔嚓!”

  很好,月华很满意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水晶球又炸了,这才符合女猪脚的光环嘛。

  可是紧接着炸出来的五光十色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那么晃眼啊?

  等到月华再睁开眼,就看到离自己不远的子铭师兄……

  头顶一窝鸡窝头,衣服皱巴巴的只剩半截,像是从下面烧起来然后又被水浇灭,而子铭面部漆黑,口吐黑烟,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双脚也被冰冻住了。

  怎一个惨字了得。

  大师兄再一次闪亮登场,看着子铭的情况嘴角有些抽搐。

  “大师兄你还看屁啊,赶紧给我一件衣服啊。”

  呜呜,下半身凉飕飕的,他可不喜欢遛鸟。

  呜呜,大师兄她们都欺负我。

  “额,你……”子寂一看猜测自家师弟是被冰冻住了,没办法从空间戒指里拿衣服。

  等到子铭穿好衣服行动自如后,第一件事就是躲到子寂身后。

  呜呜,这里的姑娘都太可怕了,我要回家。

  “额,那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虽然水晶球炸了很符合女猪脚牛逼哄哄的设定吧,但是把人家裤子烧掉了……这就不太好了。

这个叫子铭的看样子应该在无上宗弟子辈分里还说得上话,那她们姐妹两个还没有入无上宗就把这个子铭师兄得罪了个底朝天啊。

子寂看着脸色十分尴尬的月华,也十分无语。

  如果刚刚没看错的话,这个姑娘是多系灵根,一般来说到了三系灵根资质就算一般了,再多就更差了,可是这个姑娘她不仅仅有五系灵根,还应该有变异的雷灵根和冰灵根。

  恩,从子铭身体的伤势来看应该是这样的。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