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曹凌云:贤母桥(“走读瓯江”之二十一)

瓯阅2018-05-15 09:38:17


《走读瓯江》之二十一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温州市文联秘书长曹凌云从2014年春天到2015年冬天,用两年的时间走读了瓯江干流和瓯江支流小溪、松阴溪、好溪、戍浦江、菇溪、西溪、乌牛溪等。作家一路行走,一路访问,一路学习,一路记录,充满激情。当前,作家已把他的走读笔记整理出来,计32万字,即将出版。前文化部部长、著名作家王蒙题写书名。


系列回顾(点击可阅读):


 | 《走读大济》

《走读大窑》

 | 《古村下樟》

 | 《仙宫湖的雾霭》

 | 《梅源梯田》

《汤显祖在遂昌》

 | 《走读界首》

 |  《走读玉溪》

《走读大港头》

 |  《走读壶镇》


今天,我们推出《走读瓯江》之二十一——



贤母桥


                文、摄/曹凌云


在瓯江支流好溪走读,自然绕不过那些堰坝,更离不开众多的桥梁。


壶镇文史爱好者吕吉人告诉我,光说古堰,壶镇附近就有十多处,如修建于宋朝的万工堰、广济堰、杜堰;明朝的木马堰、宫堰、漳堰;清朝的清宁堰、金丝堰、栋梁堰等。至于古桥梁,那就更多了。好溪由北往南在石龙头进入壶镇盆地,在赤岩脚倾泻而出,这一段溪流当地人称为壶溪。溪水造福了两岸的百姓,但涨落无常,给两岸人们的往来造成了诸多不便。壶镇的历朝历代,都有人集资建桥,其行善义举有的被历史的洪流淹没了,有的如雨后彩虹,悬挂在半空中,那么的瑰丽,总让人萌生感动。镇上最有名的古桥当数贤母桥。


去贤母桥时,天又下起了倾盆大雨。我们打着伞,伞总被风雨牵制而不停摇晃,我们身上已经湿漉漉的了。大雨给好溪不尽的天上之水,滔滔向下游直泻而去。



大雨给好溪不尽的天上之水,滔滔向下游而去


吕吉人说:贤母桥就是九进厅的主人吕建盛的父亲吕载扬和兄弟子侄共同建造的,距今已近200年了。吕载扬的父亲过早地弃亲谢世,吕载扬的母亲蔡氏,靠着纺纱织布维持家计,她特别重家教,要求子女好好读书,做有品德之人。吕载扬从小就十分懂事,读书之外帮助母亲做家务事。蔡氏的娘家在阳屯,与壶镇隔江相望,因为没有桥梁,回娘家往往要绕很远的路,丈夫亡故后,带着孩子回娘家的次数更多了。后来溪上也曾建有木板桥,走起来摇摇晃晃,遇上溪水满过桥面,极易发生危险。木桥难抗洪水冲击,没有多久,就被冲毁了。村民们集资又建起了石板桥,但溪水涨过了桥面,同样容易发生危险。几年后,石桥也被洪水冲得只留几处桥址。蔡氏深知商旅行人无渡之苦,心中开始萌动造一座大桥的想法。


一晃十来年,吕载扬已经成人,做生意赚了一些钱,家境开始丰裕,买田建房,还在街面上购置了商铺。好溪依然屡发洪水,行人望水兴叹。蔡氏想:用木头造桥容易冲掉,用石板造桥也不经久,看来非兴大工建石梁不可。她勉励儿子们:与人造桥,与己造福。她的脑海里也开始构思造桥济世的蓝图。



“与人造桥,与己造福”


吕吉人说:在好溪这么宽阔的溪面上,建一座大桥并非易事,蔡氏经常叮嘱几个儿子,要努力赚钱,为造桥积攒资金。又过去了几年,八十多岁高龄的蔡氏身体有恙,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将子女都叫到了床前,说:必成是桥,以遂吾志。听着老母亲的嘱咐,大家不禁热泪盈盈。


几年后,吕载扬与兄弟们估算建桥的资金与他们的积蓄差不多了,于是开始准备材料动工修建。溪面宽,桥脚深,拱桥搭架需要大量木料,吕载扬他们募集了大批树木。所需条石,采自壶镇西边的宅塘岙,此山的岩质坚硬,又有韧性,不易风化。兄弟、父子、叔侄两代人的共同努力,于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一座贯穿好溪东西、连接台婺通道的大桥终于建成。该桥长141米,宽6.7米,高8米,13个桥拱,拱券用条石横联砌筑,桥面用石板铺设,两侧石板护栏,石板上雕着飞禽走兽和花草。一桥建成,行人无不拍手称好,当时的缙云知县给该桥命名永济桥。吕载扬认为在好溪壶镇段还要建造两座桥,但他年事已高,就吩咐自己的儿子吕建始、吕建盛承接建桥事宜。又是一腔遗命,吕建盛、吕建始各牵头建一座拱桥,分别叫县治桥、东渡桥。


清宣宗道光七年(1827年),兵部左侍郎、督学朱士彦巡试处州,路过缙云,听闻了吕氏母子若孙三世为善的事迹,为造桥耗资数万,不觉击节赞叹。同行的处州太守和缙云县令请他给3座拱桥赐名。朱士彦说:此母之贤不可略也。为已建成6年的永济桥欣然命笔“贤母桥”,同时又为当时还在建的县治桥赐名“继义桥”,为正在准备建造的东渡大桥赐名为“竞爽桥”。



贤母桥桥碑


我们冒雨来到了贤母桥边,只见溪流浩漫,汹涌郁怒。又见贤母桥矫健横跨在好溪两岸,巍然挺立在洪流之上。吕吉人告诉我,好溪的水流因季节变化很大,春夏季节,雨水充沛,往往是山洪肆虐,泱泱大水数丈高。到了秋冬季节,天高云淡,常常水仅盈尺,行人卷起裤腿,从卵石上涉足而过。近两个世纪里,贤母桥面临多少灾难?《缙云县志》上载:“道光十四年六月廿八,大水平地如潮,漂荡田禾;咸丰六年水灾,东溪一带,人皆迁徙;咸丰七年七月十七日,大水,平地深二丈许。所过庐舍堰坝尽圮;民国11年6月21日,水灾,壶镇水深一二丈…… ”




好溪的水流因季节变化很大


而我想,眼前这座贤母桥,经受风雨霜雪,饱经岁月沧桑,备尝世间炎凉,依然不辱使命,承载车辆和人流,从此岸送往彼岸,送向四方。它坚韧不拔的个性、默默奉献的品格、平等相待的风采,不就是“贤母”蔡氏的品格吗? 


封建社会,三从四德,男尊女卑,女性大多借助婚姻或血缘的关系,依附于男子,沦为家庭的奴隶。一些女性出于家庭的原因被迫外出劳动,却被社会歧视,冠以“三姑六婆”之称。面对贤母桥,我们看到了封建社会里一位平凡母亲活出了女人的精彩:她省吃俭用、勤俭持家,她含辛茹苦,培养子女成人成才,她像男人一样扛起建设家乡的重担。这些中华传统文化的美德在一个母亲身上熠熠生辉,而这些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是多么的珍贵。


吕岩说:贤母桥还有着光荣的历史。1930年春,中共中央发布指示,要求永康、缙云、仙居三县红军游击队合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三军第三团,壶镇是重要的交通枢纽,红十三军第三团只能占领壶镇才能和红十三军军部取得联系。9月2日,第三团研究了攻打壶镇的方案。9月5日黎明,红军队伍1600多人在壶镇发起进攻。敌人事先获得情报,在贤母桥东端扼守,致使红军无法过桥而失败。那次战争,有三四十名红军壮烈牺牲。第三团红军转入游击战斗,于1935年和进入缙云的红军挺进师会合,共同开辟浙东根据地。作为革命老区,壶镇当地的一些文化人对革命史迹开展梳理整合,使这些“红色印记”在新的历史时期发扬光大。


我始终相信每一块土地都是有其独特的历史与故事,壶镇更不例外。这里曾经是好溪流域最发达繁荣的重镇,这里发生过那么多悲欢离合的事实,这里曾经历过峥嵘蹉跎的岁月,这里也是文人志士流连居住的所在,但这一切都与好溪有关,这一切也都融进了溪水之中。好溪桀骜不驯,豪放不羁,但它也不失灵动敏捷、深沉大度,有时候甚至特别的静谧安详,它给两岸人们带来物质上的富足和文化上的盛宴,也给我们带来富于浪漫色彩的历史沧桑感。


雨住了,天边露出这一天里最美的夕阳。



贤母桥距今已近200年了,依然不辱使命,承载车辆和人流



作者(中)在采访


文学|阅读|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