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祝由巫术:鲁班书

芥末故事2018-03-12 10:26:56

前几天跟朋友无意中讨论起鲁班书,多多少少讨论了两句这种古人工匠群体中的民间巫术团体。突然想起了这个一个和鲁班书沾边的故事,今天就写出来给大家看看。

那次,有一个富商托人找到家里面,想要请人去他家里看看他的儿子,说是他儿子被什么东西给缠上了,找了好几波人都治不了,想看看家里人能不能帮个忙。家里老头子一听来人介绍的情况,一开始也真以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恶灵缠身之类的事情,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

在家里人平时接的活儿里,这类事情算是仅次于看风水和超度亡人之后,第三种轻松钱又多的买卖。所以当老头子一听,这样的好事找上门来了,自然没有再过多的考虑,直接就将这事给应了下来。当天就让两个老头子去那家人那边去看一看。其实老头子只想让一个人跟着来人去走一趟就好了,估计也就是三四天的功夫就能回来。

可是老头子突然想到了来人说的,这事主家之前请过好几拨人都没有解决这事,虽然那几波人里没有圈里熟悉的人名大家,可是想来也应该是当地出名的仙家和术士。然而这些人都对这次的事情如此束手无策的话,估计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大老远的找到家里面来。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老头子就从家里叫出去了两个人,跟随来人一同前往了这次那位事主家的那个城市。

事主的那个城市说起来离家里不远也不近,一行车开车开了一个白天,中途在河南的高速服务区睡了一夜,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就到了目的地。

那是江西的一座小县城,位于长江的临岸,事主家算是当地的数得着的大家门,是一个开厂做实业的,他家产品的广告都上了中央一台。

所以家里的那两个老头子也事先做好了心理准备,觉得就这家人的经济水准和社会地位,住个豪宅应该是正常的,而且平时出门做活儿多了,也见识过不少有钱人,看见过不少就算在电影里都算是难得一见的豪宅。所以他们两个人当时也心中设想过,这家人的房子无非就是地大一些,房间多一些,再怎样奢侈豪华得,还能比得过东北那边的几位大佬嘛?

可是没成想,等到他们来到那家人的宅子院门外时,还是不由得吃了一惊。听到来人给他们的介绍,说是这家的主人把沿江的两岸这几公里的山头和江滩全都已经买了下来。所以说虽然他们现在才刚刚看见了这家人的院门,实际上他们已经在他家的院子里开车走了十几分钟了。

而且这家人算是充分发扬了中国暴发户和土大款的精神,一切东西都只选贵的而非适宜的,你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在一个西式门楼的前面,赫然摆着两个用整石雕刻而成的石狮。而当车开过门楼的时候,却又发现这个西式门楼里的大门,竟然用的是故宫的那种朱漆鎏金兽首的杉木扇门。

这种不伦不类的搭配,让家里两个老头子相互对视了好几眼,但最终他们还是忍住了什么都没有说。等到车进到院子之后,遇见了几波保安,先是穿着保安制服的安保人员,随着车越发的靠近院子核心位置的住宅时,四周负责安保的人员已经都是电影中那种黑衣服白衬衣耳朵里塞着蓝牙对讲机的墨镜男了。

家里的两个老头子都心想,虽然这位事主绝对算不上家里外出生意遇见过最有钱的主,可光看这住的地方和家里安置,那绝对是最有排场的一位。

没过多久,他们的车子就停在了院前的一处草坪之上,两个老头子钻出汽车之后,向四周望了一圈,没见到有什么人。最近的几个身穿黑衣服的保安都在百多米远的地方。那次家里派去的两个老头子一个是本家,是家里的七叔。另外一个是外姓的,姓徐,家里叫他徐三爷。

当时七叔一看车竟然停在这么一个不远不近的地方,就顿感奇怪,问来人道,怎么在这我们就下车了,你家先生和他儿子呢?

来人一听,忙一躬身,回道,大师莫怪,现在咱们在的地方是前山,平时都是客人和家里的工作人员住的地方,算是外宅,我们家先生是住在后山,可是后山平时道路不通,车是开不进去的,我们只能到坐船进去。

七叔听了这话,也是一笑,环视了一下身周,道,这里到处都是平地草坪的,我可没看见什么船啊。

那来人又是弯腰行了个礼,道,坐船太慢了,而费半个多小时,我家先生让我早一些带你们进后山,所以我们这次就不坐船进后山了。

这时徐三爷凑上前来道,又不坐车又不坐船的,怎么你带我们飞进后山里去嘛?

可是没等三爷的话音落地,那来人更是满脸堆笑没做任何回答,众人就听见头顶之上传来一阵轰鸣。两人抬头一望,只见一架直升飞机从他们头顶掠过,然后缓缓得降落在他们二十多米远得一块平地之上。

这个时候带着他们一路前来的那人,对他们一点头,道,按规定我只能带两位到这里了,下面我就不方便再跟着两位了,咱们就此别过,过几天两位大师离开此地的时候,我们还会再见的。

说完这话,那人就转进汽车,开车离去。而直升机上跳下来两个人,将家里的两位老头子引上了飞机,随后飞机离地,空中一个扭身就沿着山脚江畔,朝着后山的方向飞去。

坐在直升飞机上,两个老头子的耳朵被吵得嗡嗡作响,几乎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心里已经被这次事主的这种高调的作风给有些惊到了。

现在家里的老头子还没事就说起过,这么些年,天南地北的权钱富豪什么的见过不知道有多少了,但比起这排场和威风来,还真是没有谁能与这次故事里的这位事主相比肩的。

可惜凡事盛极必衰,如今这位的家族事业已经远远不比从前,几乎已经甚少在电视上看见他家产品的广告了,只是在报纸上还会偶尔瞥到一眼。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但是在当时,这家的名头在当地还是挺响亮的。这家人我们就暂且称呼他们为童家好了,那次出事的就是童家的三公子,由于这位三公子前面都是两个姐姐,所以他算是童家的独苗,而作为童家唯一的男丁,这位童家三少爷自然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于是等到家里两个老头子一进后山童家的那座宅子里时,就明显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氛围。宅子里面上上下下的二三十口子人,竟然没有一个面带笑容的,从主子到下人,全都是一脸的愁容。

一见到家里的两个老头子进屋,立刻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妇人围了上来,说着老头子们听不懂的当地方言,你一句我一句的,几乎比刚才坐在直升飞机里面还要吵。

好容易一个带他们进来的下人,等到几位妇人都说够了停住了嘴,才向两个老头子介绍起来,闹了半天,这几个妇人都是童家三少爷的婶婶姑姑之类亲戚,她们吵吵闹闹的话也基本就是叙说一下何为三少爷平时有多么乖巧那么孝敬长辈之类的,请他们一定要救救自己的这个好外甥侄子……

家里两个老头子也算是见过不少这种场面了,都说是富在山中有远亲,贫在街头无人问,这种世俗嘴脸也算见得多了,要不是因为童家今天的这种经济地位,想来此时也自然会有另外一种景象。

故而老头子们只是礼貌客气的说了几句,就直奔后院,在童家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事主面前。

童家的那位事主当年的年纪也就是刚刚要到五十的样子,虽然一身价值不菲的休闲西装,可是仍然看得出他白手起家的那种沧桑,童先生整个人看上去就和平日里街头看见的那种城乡结合部的新时代农民没什么差别,只是明显他的眼神和气场上有一丝他人不及的神采。

家里老头子们原本想,按照刚才看见的一切,想来这位事物应该是那种暴富得小人得志一般而忘乎所以的人,所以二人心中也做好了准备。没想到童先生却说话极为客气,虽然带着口音,可是礼数和话语上却丝毫不见一丁点怠慢之意。

顿时家里那两个老头子对这位童先生也很是有了几分好感,两边人几句寒暄之后,老头子就被童先生带去了后宅,也就是他家童三少爷现在正躺着的地方。

进到屋了,除了四周站着的几位佣人打扮模样的人,只看见了四个妇人,家里老头子还想,这童家怎么这么多女人,刚才外面院子里一大群,这屋里又是一堆。

童先生看老头子看了那几个围在床前的女人好几眼,就对他们解释了起来,原来这几个女的,两个年轻一些的,是童先生的女儿,也就是童三少爷的大姐二姐,另外两个,一个中年的是童先生的老婆,一个是他母亲。这个时候那几个女的显然也看打了老头子进屋,想必也是知道老头子是来干嘛的。

于是她们什么都没说,只有童先生的老娘用当地土话招呼了几句,家里老头子也没怎么听懂。

徐三爷这个时候对着七叔将头一点,就退了几步开始屋子四周看似毫无目的的转悠了起来。童先生一见三爷的举动,有些不明就里,对七叔问道,这位大师是在做什么?

七叔回道,没什么,就是看看这屋子的风水地势,是不是有什么阴物藏着。

童先生听了,不由得苦笑了几声,说道,大师你们有所不知,我家这个孩子平日里不是睡在这里的,是从他出事之后,我才把他带回来的,这个宅子我弄得时候也费了不少心思,这砖缝地角的,我都塞了老钱,屋梁上面在这天花板后面,我还架了一层细细的铜网,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在干啥,但是当年起房子的时候,我从香港找来的以为风水师傅让我这么弄得,估计也是应该是用来镇邪辟阴的。

七叔听了,点点了头,这架铜网垫铜钱的法子是以前工匠的镇阴法子,但只有大富大贵之家方能用得起。特别是铜网一法,原本只是做成铜片,坠在屋瓦背后。后来才为了防盗,将两者结合,将铜线合股做成网子,架在屋顶,而且铜网四周又都连上了铜铃铛,只要有贼人从屋顶掀开瓦片,潜入屋内,则必然会触动铜网,引起铃铛的响声,也算是古时候的报警防盗系统。

而另一方面对于阴邪之物,铜制品的厉害之处想来诸位也算是略知一二,我也就不再多言,之前的故事已经重复过多次了。要真是按照这种方法建起来的宅子,还真的是不用怕会有什么外邪进入,但就是这样,眼见那童三少爷现在还躺在屋里的大床上,想来事情应该不会像事先料想的那么简单。

七叔正在想着,徐三爷却走到了他身后,低声言语了几句。原来三爷刚刚在屋子里外前后都转了一圈,发现了不少前面来的人设的风水阵和符咒,全都是有板有眼,没有什么差错。

徐三爷心里自问,就算是他自己来做也就最多做到这个程度了,可是显然所有的这一切都对童家的三少爷毫不帮助,也就是换句话来说,恐怕这次我们家也对童家三少爷的这个状况毫无办法了。徐三爷想到这里,不免心里有些发慌,于是忙跑到七叔那边低声说了一下他这里的情况。

七叔听了眉头不由得也是一皱,刚刚童先生那一句话,已经让他心里有了几分其他别样的主意,现在一听徐三爷的话,更是心中肯定了自己方才的猜测。

因为附身这类事情,并非阴物会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苦主,因为常人身上就算是阳气再弱,也总是会有一星半点,阴物与此类阳气原本就是格格不入。所以身强力壮之人很少有被阴邪缠身的强狂发生,反而都是一些老人孩童和女人才会被阴物缠住。

但是阴邪之物附上人体就如同人潜水中一样,总是需要探头出水换几口气的,也正是因为如此,被上身的苦主总有一种嗜睡的现象,阴邪之物就是趁着他们沉睡之时“出水换气”。

可是像这个屋子,整个一座铜方匣子,什么灵物阴邪的敢在这个屋子里不藏在人体里面还探个头出来?

于是当下七叔就认定了,既然没有什么灵物能够跟着童三少爷一路从山外进到这后山的铜匣子里,那么这童家的三少爷久压根不是被什么阴邪附体,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了。


长故事,大约分三次更,本次未完哦



芥末妹妹的芥末故事

分享最真实的灵异悬疑、民间奇谈、行业内幕、都市男女故事

芥末妹妹唯一联系方式

QQ群 317671110

手机网址 m.bailu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