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那些年,我们盼着大地震快点来。(地震那些事儿)

趣文轩2018-05-15 10:13:00


01


就在昨天,我被一场地震吓尿了,真事儿:


洗完澡,还没等穿衣服呢,浴室突然晃动起来了。


这种情况下就很尴尬了。


跑还是不跑?好矛盾啊!


因为你不清楚这家浴池是否结实,房子会不会倒。


万一跑了出去,没倒,这不就搞出来了一个大新闻嘛。


至少可以上我们小区的头条了。


还好,几秒钟过后,不晃了。


一受惊吓我就爱来尿,尿完穿上衣服就往家走。


一路上,见面没有别的话,清一色的在说:“喂,刚才地震着知道吗?劲儿挺大。”


到了楼下,我打开微信,一刷朋友圈的,被“地震着”的消息刷屏了。


如果新发动态的朋友,发的信息与地震无关,那肯定是外地朋友,准没错。


老婆在阳台上看到我,喊我上楼吃饭,我迟迟也没上。


过了半小时,我上楼了,老婆生气了:“洗个澡还摆上谱了?招呼你都不来吃饭?”


我傻啦吧唧的说了心里话:“我担心还有一次呢。”


我老婆听完,一下子怒了:“天啊,原来你是这样想的?那如果还有一次大的,不就把我砸里面了吗?你是不是想我死,然后找个小的啊?你安的啥心啊?为啥没叫我下楼啊?”


我被她说的哑口无言。


她说的在理啊。


可谁知道震不震啊?

02

唐山,不容易发洪水,不爱刮台风,但盛产地震。


很小的时候,跟着爷爷奶奶住。


有一年,不知道哪里来的消息,唐山又要大地震了。


爷爷就把屋地下的一个柜子弄到炕上,放在正中间,想在房顶塌下来的时候,用柜子支撑。


然后,奶奶睡柜子左边,爷爷睡柜子右边,我睡在了柜子下面与炕的空隙中。


小时候瘦的像只猴,柜子下面有四条腿,正好容下我。


我自作聪明的认为,真的地震了,柜子下面最保险。


现在想想,万一炕也震塌了呢?


我会被闷在柜子下面吧?

03

钻柜子下睡觉的那时候,我还不觉得害怕,就觉得好玩。


真正有了害怕的感觉,大概在小学二年级。


放暑假,我回父母身边。


在一个酷热难耐的夏天,好不容易进入了梦乡,我们被我妈连推带喊的叫醒了。


我困的五迷三道,睁不开眼。


我妈吼了一嗓子:“快起来!要地震了!”


这句话真管事,我一点都不困了,穿上条裤子就跑楼下去了。


到了楼下,就听整栋楼里到处是敲门的声音:“铛!铛!铛!要地震了!铛!铛!铛!”


那时候大多没电话,都是一个听到信儿了,叫醒邻居,然后邻居加入宣传队伍,再叫别人。


一传十,十传百。


没过多会儿,楼下热闹了。


有坐躺椅上的,有躺凉席上的,有坐马扎子的。


有拄着拐棍的,有抱着孩子的,有怀着孕的。


开始七嘴八舌讨论了:


“几点地震啊?”


“他们说三点。”


“哦,快了,还半个小时。”


我开始紧张了,我不知道自己坐的地方安不安全。因为听长辈说,唐山大地震那次,有的地面都会被震开,裂个大缝隙。


我可怕处于那个地带啊,露地底下去咋爬上来啊。


最后,我灵机一动,靠在了一棵大树下面,准备在大地震来临的时候抱着大树,这样掉地缝里的几率就小点儿了。


三点过了,啥动静没有,又开始热闹了:


“不是说三点吗?谁说的啊?”


“不清楚,前排楼那个人说的。”


“有人说是四点半。”


我一下子就心情不好了,还得等一个多小时啊。


大人们也同样产生了烦躁情绪:靠!这到底震不震啊!震完了不就踏实了嘛。


结果,直到天亮,我们虚惊一场。


突然,所有人都看着我哈哈大笑。


我低头一看,脸红的想找地缝了。


匆忙之中,我把妹妹的小红裤子给穿上了。

04

有一段时期,一到7月28日左右,就爱出现关于地震的谣言。


慢慢的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不是很怕了。


但小学六年级时候的谣言,真的感觉恐怖到了极点,因为那次不是捕风捉影的事。


应该是1991年。


接近放暑假,地震太频繁了,甚至一天三场。


那次正上课呢,我听到了耳边有嗡嗡的响声,我心跳了起来,是地声吧?


没过几秒钟,整个教室伴随更大的嗡嗡声,开始晃动起来了。


瞬间。


噼里啪啦,叮当,夹杂着“啊哟,妈呀!”的叫喊,我大脑一片空白。


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竟然和其他同学都到操场上了。


我都不知道怎么跑出去的。


耽误了半节课的功夫,校长动员我们重回教室上课,我太不情愿啦!


才上课不久,又震了一场,校长也怕了,让各个班级都把桌椅搬到了教室外,开始在外面上课。


一放学,我就去村子里的大夫那扎针,我被吓的发烧了。


村子里开始弥漫着一股紧张气息,有消息灵通人士声称,会有一次比1976年还厉害的大地震要来。


于是乎,各家各户开始想办法。


我家有个双人床,爷爷在这张床的基础上,支了个架子,弄了个塑料房顶。


开始,我觉得很有趣。


久了,我也烦了。


这地震咋还不来啊!

05

最后一次关于地震的谣言,发生在1999年。


发现谣言的次数多,它也会内分泌失调,竟然推迟到了秋天。


又是一个睡的正香的夜晚。


电话响起来了,有个亲戚来电话,说就快地震了。


我长大了,成熟了,心理素质好了,我不会错穿我妹妹的红裤子了。


穿上衣服,就听门外有人敲门,邻居说:


“他们说今晚要地震了。”


“哦,知道了,亲戚来电话着。”


“好,还是有电话方便啊。”


对,有电话了,敲门声少了,但传播速度更快,范围更广了。


下了楼,我也不找大树了,我骑上车子就大街上溜达了。


大街上都是人,都在等着这场大地震呢。


我转啊转,转到了一家游戏厅,开着门呢。


原来,本来老板已经关门休息了,被地震的消息吵醒后,索性开门营业。


一进门,好家伙,玩游戏机得排队了。


而且,那些玩赌博机的人,开始下猛注了。一边“啪啪”的拍着,一边嘴里喊:“妈的,反正要地震了。整!老板!再给我上五十块钱的分!”


天亮了,太阳照常升起了。


玩赌博机的哭了,游戏厅老板乐了。


据说,他这半个晚上卖了以前半个月能卖到的钱。

06

虽然没有亲历过唐山大地震,但我们对地震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感。


这是其他地区的朋友感受不到的。


我有个同事,来了个远方的亲戚,正吃饭呢,恰巧地震了。


我同事吓的直冒汗,她亲戚倒挺兴奋,笑着说:“啊?这就是地震啊,挺好玩的。”


哎!


不怪我同事的亲戚,她不是唐山人。


她不清楚唐山大地震带给唐山人的心理阴影。


她亲戚在吗?


看看下面这篇。


来了解了解吧。


推荐阅读:唐山大地震!唐山人抹不去的那滴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