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最后一夜

Tony写字的地方2017-12-05 03:48:45

日常翻看手机相册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高三时候大家一起在竺可桢像前的合影。各异的神态和姿势,那时候我们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呢?这过去的一年,不太走过阳明桥边,也很少仰视一下竺可桢像,仿佛如此便淡忘了时间流逝。

那天考完试走回来,我注意到在竺可桢像前合照的毕业生,才猛然意识到:呀,告别的时候又来了。小学是六年,初中和高中都是三年,未曾想过我会在这个地方呆这么短的时候,以至于记忆的痕迹还那么明显。那时还是破旧的紫云球场,如今换了模样,那里有那么一个篮筐,曾被我扣过。而下课时分的东一路口,总是人满为患。西田径场排队打卡的人总比东田径场多;不到下午两点的风雨操场,大爷始终拦着我不让进去。在图书馆借书总是忘记消磁而被拦下,周三清晨在东二-202或是东6-211睡眼惺忪。

······

下午细雨蒙蒙,和高中的朋友一起,骑着车绕了一圈紫金港。虽然这片地方,还有那么多我未曾涉足也没机会涉足的地方,可我已经对它足够熟悉。欢声笑语,上下课的铃声,学霸的匆匆背影······我们聊着高中的生活和学习,曾经熟悉的东西,现在说出口来,还是觉得陌生。以前夜晚,一个人绕着紫金港跑步的时候,我总是想着,我要坚持跑下去,永不止步。可现实不答应,让我的旅途永不止步了。

或许学习是我在紫金港最大的遗憾。我本有机会,在这里做得更好,可我选择了安逸。裹挟着这种情感,我觉得自己去往西溪以后,会学会自律。除却教学区和寝室,我呆的时间最长的大概就是球场了。我最最喜欢的运动,可能去往西溪以后,要被我撇下了。我打算玩滑板了,这算是一个新的开始吧。

我的桌面,从军训以后,从未像现在这般整洁。有始有终大概就是这个样子。昨天只睡了四个多小时,这和军训那会差不多。可不同的是,那时候是累却不想睡,而昨天却是累却睡不着了。我的身体变了,我的生活和习惯也变了。紫金港,夜色下路灯很昏暗,可它确是座不夜城。

在青溪二舍的最后一夜,三楼的厕所堆满了被遗弃的东西。它们本应该继续陪着我们,可去往西溪的遥远路途让我们不得不舍弃它们。在这里。起床,刷牙,洗脸。刷牙,洗脸,睡觉。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偶尔对着镜子孤芳自赏,偶尔望着窗外沉吟片刻。317的某张床下,有我的一串钥匙。桌下积满灰尘,阳台长出苔藓。

西溪我去过一次,那天刚好下了雨,地上一片汪洋。我对西溪不熟悉,可将来总要熟悉。而紫金港,到处翻新,总会越来越陌生。最后留下的东西:6月28日最后一次在风雨操场打球,7月3日最后一次吃了外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