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家具零售价格联盟

军事微小说连载 | 《钻尖》06:在部队奋斗的意义

中国军视网2018-05-31 10:33:17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在部队奋斗的意义

顾靖


第十九章


班长说在部队凡事讲究一个圆满,但是大多人总是做不到,磕九十九个头放一个屁的大有人在。有人问班长咋样才能圆满,他说对得起自己就行了。有的人说对得起自己是吃好的,有的人说对得起自己就是不吃亏。

可是他的对得起,却总是为了别人。有时候我替他感到不值,干嘛那么委屈自己?在他身上你看不到个人奋斗的意义,虽然他一直在奋斗。

每当我看到他玩命地练自己的时候,我都想告诉他:不当那个磕了九十九个头的倒霉蛋,不光只有对得起自己这一条路,我们从一开始就可以选择不用磕头。

路总是人走的,他的路一直是弯着身子……

路是需要人走的,但我始终不明白在部队奋斗的意义……

新训课目说多不多,说少倒还凑和,挑出任何一个凑和的老兵,都能漂漂亮亮地完成,然后说上一句漂漂亮亮的“随便玩玩”。

就是这些老兵眼中小儿学步的东西彻头彻底折磨了秦锐他们整整三个月,并且在最要紧的关头蓄足了能量,让他们只有招架的能力。

在最初的几天里,体能、战术、理论轮番轰炸,让新兵们从大脑到身体一片空白。

最好的体现就是与日俱增的饭量,浩浩荡荡的队伍开了过来,就像蝗虫进了庄稼地,自助餐盒总是受伤的对象。

“今天熬的粥专门加了糖,大家伙可劲地喝啊!”一桶热气腾腾的粥被端了上来,炊事班长搓着手高兴地招呼着过来打饭的新兵。

秦锐趴在饭桌上正和面前的饭菜较着劲,叶一阳端着空碗一脸苦相地回到了座位上。

“好家伙,一桶粥刚端上来,就围上来一群人,人一散开我就冲了上去。乖乖,我都怀疑桶是不是被人洗过。”

“所以啊,我觉得在我们部队打饭就像玩植物大战僵尸。看,又一波僵尸过来!”张睿指着正在打饭的队伍。

“啥是植物大战僵尸?”白小松消灭掉一个馒头后问道。

张睿:“这是江湖恩怨了,你不懂!”

白小松转头想问秦锐。

秦锐:“别问我,我又不是百度。”

白小松无奈只好转移目标,一旁的张睿和叶一阳仍然喋喋不休地控诉着身边诸多罪恶。

这个夜晚,新兵连虽然灯火通明,但是却出奇安静。

考虑到连日来新兵训练强度较大,为了预防训练伤,防止非战斗力减员,上级机关也制定了相应措施。

其中,举行一次新兵才艺展示的晚会是重头戏,已经开始纳入了新训工作。今天晚上则是写家信,一来是变相让新兵得以放松调整,不用每天晚上学习理论,二来则是让新兵诉诉心肠。这种调剂,算是整个调整计划里的开胃菜。

新兵三班内,秦锐坐在制式小凳上看着面前放着的稿纸和笔,一时竟然有种无从下笔的感觉。

一旁的白小松蹩脚地拿着手中中性笔,煞有其事地翻开了稿纸,一笔一划地写着。

“班长,这信的开头怎么写啊?”叶一阳咬着笔头,面前的稿纸已经被他按上了几个黑手印。

“就写心里话呗!写你在部队的事,写咱们班的事!”林忠笑着回答。

“那格式呢?我记得信好像有格式的。”叶一阳苦着一张脸问道,毕竟写信这种比较传统的联系方式对他来说还是太过遥远了。如果不是来到部队,叶一阳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会写信。

“格式啊?你是给谁写?”林忠来到了叶一阳身旁。

“给我爸呗!”叶一阳不假思索地说道。

“得了吧!谁不知道你老爸天天忙着做生意,哪有时间看你的信。”张睿借机说道。

叶一阳不服气地说道:“去去去!这可是我活了将近二十年第一次写信,我老爸肯定会看。”

“既然是给你爸写的,那么开头你就这样写,老爸,展信佳。”林忠指着叶一阳稿子上的格子说道。

得到林忠指点的叶一阳欣喜开始写起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封信。

秦锐提起了手中的笔,悬在半空,听着林忠和叶一阳的对话,他想起了秦百山——那个逼着自己来到部队的父亲。临行前的夜晚再次翻滚在他的记忆里,最终他还是放下了手中笔。

看着横在面前的中性笔,秦锐索性把它装进了口袋。

秦锐看着林忠说道:“班长,我想出去透透气。”

林忠刚想开口,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改口说道:“去吧!好好调整调整。”

众人停下了手中的笔,看着秦锐沉重地走出门口。

“老秦是个受过伤的男人啊!”叶一阳叹口气说道。

“是啊,这都来部队两个多月了,我楞是没看见他给家里联系过。”张睿这回出乎常理地没有和叶一阳抬杠。

白小松怔怔地看着门外,然后又继续低下头开始写信。

叶一阳:“老秦其实还有一年就大学毕业了。以前聊天的时候,他给我们讲过,当兵前的那天晚上,为了逼他来当兵,秦锐的老爸把他的吉他给砸了,所以老秦一直没有原谅他爸。”

林忠满是不解地问道:“吉他?”

张睿补充到:“班长,你别看只是一把吉他,那可是他唯一的姐姐留给他的,而他姐姐在他小时候就出车祸去世了。我听说,他姐出车祸也和他父亲有关……”

“等你真正爱上了部队,你就原谅了家人。”在七嘴八舌的谈话中,林忠望着阳台外那个孤单的身影,在心里默默念道。


第二十章


在熄灯休息前的几分钟时间里,白小松神色慌张地溜进了洗漱间,那里秦锐正在一个人独自洗漱。

看着正在洗脸的秦锐,白小松欲言又止,只好站在他身后。

秦锐刚一抬头,就感觉身后有人,一转身就和白小松碰了个正着。

秦锐恨道:“我说你不乖乖躺床上睡觉,你跑这来吓我?”秦锐头发上的水珠滚落到了嘴上,继而又喷到了白小松的脸上。

白小松嘿嘿一笑,丝毫不介意抹掉了脸上的水渍,“我就是来找你的。”

秦锐没好气地说道:“我还能上天入地跑了不成?”

白小松依旧憨笑:“你肯定不会跑,全新兵连的新兵跑了你都不会跑。我知道,虽然你不愿意当兵,但是你肯定不会当逃兵,不是不敢是……是……”

白小松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具体用什么词来形容秦锐。

秦锐使劲擦干了脸上的水渍后说道:“不是不敢,是不屑。我自己不屑,更瞧不起逃跑的兵,算你小子有眼力。”

白小松看着秦锐语气好转,高兴地说道:“就你知道我想说啥!”

秦锐撇着嘴说道:“就你那根直肠子,有啥瞒着别人的都写到脸上了。”

白小松挠着头傻笑着看着秦锐。

“别傻乐了,找我有啥事?不说我可走了!”秦锐说着作势端起了脸盆。

白小松吞吞吐吐地说道:“别走别走!我就是有个小事。”

秦锐见白小松扭扭捏捏,也不二话,直接朝洗漱间门口走去。

这下白小松是真急了,抓住秦锐胳膊说:“我的信写好了,我想让你在信封上帮我写一下地址。”

“地址?你自己写不就行了?”秦锐狐疑地看着白小松。

“我的字太难看了,你字漂亮,写在信封外面也能让我爹娘取信的时候光彩点。”说着,白小松掏出了信封。

看着白小松手中的信封,秦锐有点失神,他突然觉得自己喉咙干渴了起来,思念像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秦锐突然之间有了想家的感觉,想念家里那个爱唠叨的妈妈,想念家里那飘香的饭菜,还有……

想到秦百山,秦锐内心的柔软被再次触动。那个一生要强的男人,如今也有了白发,那一直硬朗的腰板似乎也塌下去了不少。临行前的那一句“混不出个人样就别回来”的狠话,好像也多了几分别样的滋味。

“你怎么了?”看着发呆的秦锐,白小松在他眼前晃了晃手中的信封。

“没,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好笑。”秦锐嘴硬的说到。

“给!”白小松也不介意,把笔和信封递了过去。

“真拿你没办法,弯下腰!”秦锐接过笔和信封,见白小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一把将白小松按住。这回白小松算是开窍了,把腰弓着给秦锐当了一回桌子,并开始报起了家门。

“说慢点,你当我是电脑呢!”秦锐认真地在信封上填写着白小松家里的地址。

这一刻,秦锐恍惚觉得这封信是他自己的一般。身下的白小松闻言依旧只是憨憨一笑,只不过这回的笑容里少了一些傻气,反而有了一种心满意足的感觉。秦锐不知道,这是白小松在用自己的方式回报他……


第二十一章


迎考训练逐渐进入高潮。

这一段时间,新兵们就像拧满发条了一般,各个都铆足了劲头练自己,争取在最后关头攻克自己的弱点科目。而林忠也是力所能及地创新自己的组训方式,科学合理地安排一日的训练内容。在林忠的有意调剂下,叶一阳、张睿等人训练水平也日渐提高,尤其是在感受到了林忠的关爱后,更加努力训练,以此来报答林忠。

秦锐自始至终没有怎么刻意训练自己,指挥员怎么组织,他就怎么做,每次训练的时候,他也就保持不垫底的水平,得过且过,跟在别人后面。为此,成石每次都是恨得大骂秦锐是熊兵。

两个多月的部队生活,已经让秦锐略微明白了等级观念。对于成石不痛不痒的叫骂,秦锐早已不放在心上。可这不代表秦锐放弃抵抗,他总会用自己的方式在特殊的场合进行还击,常常让成石下不了台,两人之间战争已经正式转入地下。

训练场上,郭峰正在训斥着自己班里的新兵,因为在之前的手榴弹评比中,新兵二班除了葛啸一人外,其余五人全部败给了新兵三班。而郭峰恰恰是连队的投弹标兵,一枚手榴弹在他手中就像榴弹一般凶猛,出手就是七十米开外,所以这次在手榴弹这个课目上的败北让郭峰感到十分窝火。

“一斤多重的玩意,你们还没法子了?不就是把一个一斤多重的东西扔给三十米嘛?瞧你们一个两个的窝囊样,丢人!”郭峰站在队伍里训斥着,他的话就像刀子一样,随着唾沫星子一道冲击在每个人身上。

“手榴弹怎么投?我之前是怎么教的?”郭峰大声喝到。

“报告!”葛啸自告奋勇。

“撤步引弹、转体送胯、挥臂扣腕。”回答完毕后,葛啸自满地挺了挺胸。

郭峰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来到装弹箱前,抱起了满满一箱手榴弹走到了投掷地区,然后取出两枚,左右手各持一枚。

郭峰:“都给我看好咯!”

郭峰大喝一声“走你”,然后左右手同时开工,两枚手榴弹就像脱弓之箭,“嗖”的一声打着转转飞了出去。

“第一枚,69米!第二枚,71米!”远处传来了报弹员的声音。

报弹员话音刚落,郭峰又取出两枚手榴弹,同时放在了右手。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中,又是一声大喝,两枚手榴弹同时飞了出去。

“我滴个乖乖,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双龙出海啊!”看着同时落地的两枚手榴弹,叶一阳傻眼了。

在两枚手榴弹落地后,郭峰索性不再取出手榴弹,而是换成左右手相互配合,左手送弹右手投掷。刹那间,空中的手榴弹就像战斗机发射弹药一般,一枚连着一枚飞向空中,往往是第一枚还没落地,第二枚就紧跟着飞了出去。

“还真别说,以前我挺看不上这个郭峰的,就感觉他五大三粗的,还老和班长过不去。现在看来,人家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的。”张睿也被眼前这一幕折服,话语里充满了敬佩之意。

在部队,强者总是受人尊敬的。

“你也不想想,咱们班长是谁啊!那可是全团的尖刀班班长,能跟班长当这么多年的对手,他能弱到哪去?”叶一阳趁机讥讽着张睿。

秦锐若有所思地说道:“那班长为啥一直没有提干呢?”

叶一阳凑到了秦锐面前,拍着他的肩膀说道:“老秦,虽然你见多识广,可是论这了解部队你确实就不如我了。我听说,上面已经对班长和郭峰开始进行考察了。”

白小松闻言好奇地问道:“那他们谁能成功呢?”

叶一阳双手一摊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那肯定是谁表现更突出,谁的机会就越大嘛!”

白小松突然新奇地说道:“那是不是我们表现越好,班长把握就越大了?”

白小松的话突然让众人心头一紧。

“是啊,我们能够决定班长的走留。我们表现越好,班长的把握就会越大。”

看着那个仍然在细致整理训练装具的班长,众人心里头突然有了一种新的动力。

白小松看面前的几人都不说话,以为自己又惹大家不高兴了,怯懦地说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是不是我又说错话了。”

叶一阳:“你没说错话,你说了大实话。”

张睿起身一把拉起了白小松说:“对!你这回可算是点醒梦中人了。”

白小松被几人说得稀里糊涂的,他茫然地看向了秦锐。

“想不通就别想了,训练吧!”说完,秦锐径直走向了训练场。


第二十二章


上级考评带来的压力愈发明显,新兵连算是彻底笼罩在了巨大的压力之下。

由于新训即将结束,伴随着考评压力的还有人员的分配。虽说,秦锐所在的新兵连是由地地道道的步兵分队组成,新训结束后,人员也都是分配到下属的步兵连队。

按说,每个人都是步兵专业,又都是在步兵连队,应该不存在什么人员分配问题,可真要细分,里面还是有许多讲究。就算是步兵连,也都分战斗班排和后勤班排。战斗班排倒还好说,无异于去哪个排,到哪个班,谁当班长。可是后勤排就牵扯得多了,通信员、炊事员、文书、军械员等等岗位都需要注入新鲜血液。一来是岗位需要,二来也是为连队培养和储备人才。

连着几天,不少新兵骨干都被纪成和刘海洋叫进了房间,为的就是再次对人员思想状况和现实表现进行摸底,好为下步人员分配提供参考依据。

房间内,纪成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假寐,刘海洋望着窗外久久不语。在房间过于简单的陈设中,二人的办公桌各自占去了房间内不少空间,桌子上早已经堆满了各类表本册,从人员信息到物资清单种类繁多。刘海洋的电脑屏幕上,鼠标的光标在新训总结的地方不断闪烁着。

“几个班长都谈得差不多了,就剩他了。”良久,刘海洋终于开口了。

“那你找他谈呗!”纪成睁开眼,双眸里闪过一丝狡黠。

“得得得,你别套我,你怎么不去找他谈。”刘海洋转身看着纪成。两人虽然在连队主官位置上搭班子不久,可是二人早在两年前担任排长的时候,就打过不少交道。

那个时候,纪成是一排长,刘海洋是二排长。在日常工作中,纪成方法灵活,常常不按常理出牌,经常出其不意完成各项急难险重任务,排里士气更是昂扬。而刘海洋则是稳扎稳打,进一步想三步,把每一环节都想在人前。

虽然二人各有千秋,可是刘海洋却老在纪成那里吃瘪,还常常是无力还击,究其原因就是,纪成耍起无赖不认账的时候,那可是谁都拿他没有办法的。

所以,纪成一开口,刘海洋就闻出其中的味道,“你找他谈,你的特长不就充分发挥了吗?我是个指导员,这样做不好。”

纪成立马不乐意地说道:“什么叫我特长能够发挥,你说说我有什么特长?”

刘海洋嘿嘿一笑,掰起手指头说道:“第一撒泼耍无赖,第二脸皮厚,扎不透。”

纪成打断刘海洋:“按你这么说,本同志还挺厉害的啊!”

刘海洋饶有兴致地看着纪成:“你说呢?”

“唉,你知道我不愿意这么干,我怕对不住他。”纪成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他是我最喜欢的骨干了,我还是学员的时候,他就是我班长了,我当了排长,他仍然是我排里的骨干。我了解他,你伤他,他不在乎,你伤他带的兵,他可是真会急的。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对不住他,他亏死都不会张口告诉你。”

听着纪成对林忠的评价,刘海洋为之动容:“实在不行,就把他们班放一个在后勤吧,剩下的矛盾再去别的班协调吧!”

纪成点点头说道:“这样最好,如果真分走他们班三个人去后勤,这样他今年三个月的付出可就真打水漂了。”

原来,前段时间,红九连经过老兵复退和编制调整的问题,后勤排一下调整了六个人,这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后勤排更加紧张,常常是一个人顶两个人使。对此,负责后勤工作的司务长早已有了怨言,也就想在今年新训结束后,多挑选一些新兵补充。

保障工作不同于战斗班排,所需要的能力素质也各不相同。在经过摸排后,司务长看上了七个人,其中三个就是林忠所带的新兵。一个是张睿,因为电脑技术过硬,被拟定为下步文书。一个是白小松,他的吃苦耐劳被炊事班长看中,想安排他进炊事班,好以后推荐他去学厨。还有一个就是叶一阳,司务长觉得他机灵,想培养他成上士。

新兵来到部队,就像小孩呱呱落地一般,什么都需要重新开始。而新兵班长,就是新兵的领路人,教给他们在部队生存立足的技能,所以新兵都和自己的新兵班长感情最亲。当司务长把名单送到纪成手中时,纪成和刘海洋就真的犯难了,尤其是名单上竟然有三个人都是林忠带出来的。其余的矛盾都已经被二人协调到位了,唯独林忠这里的矛盾,二人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好吧!过两天就是晚会了,那个时候气氛好,你和林忠谈谈,至于后勤上的矛盾,我去和他们协调,人一个不少,不就是换两个吗!”刘海洋拿定主意后对纪成说道。

“这样最好,不过你灵活点,后勤的同志辛苦这么久了,这点需求又是合理的,你要把情绪照顾到。”纪成说道。

“我这就去,你放心吧!”说着刘海洋就走出了门口。




《钻尖》


中国军视网独家连载


未完待续




【声明】中国军视网原创文章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时请注明来源和作者。原创不易,望尊重知识产权,违者必究。


往期连载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兵梦初醒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02:叛逆者的初遇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03:冲突不断争吵多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04:憨厚新兵受冤枉

军视微小说连载 |《钻尖》05:初碰钢枪故事多


声明:内容来源于中国军视网,图片来源于网络,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顾靖

责编:罗立

投稿邮箱:dongyu@js7tv.cn、luoli@js7t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