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小吃培训网

爆款小吃“串串”,接棒重庆小面走红丨揭秘

商界杂志2019-02-09 10:49:58



李记串串连环炮

文/本刊记者 唐 亮

 

串串,四川话里可指土狗、二手贩子;亦是一种火锅门类,专指竹签串上菜的烫法。

继柴火鸡、小龙虾各领风骚小半年,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串串席卷山城重庆大街小巷,火到爆棚。可令人感到奇葩的是,大多数串串店都挂着一个白底红字的“李记”招牌,店面、广告、菜品完全相同,只是李记前缀各异,有山炮、土炮、火炮、老炮、大炮……还有天炮!

李记串串打的这出连环炮,令看官踌躇,李氏惊诧。谁还能料到,火锅之都此番风云际会中,埋藏着一颗悬而未鸣的江湖暗雷。


李 记 打 炮 , 百 家 争 鸣


在山城串串界,“李”可是一个金字招牌,大有来头。

江湖上的李串串,实则特指一家2010年出现的、隐匿在重庆较场口宏声巷老式居民楼中的渣渣店子。虽只有60平方米开外,可其辛辣独特,一道“特色嬢嬢嫩肉片”,一份“脆蹦脆蹦的嘎二”(肥肠的一部分),蘸上传说中吃了便“我想进医院”的自制特辣秘制干油碟,足以令食客销魂称绝,平日里十来次翻台都不在话下。

2014年6月,宏声巷李串串悄然间在招牌下挂上了“山炮”二字。四个月后,一家全新、专业装潢的山炮李记串串直营店就于重庆渝北区开业,门头上还特书了一句话:没得几十强勒种(这样的)废话,我们豆是重庆贼巴适串串香!

鸟枪换炮,江湖上传言宏声巷李串串走出渣渣店连锁升级。一时间,尝鲜者络绎不绝,声势渐响。


转眼就是一年。2015年夏,重庆南坪突然出现一家“土炮李记串串香”,从里到外都几乎与山炮李记如出一辙。正当食客感到诧异之时,有土炮李记的加盟商对外宣称土炮曾是山炮李记的股东,因股东发展思路不一,带走了部分原山炮李记的炒料师傅与员工,开设加工厂,又重新做了一个新品牌,并开放加盟。

此前,山炮李记虽然生意火爆,却从未开启过加盟。一听说土炮是山炮“亲戚”,并开放加盟,寻求合作者顿时“踩塌”了土炮位于南坪的公司门槛。很快,第一家、第二家、第三家……络绎不绝的土炮加盟店出现于山城,就连重庆綦江、四川广安,都出现了土炮李记的旗幡。

正当土炮扬威四方,山炮李记突然杀到,声称土炮在“日白”(撒谎)。

2015年8月,山炮李记找到重庆电视台《拍案700》投诉称,李记乃自家创业,从未分家。市面上除山炮李记皆为“李鬼”,涉嫌对山炮李记形象、著作侵权——尤其是,一些山寨人士竟敢使用宏声巷李串串的老照片做宣传,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档节目播出后,某媒体转引土炮办公人员的说法,“我们各是各的公司,山炮只做直营,土炮欢迎加盟。”山炮李记见状仍然不依不饶,直言要搜集证据进行法律维权。然而,两炮互轰尚嫌不热闹,店面长相几乎完全相同的火炮竟又有说法。

火炮李记来头不小,自称2002年就在重庆南坪渣渣店起步,堪称最早的李记,如今已有4家直营店,眼下也已开启加盟。关键是,火炮宣称成立之初就喊出了“没得几十强勒种废话,我们是重庆第一家串串香”,只是因为2015年新《广告法》的限制,“第一家”最近才被改成了“贼巴适”。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那么应是山炮李记山寨了火炮李记,而且火炮声称申请了著作权保护。 

李记串串的江湖传言就这样被越描越“乱劈柴”。更绝的是,火炮出现不久,老炮李记、大炮李记、渝味李记……数不清的、前缀花样翻新的李记也在极短的时间里接连出现,四处都可见李记串串香,各种几乎一模一样的炮仗连续轰炸着山城。

究竟谁是真正的李记,很明显这里有浑水摸鱼赚快钱的。这时,从寻求加盟的人群那里传出一个声音:不管什么炮,根本不姓“李”!言外之意,大家追的只有宏声巷李串串的那位李老板,而现在所有炮系都与宏声巷李串串没有关系!

从重庆工商信息可查到,土炮李记实为重庆万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2015715日成立,法人姓胡,股东中没有李姓;火炮李记实为重庆火炮李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虽然法人姓李,但成立日期是201592日,与其“最早的2002年”相距甚远;而一直自称正宗的山炮李记,实为重庆山炮餐饮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10月,法人姓章,如今也是重庆帝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其身份颇为神秘。

拍案惊奇竟不姓李!难道所有炮系都不是那家宏声巷李串串?


七 星 岗 李 氏 传


不胜烦扰,隐匿多时的宏声巷李串串创始人李杰,终于决定出来说点什么了。

李杰不到30岁,重庆主城区七星岗人士,毕业于重庆大学国际贸易专业。

五年前,李杰家境一般,一事无成,眼见父母日渐老迈,越发忧心将来父母的养老问题。由于家人炒料味道独特,李杰向朋友借资10万元,在宏声巷一处老房租下了如今的山炮李居民楼套间做串串生意,以期养活全家。

虽然门面偏僻,头两年生意非常一般,可毕竟是大学生,李杰做事从不偷奸耍滑,原料、备菜皆是最好;再凭借一点创新精神,新菜研发有板有眼,回头客因此日渐增多。关键是,七星岗一带从儿时玩到大的街坊朋友给力良多,出钱、出力、揽客,不出三年,渣渣店打通扩张到200多平方米,名气逐渐显赫。

2014年,李杰不再甘心困守于渣渣店,希望寻求更大发展。这时,上述神秘的重庆帝达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现了,其法人、股东及许多员工,实为七星岗老街坊,与李杰及其父母是老相识。双方一拍即合,由帝达公司投资运作,李杰内部项目入股,组建了重庆山炮餐饮娱乐文化有限公司,注册“山炮李记”商标,重新设计品牌形象,开始发展连锁经营。

至于“山炮”的名讳,只是为了叫得响亮。按照李杰的构想,山炮李记会慢慢地发展自己的直营店,而且他绝对不会发展所谓的加盟店赚快钱——可是,各种“加盟炮”的横空出世,让他完全始料未及。

尤其是,201510月上旬,某炮加盟店竟然被爆出“藤菜吃出菜青虫”的新闻,但媒体公众的板子全部打在“宏声巷李串串”身上。为此,李杰开启辟谣程序,于重庆时报、新浪网等主流平台声明山炮李记权益,并表示山炮李记只有数家直营店,一切所谓加盟店与山炮李记无关。

李杰携宏声巷李串串从台后走到台前,无疑是一颗“加强版炮弹”。可是,各炮还有回旋余地,甚至是逆袭杀招,那就是攻打山炮李记的一处软肋!

原来,无论是“山炮”,还是“李记”,如此朗朗上口的商标早已被抢注,根本不在李杰或帝达公司手中。当年,只有养家糊口打算的李杰也根本料想不到今日名声走俏之时会有商标之痛。因此,所谓各炮对山炮李记侵权的说法,实则并不圆满。既然如此,各炮要做的就是依法炮制,申请注册自己的商标。

目前,土炮方面,重庆万道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关联方重庆乾琮食品有限公司(后者监事为前者监事),申请注册了“土炮李记”商标;火炮方面,重庆火炮李记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的关联方重庆洞之香餐饮有限公司(后者法人为前者监事),申请注册了“火炮李记”商标。

虽然商标不一定申请得下来,但姿态非常重要,而且合法合理,土炮、火炮也均对商标注册给予了公开声明。

土炮李记还专门发文提示寻求加盟者,“郑重声明,谨防假冒”!

有佛经云,一真一切真,一假一切假。真能照假,假亦照真,全真即假,全假即真。

 

炮 打 炮 , 3 0 0 李 记 勇 士 

既然难说真假,那索性打个痛快。

作为“加盟炮”,互为直接竞争对手的土炮与火炮首先就较量了起来。土炮主要宣传自身创新,坚守“第一家可加盟的李记”,别人家的串串按数量计费,他家的串串按斤称。火炮则强调李老板身份,自称2002年创业以来引领串串潮流。土炮开启5万元加盟费的诱人价码,以加工厂模式提供统一底料。火炮则把加盟费压至4万元左右,并对底料供应明码标价16/500g。土炮花大价钱占领包括“李记串串”在内的百度搜索多个关键词条首位,强势导流。火炮则欲发起“全国十大串串香品牌评选”,欲借名头造势立威。

这其中,还有个别小炮盗用其他各炮加盟店图片,掀起一片打假之声。甚至有打假之人被人指认造假,又互发公告谴责,让人看得一头雾水。

几番较量下来,土炮李记在很短时间内就开了100多家门店,火炮李记也足足攒到70多家门店。与此同时,其他各类“小炮”李记开店数量也有百十家,俨然有“李记300勇士”的阵仗。

然而,眼见“加盟炮”声势浩大,山炮李杰竟然有了新想法。

原来,这两年餐饮从业者并不好过,生意萧条的不少;一些火锅、串串、汤锅、干锅老板本就打算转让门面,可接盘者寥寥,根本收不到门面转让费,只能硬撑着。既然无法转出门面,如今李记串串的生意又那么好,大量“门面转租者”们索性借各类李记的加盟旋风,用很少的投入借势赚笔快钱,至少也可以捞到门面转让费,待到年后再谋出路。

这就意味着,李记加盟军虽然声势浩大,却有可能在不久之后像柴火鸡那样随着市场转冷冰消瓦解。可在李杰看来,原来他本不想迅速扩张直营店,可眼下排山倒海的“加盟炮”却完全造火了市场,他索性可以大张旗鼓开店,完全不用顾忌新店生意不好,以“加盟炮”之势提高自身直营店的存活率。

旋即,山炮李记顶着“加盟炮”们的炮火迅速扩张,半年内连下七店,果然店店爆满,形成了以直营店质量对抗“加盟炮”数量的相持态势。

——以下内容,纯属江湖传言,未经证实。

须知,山炮李记可是加盟炮的头号敌人,眼见山炮李记凭借质量起势,某“加盟炮”顿生一条毒计。

2015年10月下旬某日,三名女子进入山炮李记新开金沙港湾店消费,要了一份“我想进医院”特辣秘制干油碟。用餐20分钟后,其中两位美女竟然表现出身体瘫软症状,后来呕吐起来,旋即报警送医。而且,几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本土媒体很快接到报料,迅速抵达现场进行采访,隔日即见报。一时间闹得满城风雨,直接把山炮李记逼到死角。

后据江湖秘闻,三位美女实则是某炮安排,报料人实乃掐着点报料。而且,事后媒体想要跟踪采访三位美女,却遭拒绝;而医院及政府食药监局的检测报告也显示,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可能是被“辣糟了”!

重庆美女被辣吐,你信吗?

李杰却不敢大意,宁可信其有也不可信其无,立即删除了门店菜单中特辣干油碟的“我想进医院”字样,要求服务人员向顾客认真介绍油碟麻辣程度,同时公布了食药监局检测报告,于腾讯网、新浪网、新华网、网易、重庆晨报向广大李记粉丝致歉。

不久,负面影响消除,山炮李记生意恢复。要知道,此一难中,如果山炮李记果真动了“歪脑筋”,被食药监局检查出问题,那可就真的中了计了。

 

友 军 在 北 方

显然,无论是山炮李记,还是“加盟炮”们,在此轮串串热转冷后生存的关键之一,还是拿到名正言顺的商标。

李杰告诉记者,“山炮李记”已经申请注册一年有余,他很快就能拿到商标了……可“山炮”与“李记”都是已注册商标啊……李杰微微一笑,“暂时无法透露更详细的内容。”

其实,李杰虽然按下不表,其突破方法还是有迹可循的。

目前,“山炮”的商标持有人,是山东省淄博市张店西一路老山炮餐厅,据了解只是一家小店。同时,“李记”的商标持有人,是辽宁省大连李记新食谱风味城;通过辽宁省工商局系统查询,可知该店已于2004年吊销;同时存在的大连李记新食谱风味城餐饮有限公司,是20133月才改的名字,可能意味着某种变动。

也就是说,李杰的友军在淄博市与大连市,而且都有转让商标,或授予商标使用权的可能。

一旦山炮李记拿到商标——根据《商业特许经营管理条例》规定,只有拥有注册商标、企业标志等经营资源以及2个以上直营店且经营时间超过1年的企业,才允许实施加盟——山炮李记如果得以“上岸”,便可凭借合法地位对其他“加盟炮”们任意开炮。

同样的道理,如果土炮、火炮也能抢先拿到对应商标,同样可以确立合法地位,对其他竞争对手实施“拆除手术”。真所谓暗雷滚滚,杀气肃穆。

究竟何炮能够“血战到底”,乃至于串串会不会像柴火鸡、小龙虾一样风流云散,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

 

编 辑:彭 靖 liqing326@163.com